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176章 公平与现实

“大人可有想过这样做公平吗?”对侯慕溪,对管家,对他的夫人。

侯端呵呵两声:“王妃要公平?这世道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有些事情有些人能做有些人做不了,本身就已经注定了不公平,王爷要做的是惠及天下的大事,是个胸怀大抱负的人,卑职愿意追随王爷实现王爷的抱负,敢问王妃,同样的事,换成卑职的管家他做的了吗?换成窦家父子他们做的了吗?既然相比起管家卑职更有用,那一定要有人去死的时候就只能是管家去死。”

他一番言论听起来处处都是歪理,推敲起来又挑不出什么毛病,叶婉清一口气郁结在胸,很想反驳他,又张不开嘴。

公平这种东西从来都不存在,最多就只能是相对公平。

侯端就知道她说不出什么来,又继续道:“我已经安排好了管家一家老小后半生的生计,保他们衣食无忧,对管家来说,这也算是公平了。”

叶婉清像是被关在一个闷不透风的屋子里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通风的地方,凑过去拼命的想要透透气:“可大人不要忘了,他们原本可以一家子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的,而不是要面对家中中流砥柱的死而悲恸。”

“王妃心善是好事,可妇人之仁也不可太过。管家是家生子,从出声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条命不是他自己的,能够为主子献身那是他的荣耀。”

在他看来这是极其正常的事,也就只有叶婉清这样的妇人之仁才会把这种家生奴才的命当命,把他们当人看。

确实,叶婉清来了这么久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里的某一些规矩,民主平等思想模式下成长了二十九年的她很难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完全改变已经形成二十九年之久的三观。

明明有那么多反驳的话想说,她也知道这些话说出来在这里的人听来离经叛道,她有她自己认为对的处事原则,这里的人也有。

凭她一己之力并不能改变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随波逐流。

从封建到改革开放社会经过了多少代人多少年的努力,叶婉清不会蠢到以为自己真的能改变什么。

从原则上来说,侯端在这件事里确实可以把自己摘干净,就是他真的动手了也能摘干净,她就是再怎么心里觉得不忿,也拿他没法子,出于大局考虑,顾景行还要用他,最终也会想法子把他摘出来,至多日后大计成了再处置。

可真到了那时候,只怕是会来一个将功补过,他还是没事人一样逍遥。

她只能接受现实。

“其实大人完全不用真的要了令嫒的命,可把人挪到外地去,谎称是死了丈夫的寡妇。大秦从未不许寡妇再嫁,到了别处无人认识她,完全可以让她带着孩子开始一段新生活。”

侯端看了她一眼,瞬间苍老了十岁,过去椅子上坐下,仰面朝天的长叹一声。

“便是我想要这么做,也只怕她自己不会同意。这孩子自小就是个极有自己主意的,同我和她娘也不太亲近,反倒是养成了个极端独立的性子。”

他这些年来忙于公干升迁,忽略了女儿的成长,侯夫人又是那么个情况,侯慕溪除了小云就只跟身边的奶母子亲近。

前些年奶妈生了一场急病暴毙,这只是放在明面上的说法,实则是侯夫人设计了奶妈的死。

她觉得女儿不愿意同自己亲近的原因是那个奶妈在碍事,只要奶妈不在了,女儿自然会回到自己这个亲娘的身边来。

本以为做的很隐秘,可不知道侯慕溪是从哪里发现了奶妈真正的死因。

若说原本她同侯夫人还只是不怎么亲近,那么奶妈的死彻底断绝了她与侯夫人之间那点少的可怜的母女情分,血脉又是割不断的牵连,她不好直接同生母翻脸,于是从此见面就只剩下请安。

相反对大伯她还存了几分亲情在里头。

侯端求她:“还请王妃不要告诉贱内真相,就让她以为是窦家做的。”

叶婉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评价侯端了。

说他冷血,他还如此在意夫妻情谊,侯夫人并不是什么能够在仕途上给他带来助益的家世,他在意的就是侯夫人这个人。

可这么重情的一个人,竟然能为了自己的仕途前程家族颜面就这么要了女儿的性命。

人心从来就是个复杂的东西,没有谁单纯的就只有一面,张小曼如此,侯端夫妇如此,窦诚楠也是如此。

侯慕溪被厚葬,关于她的死,许多细节被压住了消息,从前那些与她一同参加过诗会的公子贵女们多数都觉得很惋惜,可怜了这么一个才貌双全的佳人,豆蔻年华就这么没了。

大好的人生还没开始呢。

自她下葬那天开始连着下了三天的雨,叶婉清懒懒的窝在屋子里不愿意出门,除了处理府里的家务事,几乎连人都不见。

连日的不见太阳,屋子里到处都是潮漉漉的,燕舞沉水香薰褥子,一面嘀嘀咕咕:“这雨淅淅沥沥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见天儿的落雨滴,连个日头见不着,眼瞅着屋里都要长蘑菇了。”

用惯了叶婉清自己调制的药香,乍然换了寻常的香,燕舞还真有点不习惯,一面熏,一面捂着鼻子咳嗽。

叶婉清从前就很讨厌阴雨天,一到下雨心情就烦躁,再高兴的事儿也高兴不起来,屋里本就潮湿的厉害,再被这香料的味道一熏,缭缭绕绕的散不出去,全往人鼻子里冲。

她捂着帕子打了个喷嚏,听着燕舞没完没了的咳嗽,想想自己晚上要躺在那褥子上睡觉,心情更烦躁了:“别熏了,呛得慌。”

这沉水香原不至于这样,实在是这样的天气不给人面子,叶婉清平时用的又是药香,加上心情不好,诸多原因凑在一起,让她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

燕舞只得捧着香炉出去,还有些可惜那些没用完的香。

倒了之后回来继续低估:“王妃什么时候再调制一些药香来熏,奴婢觉得那味道比外头那些香料闻着舒服多了,不呛人。”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