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修复系统

最强修复系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1章 灾星

“还真是有趣,所谓的百年老字号也不过如此。”江芯蕊脸上笑容浅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叫桐欣身上平白生出来一身冷汗。

桐欣心里暗暗震惊,眼前这个少女不算是绝色。妖界美人众多,他也见过许多堪称倾国倾城的美人。可是那些美人要么自身修习过秘术,甚至是天生媚体,此外无一幸免于他的攻势之下......

“你的媚术很拙劣,手法也粗陋,骗骗无知妇孺还行。而且你太自信了,甚至还漏了人。”江芯蕊促狭的看了戴胜一眼,却只收到了一个白眼的回应。

戴胜心道这玩意什么事啊!不是他不讲义气,被恋爱脑冲昏了头的姑娘是他一个外人拉的回来的吗?要是拉的回来,世界上哪里还有那么多渣男!还不是那些姑娘眼睛前面跟开了十倍滤镜一样,十个闺蜜说那渣男不好,她都不相信!

桐欣上上下下又把几人一顿打量。江芯蕊说他的媚术没奏效,可是还是有人被他惑住了......他的眼睛盯着戴胜,想要从他身上看出端倪来。可是这个少年从进门开始就表现得很普通。他像个空气一样,先前打人的是胡艳艳,他没有劝阻,只是把阿金拉起来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死不了人才进门。

进门之后也只是看看花草,门内的装饰摆设似乎比对面的人更叫他感兴趣。胡艳艳被媚术迷惑住后他也不出言提醒,也不破法......

“我干了呀!我把你叫来了!”戴胜话说的轻飘飘,倒是叫旁边的胡艳艳险些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偏生他还不自知似的解释道:“应林宁虽然也可以来,但是江芯蕊更近,而且应林宁心软,说不定怎么就被别人拐过去了。不过他俩对媚术的抗性是差不多的,都跟石头似的油盐不进。”

“那你......”

“我只喜欢女人,对男人不感兴趣。”戴胜心道眼前这个桐欣长得还没有应林宁好看,哪里值得掰弯?他一辈子见过好看的男人海了去了,要弯也是先弯孔雀,长得可爱还好推倒。

桐欣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一百三十个上品灵石我是拿不出的......你们若是接受,就用我这店子抵......”

江芯蕊笑了,笑的冰凉。她伸手拿过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琥珀色的茶水倒映着雪白的杯壁,杯壁上面忽然被深深浅浅的茶色一映照,显出一朵桐花来。

“你说你穷苦?你寻常待客的茶水也是用这般一两万金的茶叶泡出来的吗?”江芯蕊端起茶杯轻轻嗅了嗅,却始终没有入口。

“汤色黄亮洁净,还有一股兰花的香气。一般人若是不识货,至多把它想成香片。可是这并不是。这是因陀罗花!”

桐欣笑的有些勉强,道:“我并不认识什么因陀罗花......如姑娘所言,这还真的只是普通的香片。用顶级的毛尖,窖藏的兰花熏制而成......若说颜色稍微发黄,那是时间稍微长了,我还担心味道会微微发苦,往里面加了一点秋梨膏。”

胡艳艳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因陀罗花她是喝过的。况且一个药师,说自己认不得因陀罗花,也太勉强了吧!

桐欣被那道怀疑的目光看得一愣,才终于明白江芯蕊那段话的意思。杯子里面究竟是不是因陀罗花其实根本没有关系,她是想要胡艳艳起疑心。

胡艳艳看了一眼茶杯,也没有再碰。先前的羞涩和愧疚一扫而光。“所以桐欣大夫打算怎么赔偿?我们不需要你的店,也没有人手来经营。你要么付现钱,要么拿我们接受得了的东西来抵债。我们也不算什么不讲理的人,不过......你若是还像是先前一样无聊无赖的话,就不怪我们加价了!或者......你的几个打手还真是不经用,轻轻几下就放倒了。”

江芯蕊倒是比胡艳艳更加直接些,道:“我们不讨论你的动机,虽然你的动机很奇怪,叫我们不得不怀疑究竟是谁的授意......不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药王大赛。有过假药前科的人会被药王大赛排斥甚至除名。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药王大赛绝对不收一种人,无论他如何优秀。那就是死人!”

