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今天也要和离!

第111章 请王爷用膳

这些心事,她是不能原原本本的说出来的,也没有一个人能肆无忌惮的吐露心声,能做的就只有无中生友。

既然燕舞误会了,那就将错就错吧,免得被有心之人听了去又要多生事端出来。

她没辩解,燕舞又是个心直口快的,也没想到叶婉清说的是别人,故而道:“王妃好端端的想起她来做什么,从前在王府祸害了咱们夫人那么些年还不够,如今也算是她的遭到报应了。王妃尝尝这甜羹,小厨房特意做的,说是夏夜里吃上一碗最是爽口了。”

叶婉清接了甜羹过来,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门外卫宁闪身离开,只是个国公府的姨娘,也没什么跟王爷禀报的必要了。

过后叶婉清吩咐莺歌:“你去知会王爷一声,说明儿请王爷过来这边用早膳。”

今晚看样子他是生气了,自己对黄煊是不是有不该有的心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觉不觉得自己有。

况且是他出手将自己从问仙堂弄出来的,无论如何对于此事也得好好谢谢他才是。

顾景行带着一肚子怒意回了玄月阁,却发现林柔守在玄月阁门口。

对她感不感兴趣是一回事,她是母后选进来的人,又是自己的表妹,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他随口问了一句:“夜深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林柔盈盈拜下去:“妾身在这里自然是想见王爷一面。前些日子王爷让妾身抄的书,妾身如今已经抄完了,特送来请王爷过目。”

顾景行并不在意,他都快要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随口道:“嗯,知道了。”

说完就要进门,林柔看他浑不在意的样子,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来送书什么的只是个借口,她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她上前一步试图拦住他,顾景行瞥了她一眼顿住脚步:“还有事?”

林柔鼓足勇气开口:“妾身许久不曾与王爷一起用膳了,自王妃入了府,王爷就少去妾身那里。从前王爷好歹还愿意多看妾身两眼,妾身不求王爷多宠爱妾身,只求王爷不要忘了还有妾身这个人便好。”

这个要求倒也不算过分,顾景行点点头:“知道了。”

便又要往里走。

林柔不得不再次厚着脸皮开口:“王爷……妾身斗胆请王爷明儿一早往飘风院用早膳,不知王爷……”

“可。”顾景行只留下一个字,就真的不留情面的走了。

废话了半天,不就是想让他明儿早上去她那里用膳么,直接说不就行了,看在她是林家女的面子上,他会允了的。

林柔闹了个没脸,但还是礼数周全的行礼道了告退才离开。

石嬷嬷道:“姨娘早该如此了,奴婢就说嘛,王爷就是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也会答允姨娘的请求的。”

林柔只是笑笑:“别胡说,王爷王妃伉俪情深,他能来更好,他就是不往我这里来也是情理之中。”

能请的动他过来用一顿早膳,也算是做了样子给太皇太后看,不至于叫太皇太后太失望便是。

主仆二人一路回了飘风院,并不知道她们两个前脚离开不久,后脚莺歌就到了。

“王妃说请王爷明早去清虹苑用早膳。”

顾景行原还在气头上,加上刚刚林柔来过,他当然是拒绝的:“本王方才已经答应了林姨娘明早去飘风院。”

莺歌略一思忖又道:“可是王妃说打算亲自下厨……”

她还没说完就被顾景行打断,若无其事道:“跟她说,上次的玉翠汤甚好,让她早早煨上。本王要用热的。”

仿佛刚刚说一看答应了林姨娘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玉翠汤其实就是萝卜汤加了笋片,按说这两样东西没有放在一起吃的,叶婉清却这么干了,还能做的味道清新雅致,没有萝卜的冲气,也没了笋片的腥气,他尤其爱那汤汁的味道。

只是这汤听叶婉清自己说起来挺费工夫,虚得文火慢炖,破费时辰,一般中午晚上弄来吃。

他偏要叶婉清大早上的弄这个,她必然得早早就起来,这女人一向贪睡,让她早上睡不得对她来说才是折腾。

莺歌憋着笑意应了声是,又道奴婢这就回去了,方起身离开。

几天前王妃曾经说过,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看来这话是不假呢,王妃手艺精湛,倒还真是抓住了王爷的胃。

这会儿提一提这个,王爷就生生改了口要来清虹苑了。

莺歌回去见了叶婉清复命,说王爷答应了,叶婉清表示甚好,只要他还肯回来,那就还有说和的余地,置于他明儿还生气,那明儿再劝就是。

然莺歌却跪到了地上,给叶婉清整蒙了。

“怎么了这是?”

莺歌低着头:“奴婢有罪,奴婢擅自替王妃做主说明早王妃会亲自下厨王爷才答应要来的。”

叶婉清一笑:“嗨,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原本明早上我也是打算亲自下厨替他做点什么的,你这也不算是擅自替我做决定了。”

莺歌还是不敢起来,唯唯诺诺了半日终于道:“王爷说他要用玉翠汤……”

“什么汤?”叶婉清差点跳起来:“你如今也是长本事了,敢替本妃做决定了,以后这清虹苑就给你当家了吧。”

她眼都瞪圆了,猴急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个温温和和说着你也不算是擅自替我做决定的人不是她。

莺歌暗叹一声,不愧是夫妻两个,翻脸都翻的如此一致。

叶婉清很想抓头发,可摸摸头上都是珠翠头饰,抓也抓不痛快,她挥挥手:“算了算了,他既然想要,那我早早起来做就是,明儿一早你可记得喊我起床。”

这东西费时辰,起的晚了就来不及了,做出来也不是那味。

莺歌称是。

顾景行估计的没错,叶婉清确实贪睡,生怕明天一早起不来,马上吩咐莺歌替自己拆了头发更衣梳洗睡下了。

莺歌退出来,遇上准备过来上夜的燕舞,说起这事儿来,让燕舞记得明儿早些喊叶婉清起床。

苏绻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