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修复系统

最强修复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9章 归家

白石镇......不!应该说藏影城究竟有多少烟花楼子人牙子,一轻也说不清楚,本来这些东西跟他本人没什么关系,可是偏偏家里住了个喜欢到处乱跑的,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拍花子的逮了去。

莫离是个天生喜欢乱跑的,不然也不会跑到冥界里面来,找也找不回去。被一轻收养以后,换了名字叫莫离也没有用,照样喜欢乱跑。

冥府十景殿里面所有人都知道,一轻大人喜欢在桌上放一个油纸小包,里面塞了满满的都是银子,就防止某一天莫离跑不见了,自己掏不出钱来赎他......

戴胜脸上带着残忍的笑,黑刀上森森的寒气直逼房娘子的脖颈。

戴胜道:“没用的,你刚刚也看见了,除了残像,你什么也打不中!”

那些雪白的粉末究竟是什么东西,戴胜不知道,也不太有兴趣,那些东西穿过了他高速移动后留下的残影,飞到地上激起一大片黄黄白白的尘土。

房娘子咬了咬牙,道:“你想要什么?”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太贪心的人什么也得不到。”

房娘子估计生前也是个又老又丑的牙婆,一声皮肤果然和燕娘说的一样皱巴巴,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说香不算香,反而有一点臭......

戴胜觉得这味道莫名其妙的熟悉,他闻过,他绝对闻过!

这味道有一点花香的气息,但是更多的是河水的腥臭味,和焚烧香烟的怪味!

他手下一使劲,漆黑的血从房娘子脖子里面渗漏出来,好似一个坏掉的墨水管子。

戴胜道:“给你三声时间抉择,他数到三,要么,你叫人把她放下来,要么,我把你喉咙割断!我想想啊,你是什么鬼来着......青面獠牙......尖酸刻薄......是小气鬼还是虎伥鬼来着......算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区别,我这一刀下去,你还是会死的!”

房娘子哆哆嗦嗦,听着画皮鬼喊道:“一!”

戴胜的刀锋往下沉了一分,寒冷的刀气迸射在她皮肤上,简直叫人打哆嗦。

可是她不能哆嗦,一哆嗦,就要撞到刀刃上去。

“二!”

房娘子尖叫一声:“把她放下来!”

“这不就乖了吗?先前给你三百两银子你不肯,如今半分钱也没有了,可遂了你的心?”戴胜的语气轻飘飘,手下却没有放开那把黑刀,反而更加的使劲。

房娘子哆哆嗦嗦,心道这人难道是要杀人灭口?听说伽蓝灯会上出来个杀人不眨眼的,手里一把黑刀......不会就是这小子吧!

戴胜笑的阴恻恻,道:“究竟是谁指示你的?别指望叫执法者,我又不是没杀过!”

画皮鬼噗嗤一声笑了,威胁人也不带这么没水准的,见了吴六娘,他心情好多了,只是......这局究竟是对他设下来的,还是对着别人设下来的?

他算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真叫他干仗,怕是自己也要折在这,若说是银钱,明眼人都看得出,自己无论如何也掏不出三千两银子来,再说行踪......自己夜夜爬人家墙头,难得几次发现不了他。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六娘?

可是戴胜可不这么认为,吴六娘说好看不算是好看,费老大劲掳来这样一个女人,其实房娘子算是亏。一般就这样丢出去,能卖个二两银子已经算是无本万利,遑论三千两。

可是画皮鬼哪里值得她这般下手?

“我再问一遍......啧啧啧!看你也是这般年纪了,活够了吧!想必是个不怕死的,来呀!那边那个小丫头,拿两碗盐水来,要浓一点的。”戴胜伸手一指旁边吓得发愣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许是对房娘子积怨已久,只迟疑了半刻,就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

画皮鬼笑道:“哈哈哈!果然这老货做人失败呀!连自己手下的丫头都不喜欢她。”

“废话!谁喜欢畜生一样圈养自己的人?那些小丫头,还不如院子里面关的牲口呢.......”

也确实,每次房娘子受了什么气,就想着打什么东西一顿出出气。院里面的鸡鸭鹅打不得,打了不下蛋。拉磨的骡马也打不得,打了要掉肉。可是什么东西打得呢,也就那群小丫头打得。

跑也跑不掉,死也死不了,在卖出去之前,十年百年的都是她讨饭吃的人!

戴胜伸手拉过一根长长的绳子来,那绳子细,但是上面的毛刺却是新的。是拿来绑像吴六娘这样不急着卖的丫头的。

麻绳纤细,看上去比粗的人道些,但是只有捆在了身上才晓得,粗的麻绳绑起来会叫那一片的皮肤扎满毛刺,可也只是毛刺而已,对于房娘子这种皮糙肉厚的老货来说,区区毛刺算得了什么。

戴胜伸手一拎,抓小鸡似的给她倒吊起来,房娘子哎呦呦的连声叫唤,原以为这个后生是个不懂行的。

没想到居然是个太懂行的!从来打人都是有粗无细,粗鞭子打人是分外疼,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是常有的事。可是细鞭子呢?细鞭子打人从来不见血,一堆烂肉烂在皮下,而皮肉不破......