桌上的一盆胧月长势喜人,肉嘟嘟的叶片往上拼命伸展。它在桌上一堆盛开的花里面并不起眼,但是此时此刻,却成功挡住了旁边一株花所需要的光线。被挡住的是一棵五片兰,此时上面娇嫩的花朵已经掉了下来,叶片也蔫萎。

江芯蕊伸手抱起那盆胧月,似乎是不经意的说道:“真是好花!可惜叶子太长了!我记得这东西原产地,是在黄烟荡附近吧!那里一大片都是黄沙。只有那种地方才会生出这种满是肉汁的植物来。桐欣大夫的花草涉猎还真是广呢!连多肉植物都有。”

桐欣脸上笑的勉强,这个女孩太诡异了。他甚至不想要正面去面对,如今只想着她不要再追问下去。后面若是主子问起来,也只能......

“三千中品灵石,加上门口那颗桐花的根系。或者你的一只手和一条腿。”戴胜转头看了一眼江芯蕊,见她似乎没有什么异议,只是胡艳艳看起来有些震惊。

桐欣的脸完完全全的黑了,端着杯子的手如今彻彻底底的冷成了冰坨子。

“你们......欺人太甚!”外面那棵桐树是他的真身所在,挖去根系和要他性命有什么区别?

“你不会死!”戴胜靠在椅子背上,缓缓舒了口气。

有时候不知道该说阿七神机妙算,还是系统神通广大。这个桐欣,是在是个妙人。

这事得从昨夜说起,昨夜,戴胜又做梦了。

梦里面是满树的桐花,桐花上一轮比桐花颜色更加纯净的白月。不知道是月光被桐花染上了香气,还是桐花被月光渡了一层细银。

梦里面桐欣是个不走运的人,不走运三个字涵盖了他的前半生。

他是个桐花自然成精,没有家族,没有奇遇,甚至没有朋友。连趴在他身上的小鸟都比他先化形。日子一长,甚至有小动物挖空了他的树根,在里面搭窝。

然而他有什么办法,他只是一棵树罢了。

后来他开始学炼药,不得不说妖族里面的不公。男性的植物类妖精本来稀少,按照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他总会生活的比化形之前好一些。可是真正在外面漂泊了几年后才发现,物以稀为贵是真的,只是不是他而已。

这世间的一切都很狗血,比如穷小子和富家女,比如树妖和从树底下走过的少女,比如他想要的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的无奈。桐欣在化形之后的第三百年,因为缺少灵石,倒在了异乡的黄土地上。说异乡也不尽然,他本来没有故乡,所以处处都是异乡。

戴胜眨了眨眼睛,随后就是老套的剧情。

桐欣昏迷过程中被一个红衣女子发现。红衣女子不仅仅救下了他,还传授他炼丹术。从而发现,他身上有一种神奇的天赋。所有炼制好了的丹药在她手上,只要他想,都能够瞬间叫药丹里面的药气瞬间被他析出来。

可是这种方法有个弊端,药丹里面的药气多半来自于草木灵气,若是遇见灵气不多的,在他手里就多打了许多折扣。

戴胜点点头,原来那个红衣女子名叫轩辕锦。可是......先前沙无边喊胡艳艳喊轩辕姑娘,不知道胡艳艳和轩辕锦认不认得。

在轩辕锦的授意下,桐欣开了一家药堂,规模不大,但是来往的人却很多。他的钱包一时间宽裕了起来。后来就是药王大赛,一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他是个好大夫,虽然不知道轩辕锦栽培他只让他当个炼药师是为了什么。直到他到了药王大赛的那一天。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只要遇到了贵人。

戴胜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道:“你若是想保留你一条命在也行。不过......”

桐欣瞬间又绷起了神经,整个人几乎站了起来,道:“你又想要干什么?我......我去凑那一百三,你......”

“别那么紧张嘛,虽然什么轩辕锦什么药王大赛,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你能控制的。不过......你那里有一株金莲花,我想要那个!”

