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139章 戏子的女儿

说一点不生气是假的,她是什么出身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她那个戏子的母亲也不是自己愿意去做戏子的,若不是为了活命,好好的姑娘家又何至于此。

这些人,一个两个仗着自己投了个好胎就可以肆意的嘲笑别人,林柔最听不得旁人说她娘亲的不是,那两个一个是指挥使夫人,一个是翰林院掌学夫人,她又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就连骂回去也是不能,真真憋屈的难受。

她抬手扯下来几片花瓣,因着心里有气,手底下用劲儿就有些狠了,捏的花瓣成了烂泥,汁水染的指尖一片粉红。

黏黏腻腻的有些难受,一如心头一团浆糊。

此时人已经到齐了,时辰也已经差不多,下人井然有序的上了菜,准备开席了。

天气闷热,人一多闷在屋子里,便是用再多的冰也不起作用,曹夫人索性就挪到了院子里开席。

院子顶上搭了个凉棚挡了毒辣的日头,满院子的花树芳香怡人凉风习习,倒是比屋子里要舒服许多。

每张圆桌上再摆了个花瓶,里头插了鲜花做装饰,又别具几分情调。

曹夫人并未刻意安排谁,只是一叠声喊着让大家随意,大家也就真的随意,三三两两找着自己或者熟悉或者交好的人一并入席坐了,毫不意外的也还是没有人来邀请林柔一起入席。

她站在那,不远不近的看着一张张圆桌上都坐满了人,空位置越来越少,脚底下犹如生了根一样迈不出去步子。

不过就是走过去,找个地方坐下,这样简单的事情现在在她看来竟是如此的难以办到,那些夫人太太们嫌恶的目光像一根根利箭阻挡着她的脚步。

站在这里只会越来越尴尬,过去也只会被冷嘲热讽,林柔在去与不去之间纠结,眼瞅着满院子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未入席。

果然无人相邀,林柔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在考虑是不是悄悄离开,去外面马车上等顾景行出来了。

曹夫人到底还是今儿的主角,林柔来都来了,不管她是不是戏子生的,让她站在那总不好看,便站出来招呼了一声:“林姨娘,过来坐呀。”

就像是溺水快要窒息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林柔应了一声,趁着这个机会过去在为数不多的空位里选了一个坐下。

不巧,这唯一一个有空位置的桌子上坐着刘琴染。

林柔也是坐下了才发现这件事,想换地方也已经晚了,她也没有资格换地方,谁跟她换啊?

桌上几个女人像是达成了无声的默契,她坐下之后身边的人纷纷挪了个位置,把林柔给空了出来,身边左右都空着,光秃秃的一个人,突兀的紧。

林柔更加尴尬了,除了强颜欢笑也不能做别的什么,心里酸楚涌上来,让她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

刘琴染并不打算放过她,高声道:“听说林姨娘的生母当年也是红极一时的名角儿呢,可惜我晚生了几年,没见过她的风姿,林姨娘一定也得了她的真传吧?不如给咱们露两嗓子听听?也算是全了没见过名角儿的遗憾呢。”

戏子可是下九流供人取乐的行当,林柔再怎么也是顾景行的姨娘,这样的场合让她唱两嗓子这简直就是致命的羞辱。

尤其是刘琴染言语间还提及了娘亲,这是她的底线,刘琴染今日已经是第二次了,林柔忍无可忍,桌子底下的双手捏成拳头,青筋凸起。

大不了回去被太皇太妃被王爷责罚,人活一口气,不忍了。

她腾地站起来,辩驳的话到了嘴边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了回去:“知道妹妹瞧见我了,便是想我,也不用闹出这么大动静来,这会儿人人都瞧着我,姐姐面皮薄,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说话的是叶婉清。

林柔微微一怔,她什么时候来的?

叶婉清今儿穿的也很素净,一身天水碧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个莲花状镶珍珠发冠,旁边别了两只小白花点缀,干净简单又不失了来赴宴的体面。

这看似有些漫不经心的打扮反倒是将今儿这一院子费尽心思试图艳压别人的莺莺燕燕给压了下去。

叶婉清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上前去,拉住了林柔的手轻轻一捏,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色,又环顾一圈问道:“刚刚本妃恍惚听见谁说什么没见识过当年的名角儿是一桩憾事,倒也没关系,本妃做主,谁想要见识见识,改日去王府让本妃这位妹妹教你两嗓子便是。若是学的累了,本妃亲自奉茶给你润润喉接着学。今儿是曹夫人做生辰,便是要听戏也得是曹夫人点,咱们这些来做客的只客随主便便是了。”

一席话也没指名道姓,全程都是盯着刘琴染说的,不疼不痒,脸上笑嘻嘻,客客气气,就是憋得人没法反驳。

堂堂指挥使夫人,让她去跟林柔学戏,这比让林柔在这里唱两嗓子都羞辱。

刘琴染敢对着林柔泛酸水,却不敢对着叶婉清造次,这可是太后的侄女,太后垂帘听政,得罪了她的侄女,日后自家丈夫在朝中还要不要混了。

无可奈何之下,刘琴染只好吃了这个哑巴亏,头也不敢抬了,更别提辩驳回去。

林柔没想到叶婉清忽然出现会帮自己,想想此前自己为了太皇太妃交付的争宠任务对她做的那些事,不由得愧从心头起,对着叶婉清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叶婉清莞尔一笑,没多余的功夫与她搭话,转而遥对曹夫人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总督夫人,本妃来晚了,先自罚一杯。”

说着就拿了林柔面前的酒杯倒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这才接着说道:“本妃并非有意冒犯总督夫人,实在是王爷吩咐了让本妃替总督夫人准备一份有诚意一些的礼物,因此本妃准备的久了些,来的也晚了些,还望总督夫人见谅。”

曹夫人本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旁人都在挤兑林柔,就她在装瞎,不偏帮谁也不去帮着林柔说话,只假装自己忙没看见这些事,躲了个干净。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