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8章 谈钱伤感情

这事儿过后,一切看似风平浪静,江波继续回去当他的御药房管事,叶婉清再也没有与他有什么交集,顾景行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

仿佛这件事就像是没有发生过。

叶婉清在聚福楼与黄煊见了一面。

“前几日从问仙堂手中截下来的确实都是真假参半的东西,但这几日开始,问仙堂像是忽然转了性子,已经没有再出售假药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两日前。”

叶婉清沉吟不语,两日前不就是她与江波见面后的第二天么?

黄煊看她沉默许久,思忖了下问道:“既然咱们的目的是为了截获他们的假药,那现在已经不再继续出假货了,是不是可以就此为止了?”

叶婉清摇头:“不,真东西也要留着。”

“为何?”黄煊才问出来,自己又猛然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假药的事儿早晚是要闹大的,这件事到结束的时候官府会在城中收缴假药,各大药铺和药材商手中都会骤然出现大量缺货的现象。

这时候谁手里有货谁就会狠狠的赚一笔。

念及此,黄煊不得不赞叹叶婉清才思敏捷,他竟然一时间都没有想到这一层,甚至于他自己还在做着药材生意。

当下他会意的一笑:“王妃果然不是凡人,在下佩服。”

叶婉清莞尔:“倒也没什么,不过是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不得不多想一些罢了。”

为了活命,方方面面的细节都要想到。

这时候她不得不感慨一句,身居高位是真好办事儿,如今顾景行还不能说是完全信任了她,却愿意听取她的意见,在一些事情上与她联手了,不然她也要不到那许多的人手替自己办事。

没了顾景行给的方便,许多事办的也不会太顺畅。

此事黄煊动用了不少的人脉,做的极其隐蔽,虽说一手截下了问仙堂出的货,但却并未让问仙堂察觉什么端倪,就好似平日里客商来上货一般无二的寻常光景。

黄煊并不知道叶婉清约了江波上山的事儿,还以为自己的安排出了什么纰漏,叶婉清宽慰他说并无什么纰漏。

问仙堂收敛的时机如此之巧妙,必然和自己约江波上山的事儿有些许的关联。

只是眼下尚无证据,也不能证明御药房有什么。

叶婉清掏出一叠银票来递给黄煊:“之前答应过你的,不能食言,这笔钱你暂且先收下,剩下的我会想法子给你补齐。”

这是十万两银子的银票,叶婉清从自己的嫁妆里头匀称出来的,实际上她的嫁妆并不止这一点钱,只是总要留下一些压箱底的钱备用,一次都拿出来砸在同一件事上不是明智之举。

黄煊想要拒绝,叶婉清一定要他收下:“拿人手短,这件事是我拜托你做的,将来以后这批货也要交由我处理,我不能让你白白的垫进去这么多钱。你是个生意人,我们还是把账算明白的好。”

她一向喜欢这样一码归一码,毕竟是个社恐,谈感情伤钱,还不如谈钱的好,没有感情,也不会伤感情。

何况这么久了,她见到黄煊那张脸就想起师兄来,明知道黄煊不是她师兄,内心却依旧不能做到绝对的平静。

“这些东西还要先占用先生的库房暂时存放,毕竟运送这么大一批分量的货动静太大,难免打草惊蛇,等这事儿了了,定不会再占用先生的地方。”

黄煊并不在意,“无妨,王妃想用多久用多久,王妃愿意用我的地方,实在是我的荣幸。”

谈过之后送走叶婉清,黄煊贴身伺候的心腹袁兴悄声问道:“少爷,摄政王素来是出了名的鬼见愁,这位王妃又是个性情刁蛮不好接近的,咱们可要保持点距离?”

“不用。”黄煊站在酒楼二楼的窗口边上看着楼下密集的人群,“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你与她也接触了几次,你看她可像是传闻中那个样子?再者,咱们经商之人向来被世人所瞧不上眼,能接洽上王府的关系,日后许多事情行事也能方便一些。”

袁兴恍然大悟:“原来少爷是打算利用王妃。”

“也不能绝对这么说,她不是也再利用我吗?”

大家彼此之间利来而聚,利尽而散,许多话说出来不好听,那就没有必要说了,都是明白人,各自心里清楚也就是了。

近日,宫中流出消息来,说是太后出宫去山上佛寺还愿时丢了一副南珠的耳坠子,东西本身不算是顶顶名贵的,却是太后当初入宫时先帝赏赐的东西,十分看重。

谁若是能找到,必有重赏。

一时间,皇宫前往佛寺的几条路上挤满了人,都试图找到这幅耳坠子好换取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叶婉清坐在马车里,瞧着外头人摩肩接踵的比赶集还要热闹,有些看不下去:“这般境况,别说一副小小的耳坠子,就是丢了个大活人都找不到了。”

莺歌道:“横竖王妃醉翁之意不在酒,就让他们找去吧,咱们只要静待时机即可。”

这耳坠子找了约莫三日功夫,也没见谁找到了耳坠子,人却一日比一日少,宫里头也没有什么消息说找到了还是没找到,先前来试图碰运气的人这会儿都没了这个耐性。

这么多人,只怕是早就被别人捡去了。

倒是宫里出了一桩不大不小的事儿。

御药房的总管江波被关进了慎刑司。

江波进了慎刑司也依旧不老实,大声嚷嚷说他是先帝亲自挑选出来管御药房的人,敢关他进慎刑司就是对先帝的大不敬,然而没有人在乎。

慈宁宫里,叶婉清跪在地上垂着头,太后一脸的不高兴。

“你如今可是出息了,竟打着哀家的幌子在外头招摇,今儿哀家丢个耳坠子,明儿哀家是不是要把脸面一并丢在外头了?”

叶婉清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却理直气壮:“若是诱饵不够具有诱惑力,鱼儿也不会轻易上钩。何况那副耳坠子太后确然是丢了的,如今也确然被找回来了。”

太后啪的一拍桌子:“这就是你拿着哀家当诱饵的理由?合着在你眼里,哀家这个诱饵还不够具有诱惑力,还得扯上先帝?叶婉清,你好大的胆子!”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