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修复系统

最强修复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1章 沉水

桃香闭上了眼睛,身前一只破旧的木鼎。那只木鼎戴胜很眼熟,正是梦里面见过的那一个。但是上面不见半点花纹,和梦里面还有一点差别......

木鼎在空中转了几圈,渐渐落了地。

戴胜心道一声果然,果然还没有激活的药王鼎压根没有半点屁用!

戴胜摇摇头,心道果然还是操之过急。他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却看见黑漆漆的木鼎表面上面忽然射出一道绿光,绿光中间是一点熟悉的感觉。

那一道绿色的的光直直的打在戴胜的身上,可是空中根本就看不见戴胜的人形。

戴胜忽然想不起来自己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和这东西相关,却忽然,他身上自动飞出去一条小小的项链坠子,正是先前从孙萌萌身上捡来的那片小绿叶子。

桃香瞪大了眼睛,道:“这东西......原来不是在戴胜身上吗?我分明记得江芯蕊给他了呀~!可是这边除了我连半个人影都不见呀.......难道是神佛保佑吗?”

世上神佛几时有显灵保佑过人?说到底不过是人心里面起的念头罢了。说是心诚则灵,实际上是信则灵,即使不灵,那也是显灵。若是不信,即使真的显灵了,在不相信的人眼里也只是偶然而已。

桃香哆哆嗦嗦的捡起那一挂项链,想着多半这世上的神佛不会保佑她,这一串项链,应该是戴胜一时不察,给落在这里的吧!

她小心翼翼的把那一颗绿色的叶子从绳子上面拿了下来。她本是下意识的动作,却在这一刻里面,那片小叶子径直的飞了起来。若是光飞起来也就罢了,那片叶子直直的朝着木鼎飞去,那片叶子贴在木鼎上,乍一看看过去,就像是在上面开了一个碧绿色的大洞,硬生生把桃香给吓了个好歹。

桃香身上一阵哆嗦,她忽然不想要知道木鼎后面是什么东西了。那片绿叶子一贴上去,整个木鼎的状态就很奇怪,仿佛是受了什么重创,又仿佛是生了什么大病,浑身上下的精气神全都没有了。

桃香两行眼泪几乎都要下来,她忽然有点后悔,万一木鼎就此消失了怎么办?她会来到这里是因为今天白天的时候听见那棵树自称是沉水,自己的药鼎也是沉水,可是自己的药鼎上面的那两个字模糊无比,谁知道究竟是不是这个什么古树做的陷阱。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道:“若是让你救活这棵树呢?那可是整个妖界无上的荣耀!这棵树出现在药师协会之前,所有的炼药师都以他为尊,所谓的药师协会和药王大赛在他面前不值一提,更不要说所谓的比赛和冠军。”

是啊,救活那棵树就能够得到无上的荣耀,那是比赢得药王大赛还要更加高的荣誉。救活了那棵树,自己就是整个妖界药师的恩人。区区药王算得了什么?药王能够进入王庭,成为了这棵树的恩人还不够吗?更不要说救活这棵树后获得的名和利。

桃香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一半是获得了这些荣耀后的欢喜和雀跃。赢得了这些以后,她再也不会被人瞧不起了。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喜欢的人身边,她不需要靠着玉蝉或者是江芯蕊甚至是孙萌萌身侧漏出来的一点点光而被人看见,她可以接济自己家里,那些不成器的兄弟......

可是这些的代价是没有了那一尊药鼎啊!

“啊啊啊啊啊!”桃香痛苦的叫着,她的眼前那一尊破旧的木鼎缓缓碎裂,它黑漆漆的外壳在开裂,里面露出腐烂发黑的木胎,木胎里面是火焰烧灼过的痕迹......

那一尊小鼎落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当时还很讶异,当时那一尊鼎还没有名字,她还很单纯的给它起了个名字的叫木茹,这个名字一叫就是四五百年,一晃......原来已经四五百年过去了。

很多东西原来都和她想象的不一样,话本子里面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成真过,高大英俊的王族少年不会喜欢贫穷的姑娘,他们只要伸手,就能够折到自己心爱的那一朵花。大多数的女孩是从鲜花露水里面生出来的,剩下的那些只有朽木和泥土。也正如大多数人的努力是看得见的,他们只要在考核之前熬一个月两个月就可以拿到良好或者是优秀的考核成绩,但是有些人也许生来就缺少什么,她从来只有末等的奖励.......

