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修复系统

第197章 意外之喜

果然城池更大,里面的设备看起来也比边陲小城的齐全得多。只是……

戴胜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却道:“我总感觉这个竞技场有点不一样…..”

江芯蕊忽然道:“你看看那里!”

戴胜转头看过去,是个年轻的姑娘,一身红衣服,衣服都是云彩似的,不知道是什么料子,轻飘飘不带一点风,行走时如同水波一般摇曳......

戴胜只觉得这人有一点熟悉,但是想不起来这人究竟是谁,看面型似乎很眼熟,但是......是谁呢?

江芯蕊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道:“叫你看什么呢?不是看人的,是看她头上的簪子!”

那是好别致一根簪子,簪子棍是金的先不提,大多数金子打得簪棍都是一般货色,金子银子混着融,有些姑娘家里拮据,也有空心的......钿头是一颗翡翠,凿孔凿的小小的,上面用金丝绕了小小朵的花......

“看不出区别来......”

江芯蕊笑了笑,心道一声也对,男子哪里会在乎这些。于是开口解释道:“你可能不记得,但是我知道......酒楼里的胡娘子,和那天来了的胡艳艳,她们头上都有同样的一根簪子。我不知道胡娘子和胡艳艳是什么关系,但是估计是一家人......同宗同族说不定,但是这个肯定也是胡家的人!”

几人隔得远远地,没叫那个女人看见,戴胜心下把这一道气息给记住了,感觉似乎是狐狸......记得王漭说过,是赤狐族的。

赤狐族吗?戴胜恍恍惚惚记得有一点印象,但是不大记得。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有的记忆,似乎远远的有人跟他说过,但是这印象仿佛跟西璜山的风雨晴天一般模糊。

江芯蕊三步走到前台,道:“天机战队,参赛。”

前台是个小小的姑娘,满脸麻子但是看起来挺活泼的。小姑娘看了一眼江芯蕊三人,道:“哎呀呀,你们是别的城池来这里的吧!可是不大好意思呀!今天没有办法比武,今天是炼药师的大师赛预选......或者说,我们很长时间都开不了门了。”

戴胜凑过来道:“怎么回事?炼药师大会?”

小姑娘点点头,道:“因为有许多药师要参赛,所以......很多本来能够上台的斗技师们都去采药了。所以......那些草药的收益可比上场要高得多,你们如果想要跟他们一起去采药的话,可以在这边领一个免费的篮子,凭着草药也是可以换战胜积分的。”

江芯蕊点点头,道:“好的!请给我三个篮子!”

篮子轻飘飘,上面几个编号。篮子看起来小小的,但是里面却刻着保鲜的法阵,若是一般的新鲜草药放进去,还能保持个三五天的鲜活。

江芯蕊摇摇头,许多珍贵药材保存的要求和一般的草药不一样。有金取玉装的,有金取木装的,有水装有土埋的......尤其是越稀有的药材,越是麻烦。

三人出了门,转身却进了旁边一家小小的杂货店。杂货店里面没有多少东西,那些东西也零零碎碎的丢在地上。店主是个胖老头,一脸的油腻,看着有点猥琐,如今捧着一本《药材大全》在看。

江芯蕊四下看了一眼,随手一指地上的小盒子。小盒子看不出什么端倪来,灰扑扑的,仔仔细细看来,上面有一小团一小团的小团花,小团花是老银色,似乎是做旧了的银线绣的。

江芯蕊道:“那个怎么卖?”

胖老头看也不看江芯蕊,道:“十五块中品灵石!”

“好呀!”

胖老头抬眼一看,是个小姑娘。道:“三十!”

应林宁道:“你刚刚不是说十五吗?”

胖老头道:“我没说,四十!”

戴胜翻了个白眼,道:“赶紧赶紧,一会又涨价了!”

胖老头道:“八十,交钱交货!”

江芯蕊一个精致的小钱袋丢在桌子上,叮当一声脆响。

江芯蕊道:“一百!自己数!”

胖老头打开一看,就被里面的灵光闪了眼睛。一会功夫,满意的笑道:“还差我五十!”

