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戏精妻:然少,我宠你

第328章 梦中的结局

是夜。

程家,万籁俱静时刻,程昱房间,原本是安静无比,可忽然,床上的人就这样惊醒了。

程昱呼吸着,似乎有些紧张,毕竟刚刚在梦里的事情,就好像是曾经发生过一样,每一件,每个人,都是鲜活的,可是,那些事情,怎么会?

梦里,他娶了纪深深,不过,娶了纪深深,是因为他必须娶,家里需要纪深深来巩固家庭,但是,程昱不明白,现在的程家,怎会需要娶一个纪深深来巩固程家的一切,无稽之谈。

况且,在梦里,纪深深被人侮辱了,她说,不是她,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只要自己相信她,她的眼中,就好像以前的纪深深,对自己的信任很高,一样的,也很爱,就是那个自己了解的,认识的纪深深。

可程昱最害怕的是,从顶楼跳下去的纪深深,他看到了,有监控的,她一跃,就从顶楼跳下去,而且,身后还站着杭浅。

身边的人,不出所料的,还是程昱认识的,因为,他身边的保安,全部都熟,这是对自己的安全的一种戒备,人,都是怕是的。

可是,为什么?

杭浅为什么要把纪深深逼到跳楼,为什么她不求救,如果求救,为什么……

每每想到纪深深跳楼,程昱就会心慌,没有理由的心慌,就好像那些事情,真的和自己有关系。

可是现在的杭浅,完全没有能力能够阿然纪深深逼到跳楼,沈居然那么爱纪深深,为了纪深深,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自己。

甚至,还告诉了自己,他们结婚了,就在以前。

结婚?

程昱冷哼一句,又不是没有结果,梦里,他也是和纪深深结过婚的,只是,结婚的时候,自己好像并不开心,因为觉得纪深深,不干净,还觉得她满眼的心机,所以讨厌,可是现在,他倒是后悔了,梦里的婚礼,应该珍惜的。

可惜了。

不过,杭浅让纪深深跳楼的事情,他是不会放过的,绝对不会放过。

“沈居然,我不会输的,结婚?那还有离婚的,你以为这就是万全之策?”

黑暗的房间里,程昱一个人坐在床上直到天亮,才拿过自己的手机,给旁人来了一个电话。

“盯着杭浅,要是盯漏了,我直接找你们。”

“是,程总。”

终于安排好了杭浅身边的人,程昱忽然有些恍惚,好像梦里的场景,是从订婚宴开始不一样的,梦里的订婚宴,纪深深没有躲过被人的陷害的那件事,也没有杨凌的偶遇,她只是单纯的被欺负了,所以,那件事,如果没有杨凌,是不是,就不会有沈居然的存在,因为沈居然就是从那里开始上位成功的。

纪深深也是从那里开始,再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这就是开端。

所以,所有的问题,都在杨凌身上,拿不到真相,纪深深和杭浅,还有已经被算账的那位杨家的小姐,这三个人中,肯定是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的。

想了想,程昱还是放弃了监视杭浅的事情。

刚刚的号码重新拨了过去,“把杭浅带到别墅,以最隐秘的方式。”

“是,程总。”

对面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变卦,不过,既然有了这样的变化,那只能按照要求办事就是了。

天亮,程昱离开家里,连家里的几位管家和帮佣的都没怎么遇到,就只知道他走了。等到程家两位当家人醒来,得到这个消息再给电话过去的时候,已经处于关机状态,同时,集团公司内部也收到了当天程昱请假的消息。

前一天见了沈居然,第二天就直接就消失,公司里的人和此刻收到进一步消息的程董两夫妻都已经有了意见和猜想。

没见过这么怂的儿子/程总的。

早起在自己家附近晨跑的杭浅,一开始没事,之后忽然就来了一辆车,说是程昱要见她,程昱还说,要是她不去,不妨请着去。

如此一来,杭浅自然要去了。

她倒是想看看,程昱又有什么事情要见自己了,这几年在国外,每次给他打电话,他都是爱答不理,不然就是直接不接电话,换个号码可能还有机会,但是一样的是爱答不理,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全变了,就因为当初的那件事,凭什么?

纪深深不是什么都没有失去吗?

她不是还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为什么有了沈居然,还要和自己抢程昱,不过没关系,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样的,终究会回到原点,属于她杭浅的,就是她的,不会变成纪深深的,绝对不会。

杭浅上车前原本想和那人发个消息的,奈何程昱的人不允许,不过杭浅一想,自己的手机上全部都是定位,就算是不发消息,一样是可以找到的,没关系。

当然,程昱身边的人,不会这么傻的,手机一切通讯工具收走了,把人送到了别墅。

“你要见我?为什么这么早就请我过来?吃早茶?”

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正正的看着自己的程昱,杭浅还是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要见面,还是在一个她都没来过的地方,看起来,应该也是没人住,而且,连打扫卫生的都没有,其他的地方,都是白布盖着,只有眼前的这里有个沙发。

“有事情,想问问你。”

“什么?程昱哥哥,我这里还有什么是你想知道的?你问,我要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杭浅浅浅一笑,诱惑至极。

可程昱半点不放在心上。

“我和深深的订婚宴,你做了什么?不要找借口,我要知道全部,你的所有计划的全部,以前我是懒得问,反正也知道你是什么人,可是现在,你应该说明一下,你当初的计划了。”

当初的计划?

为什么?

怎么又要问?

纪深深有因为这件事,又要搞什么了?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已经过去了,程昱哥哥为什么还要知道?难道还要指责我吗?是不是?我都已经认错了,你们为什么还要……”

杭浅越说越是委屈。

芫荽薄荷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