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但是在这个不公平的世上,一直陪着她坎坷的,也就只有这个鼎了!

桃香的丹药炼的不好,她修为不高,召唤不出强悍的火焰。她也没有多少天赋,寻常的丹方她看四五遍也背不下来。但是每次只有炼丹的时候她才是最最开心的。炼丹的时候,没有人会记得她脸上那一块难看的疤痕,也没有人会在乎她身边有没有人围着。似乎可以忘记那个吸血的家,还有那一家嗷嗷伸手的兄弟姐妹们......

桃香忽然想起来,这尊药鼎其实很好用啊!她买不起珍贵的金鼎或者是药玉药鼎,陨铁什么的更加不要说。铜鼎虽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是却还是始终少了些什么。算起来,世间所有的药鼎,也就只有这一尊药鼎不嫌弃她......

她也没有嫌弃过这一尊的药鼎啊!当年在药师协会里面,所有人手里面拿着的都是崭新的铜鼎,她只有一个破的,那个破旧还生满了铜鼎.......可是就连那个铜鼎也不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的。有这么一个属于私人的药鼎,她已经很满足了.......

两行眼泪从桃香的眼眶里面滚出来,滴在地上生出愧疚的痕迹。

桃香朝着空中那一尊还留着形状的黑漆漆的药鼎扑了过去,把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抢下来抱进怀里紧紧搂住,却在那一瞬间听见了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那一道小小的裂纹所在的木胎如同初春时候的冰面一般慢慢拉长,一时间贯穿了整个木鼎,木鼎上面毕毕剥剥的往下落着细细的碎屑,碎屑漆黑漆黑,掉在地上还是硬的。

桃香一时间眼泪止不住的流,她一边哭一边捡起地上的碎屑往那一尊木鼎上面拼一边碎碎念:“我为什么要信了那个鬼话,我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你为什么要骗我.......你要是没事该有多好.......不不不!不怪你,都是我!都是我害的!我这就带你回家,我们不来了,我们回去,回去我找个木匠把你拼起来.......”

遥远处传来两声叹息,一声是桃香熟悉的似男非女的声音,另一声却苍老无比。

那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冥光啊!你找的继承人好蠢啊!小丫头,抬起头来,不要把你的眼泪继续滴在沉水鼎上面了,咬破手指第一滴血上去!还有藏着的那个小子,你也出来吧!”

戴胜翻了个白眼,这他妈也能够看见?

却听见一边的阴影里面的人朗笑一声,道:“老前辈好眼力!”

那个苍老的声音里面无悲无喜,继续说道:“藏匿身形和气息的法器倒是不常见,老夫困守在这暗室许久,已经被时代放逐了!”

素以山呵呵一笑,道:“前辈这里有这么多的药鼎陪伴,哪里会觉得寂寞呢?前辈若是不嫌弃,请出来说话吧!也省得她继续受惊吓了!”

桃香还是一脸的泪水和呆滞,她还没有明白自己究竟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还是被人发现了,如今情况窘迫......那一滴血滴上去的那一刹那,漆黑的外壳悉数落下,只剩下里面莹碧的内核。

桃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面渐渐生出一种异样的羁绊来,仿佛这一尊鼎不仅仅存在于她的生命里面还存在于她的灵魂里面。

桃香打了个哆嗦,磅礴的木灵气注入她的体内,仿佛古树最后的馈赠.......

那棵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亡,只剩下一尊越加碧绿的小鼎。

素以山睁大了眼睛,沉水鼎上面现在每一寸地方上面都刻满了花纹,花纹和鼎身一样,如同玉质的一般透明。花纹边缘是浅淡的暗褐色,暗褐色如同琥珀一般流转,每一寸地方都闪耀着介于木质和玉石之间的光.......房间里面的光暗暗的,照亮整个房间的也就只有这一尊小鼎......

有太多东西涌进了桃香的脑子里面,她昏了过去,抱着那一尊小鼎坐在了地上......

素以山忍不住开口道:“原来所谓的药王沉水鼎就是这样的吗?”