江芯蕊又讨吃一个小小的钱袋来,这个钱袋比先前那个还要精致,上面金银丝线绣着一双小鱼。小鱼眼睛是蓝宝石镶嵌的,水一般的颜色,随着光线还折射出灵动的神采来。

江芯蕊道:“又一百!不必算了!”

胖老头这回脸色变了,仔仔细细打量着那个小小的钱袋。看了一会后终于哆嗦着开口,道:“你拿走!拿走!那东西送你!”

他一抬头,却发现外面早就没有人了,一行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胖老头喃喃道:“鲤跃龙门是好兆头,可是双鱼跃龙门......这是那位大人啊!苍天啊!这盛世还有多久?”

江芯蕊出了门,却不着急打开匣子。惹得戴胜伸过头来看,戴胜道:“这是什么?看起来不仅仅是为了这个盒子。”

戴胜点点头,当然,不然买椟还珠的吗?盒子比东西还值钱?不可能!没有的事!不然难道是金子打的?

江芯蕊揭开了一看,居然是一根簪子。簪子是乌木的,上面流苏挂着颗颗细碎的红蓝宝石。

“所以......你二百就买了个簪子?真有钱!我记得你先前二百买了个什么东西来着......是一斛蓝宝石!戴胜翻了个白眼,败家啊!

江芯蕊道:“你觉得我买这东西是拿来光看着的?算了,一会去了野外再给你看,这里人多口杂,一时间施展不出来。”

应林宁明白了,道:“所以,这是个法器?”

江芯蕊点点头,道:“暂时功能还不大清楚,但是却是天阶以上的法器。二百中品灵石......你觉得亏吗?”

戴胜摇摇头,在佳士得或别的地方,天阶灵器少说也要把那个中品给改成上品。就算自己用不了,搁到佳士得卖掉了,那也是至少百倍的翻。

阿七的声音忽然冒出来,道:“啧啧啧!羡慕啊!要不打倒转,回去,看看有没有一样的盒子。”

“算了算了,不是我的注定就不是我的......”

戴胜话音刚落,就听见背后桀桀桀桀一声怪笑,一张巨大的蛤蟆脸忽然出现在他背后。一阵带毒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江芯蕊一抬眼,转头看向那只金蟾怪,脸上浮出微笑来。这倒是叫金蟾心里一愣,这小姑娘好定力!

金蟾浑身上下数来数去只有三条腿,一身疙疙瘩瘩,说好看就算是再怎么歪的审美,也看不出好看来。若是一般的小姑娘,见了他能哭出来,如今居然有个在笑的。

江芯蕊道:“敢问前辈半路拦住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吗?想来您也是不会跟我们几个修行才几十年的小辈计较的。”

几十年,在妖精的生命中弹指一挥间。修行几十年的妖精在妖界就如同幼儿一般,算来算去他几万年的修为还真的不好跟几个娃娃计较......可是答应下来的事情......怎么算怎么麻烦。

金元霸一声哼哼,整个大地都震动了几分。他体型硕大,江芯蕊在他面前就如同拇指姑娘......以及拇指姑娘里面的癞********芯蕊微微的笑,脸上不见任何惊恐,似乎只是在天机门和那些看起来仙风道骨一身正气的老家伙们打招呼,她并没有什么觉得恶心的,更没有什么避讳。

金元霸仔仔细细想了想,一边是自己干孙子,一边是漂亮的小女孩......难算啊!

他一拍自己那一个大秃头,忽然想到,自己不动这漂亮小女孩不就完了吗?其他两个男孩怕什么?

说着金元霸就俯撑在地上,嘴里猛地一股气,他的身材瞬间涨大了十倍不止。先前只是胖大,如今倒真的跟一座小山似的。

戴胜心道一声不好,嘴上还是打起几分精神来,道:“从来恩怨都有由头,没有这般忽然袭击的。老前辈先把缘由说了,后面如何如何也还好算。若是家中小辈多有得罪的,我们几个算是认了,竞技场上刀剑无眼,误伤一二。可是您这般......传出来怎么办?”