若是不把外面的皮肉割开,里面的烂肉长个一年多也长不好。

鞭子也好,绳子也好,都是一个道理,一寸细一寸紧,勒在身上死死的,沾了盐水更加的紧......

小丫头哆哆嗦嗦捧过半盆盐水来,道:“大......大......”

房娘子一见气的慌,骂道:“死丫头!大什么大,嫌这盆不够大是吗?平时见你倒洗脚水也不见这么殷勤的,怎么了?站这的是你爹妈呀!”

小丫头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房娘子的嘴巴却挨了一嘴巴。

画皮鬼道:“谁指使你的?”

房娘子哼唧两声,不知道是倒吊着说不话来,还是不敢说话。

戴胜一把拉住那个想走的小丫头,道:“她平时都怎么对你们的?”

小丫头愣了一下,道:“一般不抽鞭子,抽鞭子烂皮不得好......一般都是放蛇,小花蛇咬人又痒又疼,一沾盐水滋啦滋啦的疼......”

戴胜咬了咬牙,心道这女人还真心狠,搞这么阴险的招数......

满桶的的小花蛇蜿蜒盘绕,戴胜背后白毛汗都出来了......

戴胜冷笑一声,道:“你选一个吧!”

房娘子哆哆嗦嗦,嘴里挤出两个字来:“崔家......”

“你说是崔家?有什么证据没有?”他手里的小花蛇嘶嘶吐着信子,冰冰凉凉还滑腻......

房娘子道:“您......您若是不信,我哪里敢攀咬崔家,我怀里有三张契书......盖的是花桂清的名姓,上面的契印就是崔家的。”

戴胜半信半疑,掏出来果然三张契书,房契、地契、卖身契......

“啧啧啧!这活给你多少钱?三十两?五十两?你叫价三千,是想要他卖身卖给崔家?”

房娘子不敢说,看他这样子,怕是要动真格的......

戴胜却把手里的小花蛇一把丢了,道:“走吧!崔家整的破事,走啦走啦!冤有头债有主,找崔家去!”

画皮鬼愣了,道:“崔家咱们怎么对付?”

“不管了,先带着吴六娘走吧!”

画皮鬼背上吴六娘,笑嘻嘻的,脸有些红。

小丫头哆哆嗦嗦,伸手拎着那桶,不知道是先放开房娘子,还是先把蛇拎走。

边上有个精乖的,道:“把妈妈放下来,妈妈还不知道该怎么整治咱们呢......反正横竖都是一顿打,不如咱们先这般......跑了这一程,后面就是死了也干净!”

几个小丫头商量来商量去,没个别的办法,只好应下。

房娘子喊道:“你们几个干什么?想造反啊?赶紧放我下来,不然把你们都卖进脏窑子里面去!”

“走吧!”

“走吧!”

“动手!”

小丫头喊了一声动手,房娘子还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却见一个小丫头把那桶盐水举起来往她身上一泼。

“要死了你小棺材!”房娘子给盐水泼了一个激灵,盐水渗进麻绳勒进去的印子里,又疼又痒。

那桶子小花蛇闻见盐水味,冲着房娘子就过去了,冰冷湿滑的蛇在她身上乱窜......

小丫头道:“咱们现在怎么办?卖身契都在她手里?”

“我知道卖身契再哪里,卖身契在她床底下......”

“把卖身契烧了我们就自由了!”

“快跑快跑!”

房娘子吊在绳子上嗷嗷直叫,声音凄切。但是没有人敢过来动她,谁知道房娘子下来了会怎么样?

黑黢黢的房门都给打开,里面什么人都有......搁最深的屋里门上结了一层黑乎乎的血痂,血块漆黑,糊住了门。

血液透满了门框,小丫头怎么抠也抠不开。

有个小丫头一心急,灯火一倾斜,把手里卖身契尽数点着了。

“快跑快跑!走啦走啦!”

小丫头把着火的卖身契往地上一丢,喊道:“走啦!”

卖身契化作了一道烟,几个小丫头身上升起一阵像是黑烟的东西,远远看过去,像是一条锁链,一个个的拴着那些小丫头。

“哦哦哦!走啦!再也不用看见这老妖婆啦!”

房娘子这边欢喜的像是过年,满室的小丫头乱窜,不见半个大的。

有些小丫头身上的黑烟升起来,她身形瞬间涨大,变作了妇人。

那妇人扒拉过一个小丫头来,小丫头懵懵懂懂,趴在她怀里就开始哭:“娘!这回爹不卖丫丫了!”

“不卖了!不卖了!咱们回家!”

一叶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