“不!这还不算他完全的样子!”药鼎中间浮现出一张人脸来,戴胜盯着那张脸,,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熟悉。

那张脸上写着普通两个字,他仿佛出现在街头巷尾,又仿佛从来没有见过,但是看见那张脸的一瞬间,就会让人产生一种仿佛见过的感觉。戴胜歪着脑袋看着那张脸却始终想不起他的名字。

他张了张嘴,却忽然不想要问阿七了,仿佛问了之后有什么东西瞬间就会消失......

那张脸继续说道:“有些东西虽然尘封了很多年,但是该说出来的真相还是应该昭示出来,比方说关于药师协会.......”

素以山点了点头,这样传奇的一尊药鼎谁不想要听他的故事?比起其他人来说,他相对于药王更关注药鼎本身。

故事冗长沉重,仿佛十几万年前刻在壁画上面的远古文字,虽然早就模糊不堪,但是始终还在忠实的说着当年的故事。

穿肠芙蓉刃,剖心胭脂刀。爱一个人里面没有所谓的对错,只有你肯不肯为他去死。

沉水肯了,她可以为她喜欢的人去死,但是却没有死成。十几万年的时间模糊了中间的拉扯和撕心裂肺,后来只剩下她永生永世的沉寂。

沉水只记得她化了妖丹,把妖丹撕裂后重铸,本来破碎了的龙鳞重生......植物系的妖精化人需要拔龙鳞,把每一片细胞壁从内外打破,这种痛苦比切肤更甚。但是若是想要把植物系的妖精再变回灵木,需要把每一片龙鳞再次生出来。每一片曾经被撕裂了细胞壁再次生成,她不记得那是什么滋味,但是没有心更疼。原来变回了灵木之后,她还是有心的。

她不记得是为了炼药,她亲手叫那个人爱的人取了心,还是他爱的人取了她的心去做药鼎。那只药鼎沾染了她的心,于是生了灵,生出来的灵却是那个人的模样,这是她此生中记得的最后一张人脸,每一根眉毛,每一寸肌肤都如此鲜明。

后来他喜欢的那个人死了,她终究躲不过天道,人始终是会老的。那个女人死了以后她也失去了她爱的那个人的消息,那只和她分离的鼎和她残余的树干的联系倒是增强了起来......

后来记不得辗转了多少人的手,沉水渐渐习惯了作为药鼎活着。每日对着沸腾的药汁,看底下火苗欢腾,看炼药师的笑脸和汗水,看那些被救治的人的大哭和狂喜。那算是她作为神木的最后一点价值和尊严.......

但是药师协会把这最后一点点的尊严和给毁掉了。

她成了一个玩物,一个供人观赏的器物。她不喜欢药师协会里面假笑的外表和利欲熏心的本质。冥光也不喜欢,但是冥光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一个只会假笑的女人。冥光是个傻子,冥光死了以后,拖累她也跟着一起被永生永世的囚禁在这个地方。

终于,某一天,她的本体因为缺乏营养快要枯萎了。药师协会的人们用无数种天才地宝熬制出来的药液灌溉着这棵树的本体,却一不小心叫最最重要的药鼎给跑了。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极其小的一部分人,那一小部分人们都三缄其口,仿佛这件事从未发生过,于是这件事被轻轻揭过,没有人在乎那个药鼎究竟还在不在药师协会里面,只要真正的药王鼎还没有出世,药王鼎就一直都在药师协会。

直到有人泄露了药王鼎不在药师协会的消息。药王鼎在药师协会一天,那么药王鼎就只能够做一天的丰碑来给人瞻仰。药王鼎落入了人的手里,那就意味着,终于有药王要出世了!

沉水鼎的声音深沉,空荡荡的大厅里面回荡着它苍老的声音。

素以山一声叹息,果然,如同戴胜所说的那样,药王鼎到了药王的手里面才叫做药王鼎,除此之外只是一个死物,没有任何作用。

黑暗里面藏着的人影渐渐走了出来,地上是昏倒的桃香,素以山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戴胜叹了一口气,道:“沉水,这一切是否如你所愿?”

沉默了许久的鼎灵开了口,道:“多谢执行员!这孩子至少心地善良,我相信,她不会像药师协会里面的那些人一样压榨盘剥我的!”

一叶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