金元霸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嘴里面阴风邪气一股子腥臭味直扑戴胜的面门。

金元霸说道:“你在那个边陲小城小破地方,可记得有个狂啸战队?”

戴胜想了想,道:“记得是记得,但是却不知道有什么恩仇。我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曾跟狂啸战队里面的人有过什么交集。”

金元霸冷哼一声,道:“你害我家干孙子丢了媳妇,还说没有交集?我干孙子占奎你可还记得?”

戴胜笑了,道:“我一不层和他交手,二不曾和他说过话,他媳妇如何如何,干我何事?”

他刚说话,忽然就想起来那个梦,前尘旧事可抛吗?不可抛吗?前生是顶顶不搭边的人强行凑在了一起,今世到头来还是怨侣。只是今生不想再重蹈覆辙而已,和他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

金元霸冷笑一声,道:“我不知道你小子使的是什么妖法,这个样吧,你们两个要是和这件事毫无干系。我就只拿这小子,不管你们二人......”

江芯蕊冷笑一声,道:“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人顶罪,这位前辈倒是好大的威风啊!”说着长长的鞭子攥在手里,仿佛随时都会暴起反抗。

应林宁的剑也仅仅的握在手里,他的手却在颤动。按修为,他不如江芯蕊,论实战,还没有戴胜那般灵活,可是......只要还拿着剑.....

戴胜笑了笑,道:“你想要干什么?”

金元霸桀桀桀桀的笑了起来,道:“你说我想要干什么?当然是赔我干孙子一个媳妇,灭了你那妖法,断了你的修为。我不欺负小辈,留你一条命在给我干孙子磕头!”

戴胜听见这话之后翻身跃起,一双翅膀张开,高高的飞在了空中。一边是无数道振羽下雨一般的落下。

可是蛤蟆体积太过庞大,本来也不算个求福泽的。他最要命的是一身蛤蟆毒,顷刻间满地起了腥臭的尘烟。

江芯蕊咳嗽两声,伸手掏出个避毒丹来吃下,一边拿眼睛瞪着戴胜。

应林宁咬咬牙,心道一声不好。他本来不算是什么厉害的药师,原来也是按着邱家子弟的规矩规规矩矩的修炼,如今看来,简直浑身上下都是短板......临到他昏死过去的时候,脑子里面满满的都是悔恨。

其实应林宁在一干世家子弟里面还算得上是出挑,无论是样貌修为还是战力,整个修仙界里面,能够在二十之前,达到元婴后期的有几个?只是这一路风霜太多,对比太残忍。

江芯蕊袖袋里面的簪子忽然飞了出来,在她身上稳稳的结了一个圈,圈外无论是毒气还是招数都干扰不到她。江芯蕊暗骂一句,手里面长鞭收了,转而掏出一根小小的锡杖来。

若是放在平时,戴胜肯定是要对她嘲讽一番。这跟锡杖实在是不称江芯蕊的风格。虽然江芯蕊浑身上下的气质就算抓跟笤帚也跟仙女一样,但是......怎么看怎么别扭。

锡杖上上下下一共九个枝节,看起来像一根竹筒,顶端一颗巨大的宝石,直直的对准了金元霸。

蓝色的光从宝石上面迸射出来,但是也只是在金元霸满是疙瘩的皮肤上烧出来一个小黑点。

戴胜暗骂一句,心道法器果然是不靠谱。他忽然收敛了振羽,又是一身羽毛落了下来。只是这次的羽毛边缘带了一点暗紫色。

金元霸不以为意,先前的那一招似乎是诅咒,自从黒巫射日之后,妖族大地上就没有多少会诅咒的人了吧!只是这诅咒对他来说太轻,就算满身都沾染上了诅咒,他还是如同没事人一般随意行走。只是毒雾淡了一点点,好端端的诅咒拿来祛毒,不是浪费吗?

戴胜可不管浪费不浪费,果然,紫色火焰一沾了地面,毒雾又散去了许多。但是空气里却还是飘着叫人头晕脑胀的腥臭毒素。

一叶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