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收废品

第366章 妖兽袭击

咚。

楼下的几个姐妹。

听到赵信的开门声都朝着二楼看了过去。

不久前还信誓旦旦的要在赵信门外守着的左蓝,此时也待在楼下,也不知道她们在看些什么,脸上还残留着笑意。

“你还敢出来!”

本来还笑意盎然的左蓝,小脸顿时绷的好似冰山,小跑着就往楼上跑,对着赵信又踢又打。

“别闹了。”

赵信一把将左蓝抱住。

被抱住的左蓝小脸蹭的就变得通红,鼻息间尽是热气。那张牙舞爪的小手,也局促不安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姐,我得出去一趟。”

将左蓝横放到沙发,赵信就对着柳言开口。

“这么晚了还出去干嘛啊。”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快要凌晨,柳言皱着眉头,“很着急么,不能等明天再去?”

“不能。”赵信摇头。

柳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焦虑的眼神轻轻点头。

“路上小心。”

“好嘞。”赵信笑着咧嘴,柳言也跟着喊道,“对了,上回你的主治夏海棠刚才来电话了,说明天想见你一面。”

“知道了。”

赵信应了一声,抓着外套就往外跑。

城郊老宅。

静谧的夜光打在地面,让这个夜晚倒也没有多么漆黑。

殷九披着外套,瞥了一眼身旁的安生。

“通知赵小友了么?”

“已经通知了,信爷也说很快就会过来,现在差不多估计也快到了。”

还不等安生话音落下,远处就打来两束车灯的光。

嘟嘟!

“赵老弟,来了。”

一直站在房门外等着的殷九亲自迎了上去。

“九爷,好久不见。”

刚下车的赵信也对其露出笑容。

“你还知道好久没见啊。”殷九长叹道,“我都以为赵老弟,把我这老哥忘了。”

“怎么可能!”赵信顿时瞪大了双眼,讪笑道,“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实在是没倒出功夫,要不然我早就来了,上回我不还让安生给你带了茶么?”

“你小子。”殷九笑着摇头。

“九爷,这么着急找我来是要做什么啊。”赵信询问道。

他了解殷九的性格,若是没有特别紧急的事情,绝对不会在快要凌晨的时候,让他亲自来一趟。

“来。”

殷九将肩上的外套紧了紧,就朝着老宅的后面走去。

宅子的后面是一片丛林。

之前赵信突破至半步武者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修炼,对这里也还算熟悉。

就在这时,赵信的鼻尖轻轻松耸动。

他好似嗅到了血腥味。

要知道这里都是花草树木,空气是很清新的,当那种刺鼻的血腥味儿混入这里的时候,会变得特别突兀。

大概又走了几十米后,赵信就看到了一片深褐色的土地。

相对周围棕黑的泥土。

那处深褐色的土地尤为显眼。

血!!

很大一滩的血。

那片土地会跟周围的土地颜色不同,是由于血渗透到地面导致。

“九爷,这是……”

殷九干嘛要带他来这里,不会是谭晶和谭宇被他在这里解决了吧?!

不能吧!

杀人这种事情,赵信还是比较抵触的。

如果殷九做了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有必要带他来案发现场看一眼么?

“知道这是什么吧?”殷九低语。

“血。”

“知道是谁的血么?”

“不知道。”

“谭宇的!”

当殷九话音落下,赵信的心都跟着咯噔一下。

“他死了?”

“差点。”殷九歪头看了赵信一眼,笑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把他杀了,赵老弟,现在是法治社会。”

这话怎么总感觉有点耳熟?!

貌似,他自己就总对其他人说这样的话。

“那这血是怎么来的,你折磨他了?给他放血了?”赵信咋舌道。

“我还真想来着。”殷九倒是也不忌讳,笑着点头道,“听安生说那小崽子惹了你,我还真想给他放点血,让他长点记性。”

“这么说是没放。”赵信道。

“还没来得及。”

“那……谭宇这血又是怎么来的?”

“好奇吧。”殷九咧嘴笑了出来,那模样就有点像是老顽童似得,“特别想知道吧?”

“九爷,快说吧。”

赵信是真的好奇这血到底是怎么来的。

看到赵信焦急的眼神,殷九也没有再继续吊他胃口。

“不久前那小子想带着他妹妹跑。”

“跑?”赵信皱眉,“从你的眼皮子底下他能跑的了?”

“还别说,真让他跑了。”殷九笑道,“我让人把他锁在了房间里,还给他上了铐子。怪我属下太粗心,这小子口袋里有根铁丝,让他把锁给打开了。”

“他还有这本事儿?”赵信愣住。

“信爷,怪我没有调查的太详细。谭宇混地下之前是个小偷,开锁的本事应该就是之前学的。”安生歉意道。

“嗷,这倒也不奇怪。”

当时安生给的资料中,谭宇和谭晶很小就没有父母。

想要养活妹妹,还不到十岁的谭宇,要么上街乞讨,要么能干的也就是行窃了。

也别说就算是小孩子也能有正经营生。

有确实可以有,可如果谭宇真是那样的人,他现在也不至于是在混地下。

“跑了之后你们发现了派人去追,给他伤了?”赵信皱眉。

“呵,要真是这样我就不会找你来了。”殷九苦笑道,“谭宇和他妹妹跑了,我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他自己又跑回来了。”

赵信顿时愣住了。

他对殷九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周围明哨暗哨有许多。想从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可不简单。

就算是赵信,也不敢有十足的把握能够不被他们注意离开。

周沐言倒是有可能。

他存在感低啊,说不定就算走到那些暗哨的脸上,他们都看不着。

周沐言:???

就是让赵信更惊讶的是,他明明都已经跑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咋滴?

东西落这了,回来取啊?

“他怎么又回来了。”

“对啊,我也好奇,他怎么又回来了。”殷九轻叹着低语道,“之后我就派我的人出去,就看到他的右腿少了一大块儿肉,鲜血淋漓。”

“他被野兽袭击了!”

“不,是妖兽!”

温故知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