胡艳艳彻彻底底的愣住了,一半是因为戴胜说的金莲花,另一半是因为轩辕锦三个字。

轩辕锦这个人她有多熟?她在这一代的人中的名声甚至超过了当年叛逃离家的胡娘子。

轩辕赤狐家因为子嗣众多而在妖界闻名,轩辕家的女儿自然好出嫁。除了轩辕锦......

胡艳艳忽然笑了,道:“这样许多事情都能够解决了,咱们走吧,拿完东西就回去了!”

当天不知道怎么下起了雨,不是夏天的瓢泼大雨,而是真的如清明时节流满街的雨水一般。只可惜那一树桐花没被打掉,大朵大朵雪白的花还挂在树上。但是平白无故里面透着三分假,似乎此时的桐花也不如当年雪白。

这场雨淅淅沥沥的下到了戴胜几人回了金元霸的住处。

戴胜长长舒了一口气,掏出那朵金莲花开始仔仔细细端详。他那个梦没做完,按照系统的尿性,估计又牵扯到了谁的轨迹。只是这轨迹应该和陆乘风没关系了。陆乘风再如何邪性也不可能把手伸到妖界来。只是......会是谁呢?

孔雀早就已经归天,又不大可能是江扶摇。论江扶摇成长的再怎么快也不可能能够有穿越两界的力量。可是......若是妖界的壁垒不需要穿越呢?岐山的修士想要打开妖界的壁垒,万一给他们成功了呢?

纵然天机门一力阻止,但是也挡不住前仆后继上赶着作死的人。这世上多的是投机倒把的人,若是按照原来的轨迹走,人族妖族之间势必有一场恶战,谁输谁赢先不谈,首当其冲的就是边界的平民和修为低下的小妖。

若是这场冲突起来,像江扶摇陆乘风一般大气运加身的年青一代自然是好。妖族战场对于他们是个历练的机会,二来少年英雄谁不喜欢,出名要趁早,妖族战场是个多好的地方。

那朵金莲花被他捏在手里面翻来覆去的看,虽然知道这东西就是桐欣在药王大赛里面出奇制胜的东西,但是总感觉......好像太普通了。

梦里面桐欣拿这东西参加药王大赛,决赛时就是拿金莲花的花瓣做了药引子,这才保住了一炉万寿丹。那一炉万寿丹甚至当场生灵化婴,当场就被绝世大能买下,拍出了一座城池的价格。

若是他没了这东西,后面的轨道应该会偏移吧!

戴胜眯着眼睛,反反复复看不出什么稀奇来,干脆把这玩意丢进了空间里面,任它自生自灭。

门外却响起来轻轻的敲门声,戴胜斜眼看了一眼门口,道:“进来!谁呀!”

胡艳艳手里面端着点心,推门进了屋。看见戴胜斜着依靠在屏风后面。那扇屏风上面画的是莲叶红鲤,背后的少年衣裳半开,露出半片皮肤来。少年的身体多半干净,没有半分油腻猥琐的感觉。倒是叫胡艳艳心里面起了几分异样。

“什么事?不是单单来给我送饭的吧!”戴胜一挑眉毛,扫了一眼胡艳艳手里的朱漆食盒。里面咸甜的香气逸散出来,兴许是做食物的人猜不出要送的人喜欢吃什么,干干脆脆做了两个口味。

果然,漆盒一揭开,里面泾渭分明似的放着两种点心。

胡艳艳道:“炸了鹅油卷,另一边是白糖糕。我......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想来问你,你是不是梦见了什么事情......关于......关于轩辕锦。”

戴胜点点头,却没有直接回答。

胡艳艳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终于还是开口说道:“我本来姓轩辕......胡不过是我们家在外面的通俗姓氏。我们家的孩子多半都会出去历练,想的是体验民间生活,还有就是提升修为。但是......那个轩辕锦,按照辈分来说是我二姑,只是......”

胡艳艳喝了一口茶,温暖的茶水叫她把心底的寒凉压了下去,她才继续说道:“她是个灾星!”

一叶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