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请王爷行个方便

“此前给王爷用的药并非是为了解毒,而是缓解此毒引起的不适之症,这种方子对妾身来说驾轻就熟,自然不用这么麻烦。再说那方子服用了是否有效,王爷自己不也有感觉吗?”

顾景行不说话了,抬腿迈出了门槛,走的极快,绝不让叶婉清看出来他心虚。

他有个屁的感觉,除了叶婉清亲手端给他的那一碗,他连个药渣都没碰过,直接让福忠给扔了。

顾景行在朝中树敌颇多,这毒乃是一种慢性毒药,须得日积月累下够分量才能起作用,他至今都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他下了这么歹毒的脏东西,看谁谁都不正常,又都找不到证据。

此前叶婉清说她有办法的时候,顾景行不是没怀疑过她,当然不会是她本人干的,他怀疑的是叶汉海。

可回门那日看过了父女俩直接的表现,又觉得不像是叶汉海干的。

即便是在他如此谨慎的情况下,还是着了道儿,叶婉清又是太后的侄女,他如何敢在那种情况下完全信任她。

她端过来的可以不会有问题,又焉知她给他的那些没问题呢?

叶婉清早就习惯了他这六亲不认的样子,管他呢,反正话说出去了,他爱信不信,反正权限要到了,以后许多事情都可以方便许多。

之所以要看那本《大秦年鉴》,就是为了更快更精准的了解这个大秦国的一切风土人情,才能平安的在这个处处都是规矩的地方活下去而不踩雷。

这个地方女子地位低下,似王府这种高门大户更是规矩繁多,她身为王妃行动起来本就处处受制,又加上她身份特殊,林拂影这个严苛的婆婆要是知道她天天没事往外跑,还不三天两头来找她麻烦。

如今有了她儿子亲口首肯,她出门又是为了替她儿子调养身体,她便是觉得看不顺眼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阻止她。

有了这个方便,她就可以亲自去国公府给温雪晴调理身体了。

她花了两日的功夫根据温雪晴的身体状况定制了一份食疗的食谱,又亲手熬了一锅药膳,让莺歌燕舞带着去了国公府。

在现代的时候她是跟着爷爷一起生活的,做饭什么的都是基础生存技能,又加上专业加持,熬药膳也是必备技能。

可她光想着要替温雪晴调理好身子,却忘了叶婉清在国公府是个千娇万宠的大小姐,哪里会做饭。

直到温雪晴听说这是她亲手熬的露出满脸惊讶的神情的时候叶婉清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不过这个好掩饰:“王爷向来嘴刁,女儿为了迎合王爷的喜好特意学的这些东西,母亲快尝尝女儿的手艺如何?”

医术一时半会的学不会没法圆谎,学做饭还不容易吗,说不定原主本身就有这个天赋,只不过她从来没做过罢了。

至于顾景行,他说话确实特别的嘴刁,她又没说他吃东西嘴刁,也不算是抹黑他。

温雪晴并没有像叶婉清想象中的满目欢喜,反倒是有点红了眼眶:“可怜见的婉儿,你在家何曾做过这种事,早说不赞成太后将你嫁去王府,如今看来这王府的日子果真是不好过的。”

堂堂一个王妃,还要亲自下厨学着做饭,温雪晴说着泪珠子不禁就滚下来,弄的叶婉清一时间手足无措,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她一向不是个会哄人的,情急之下只好拿袖子替温雪晴去抹眼泪:“母亲莫要难过,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女儿不觉得委屈啊!”

这在温雪晴听来更是女儿为了安慰她强颜欢笑的话,不禁泪珠子掉的更欢了,弄的叶婉清也想跟着哭。

被人这么捧在心尖尖上疼的感觉说不感动是假的,叶婉清从前从未体会过这种感情,如今体会到了,当真是暖到骨子里。

这么着,她更想好生报答温雪晴,恨不能让她长命百岁。

母女两个互相擦了半天的眼泪,汤都要凉了,叶婉清也不用下人伺候,自己端着一口一口的喂给温雪晴喝。

正喝了一半,外头云嬷嬷来传话说石姨娘来了。

叶婉清上次回门就觉得这个石姨娘不大对劲,只是所有人都信任她,她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来,这会儿一听她来了,心里头就有点不悦。

外间传来石姨娘训斥下人的声音:“说了多少遍了,夫人身子受不得风,这四下里都开着窗,让夫人受了寒着凉你们几个担待的起么?”

迎春道:“可是这……”她本想说这是叶婉清吩咐的,话没说完就被石姨娘给打断:“可是什么,难道你想看着夫人着凉吗?”

紧接着打帘子的小丫鬟掀开竹帘,石姨娘分花拂柳的进来,先给温雪晴请安,态度毕恭毕敬的,身边还跟着她的心腹窦家的,手里提着食盒,叶婉清闻到一股子腥气。

温雪晴对丈夫这个妾侍并无反感,见她来了,笑笑道:“坐。”

“多谢夫人。”

旁人家的妾侍为了表示亲热都喊正室做姐姐,唯独石姨娘规规矩矩的喊夫人,态度又恭敬,以至于归云轩的下人对这位姨娘也并不反感。

叶婉清挑挑眉毛放下碗,大概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了,不着痕迹的收买人心。

石姨娘见叶婉清也在,甜甜一笑道:“国公爷命人给妾身送的大闸蟹,鲜活的很,妾身不敢独吞,特意带来给夫人一起享用,正好王妃也来了,不如一起用一些?”

明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叶婉清却听出了一股子浓浓的绿茶味。

丈夫弄来的吃食,温雪晴这个正室夫人影子都没见着,她一个妾侍却盆满钵满的吃不完,还巴巴的送过来说一起吃,看着是表孝心,可实际上还不就是在炫耀?

温雪晴也真是个心大的,这都不知道生气。

她心大,叶婉清却不,自己没经历过绿茶,但也没少看绿茶的段子,当即不咸不淡的道:“多谢石姨娘的好意,母亲正喝汤呢,螃蟹性凉,与这汤相克不宜一起食用,石姨娘还是自己留着吧,毕竟是父亲给你的,回头让父亲知道他老人家巴巴送给你的东西被你拿来借花献佛,估计又要难过了。”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