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戏精妻:然少,我宠你

第591章 是个狠人

话题好不容易到了娄雨静的身上,娄雨静也反应快,飞快的说了自己这边的情况,然后就把话题直接转了回去。

问了一句。

“然后呢?”

“什么然后?”

纪深深也会装傻。

娄雨静赶紧的抓着她的手,眼神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很简单啊,你说你教训了沈总,那沈总你?沈总怎么说?就给你教训了?他可是R集团的创始人,那个杀伐果决的男人,还是沈家的大人物,这样的人,竟然这么好男人。”

“对啊,是个好男人,总是给我想好了我的将来,每一步路,几乎都想到了,你不觉得这种男人更加的危险吗?少年。”

纪深深给她提醒,其实是真的,这种男人,其实还是很危险的,至于危险的程度到什么地步,得看她。

这么几年接触,其实是知道他是什么人的,但是,一样也是因为今年才知道了更多的秘密,秘密曝光之后,他还是一样的,没什么改变,这一点,很好。

只是,难免心中会有点忧虑,解决了程昱和杭浅那边的事情,正在处理纪家,现在家里又发生了一堆的事情,总是让她觉得,好像很忙。

孩子都来不及照顾了,明明是打算好要当一个好妈妈,退出娱乐圈,然后在家里面吧相夫教子多年,等孩子长大的差不多了,自己再出去拍戏,整个过程,挺好的。

只是……

这一切不过就是自己的想法而已,具体的实施,太难了,比如现在,多了沈居然的身份,沈家,还有R集团,随便一个,给她带来的伤害都是最大的,她实在是担心啊,担心沈居然,也担心自己。

死过一次了,仿佛也没有那么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事情,反而担心的是自己在乎的人,他们太重要了,果然,好不容易的来的幸福,就会整天的担心这个幸福会不会超级的短暂,要是太过于短暂,是不是之后也会对自己的生活有影响。

总的来说,她,就是害怕。

不害怕沈居然做了什么,担心的是那些背后的人,暗处的人,会对沈居然做什么,她心里面的害怕,就这样持续着,不想再有什么。

“深深,我问你啊,你是真的不介意沈居然的身份吗?或者,我换一个问题问你,他的那些身份,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猜到了一些,所以一点都不惊讶,甚至还觉得,理所应当的。”

娄雨静很早就发现了,纪深深似乎对沈居然的身份问题,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就是别人说了,她就信任,也不觉得被人骗了,就是觉得,她应该接受。

这样的一个状态,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一开始就知道了,或者就是,她,不在乎,因为不在乎,所以就算是沈居然是什么人,她都不会眨眼的,她要的只是一个沈居然而已。

“差不多吧,我不在乎。”

“真的?”

娄雨静诧异,为什么啊?

这种不在乎,真的爱到这个地步?无法自拔?

天啊,这段感情,好感人啊。

“当然是真的,我都已经嫁给他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他是什么人,他都是我老公是孩子的爸爸。”

这就是不可能改变的,也是她在乎的,上辈子的事情,已经是没办法再有转机,她想珍惜现在的一切。

“话是这么说没毛病,但是,你得考虑一下,他做的这些事情,你到底是知道多少,秘密太多,给你的压力会很多,而且他,我觉得沈总很危险,我以前见到他就会害怕了,现在更是,一想到他的身份,现在根本不敢和他对视,生怕我得罪了他,然后之后被他处理了,我太害怕了,真的,你不要笑?”

娄雨静说着说着纪深深就笑了,可是娄雨静快要哭了,她是认真的。

“我不笑了,但是你真的不用担心,他不会对你做什么的,真的,你要相信我,你毕竟是我的朋友。”

就算是看在了她的面子上,也不至于对娄雨静怎样的,偏偏当事人还特别的担心,所以……

劝是没办法劝的,只能这样面对。

“朋友,竟然是朋友,我太可怜了,纪深深,你不爱我了?”

娄雨静抱着纪深深哭的非常的认真,只是她的眼角并没有任何的泪水,就继续喊着。

“对,不爱了,我怎么爱你,你要是再继续喊着,前面两位大哥可是沈居然的人,他们说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所以,你考虑一下,要不要起来了。”

纪深深提醒她。

娄雨静抬头,也不说话了,就默默的看着纪深深,抿着嘴,难受的很。

“你还是不是我的朋友啊。”

娄雨静就差喊出来了,她的朋友太狠了,竟然威逼利诱想要自己不说话,吐槽都不可以吐槽了吗?

“是啊,肯定是你的朋友,你想也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就是你怕沈居然么,我也就给你分析一下他在我身边安排的人有多少,让你具体明白一下,你应该怎么和我相处,才能不怕他。”

娄雨静突然害怕沈居然,这一点纪深深是没有想到的,不过想了一下,这种事也算是正常的,沈居然现在也就是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少部分的人知道了他的身份,都是因为地位不差。

可她,就不一样了,她只是一个小人物,突然听到了有点害怕,可问题是,她真的这么害怕吗?

“我……只是最近特别怕,我跟你说,学校里面的事情,已经有人在朋友圈说着,可能当年不只是普通的意外,极有可能是因为他的身份……我跟你说,真的,你也可以探探口风。”

探探口风……

“我知道,应该就是跟他有关,后来我出国也遇到过一次,只是发生意外的时候,我昏迷了,后来,醒了才看到了新闻,那天以后我就没见过那天见过面的那些人,听说是被送出去了,惩罚什么。”

娄雨静张着嘴巴,惊讶不已。

这是什么啊,到底经历过什么?所以她全部都知道,那还让自己研究调查,她明明都知道啊。

一想到这样,娄雨静就觉得难受。

芫荽薄荷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