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魔神之旅

原神之魔神之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4章 亚瑟传说与迪卢木多的传说

圣杯战争刚刚开始,就收获了这么多的信息,安烬快速返回图书馆。

另一边,众多御主和隐藏在幕后的魔术师、圣堂教会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码头仓库事件的收尾工作。

面对前来侦查和救援的警员、消防员以及码头仓库工作人员,他们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些人的面前,然后操着奇怪的口音解释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如果安烬在这里一定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些人应该是在使用类似于魅惑人类之类的魔法,不,应该叫做魔术,修改这些人的认知和记忆,达到掩盖战争的目的。

这些可怜而又卑微的社会公器们冲入英灵的战场,然后又四处勘察,最终得出了一个瓦斯闪爆的结论,至于泄露的瓦斯从何而来,现场的痕迹又为何如此奇怪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今夜,应该再无事端了吧……”

来到图书馆,安烬一头钻进历史区。

关于英灵,仅仅知道真名毫无作用,而知道真名和他的故事,就可以根据这位英灵采取的战术和表现,大幅度提高预测其行动的精确性,甚至破译出他能够使用的宝具来源也不一定。

首先是伊斯坎达尔,根据这个老哥所说他曾是一个庞大帝国的主人,然而,安烬的脑海中对于这个名字没有丝毫的印象。伊斯坎达尔?伊斯坦布尔?土耳其人?奥斯曼帝国的某一任皇帝吗?

草草看过奥斯曼帝国的王表之后安烬没有发现任何伊斯坎达尔的痕迹,而且还意外的发现伊斯坦布尔这个地名在阿拉伯语中似乎就只是“城市”而已。

“还是要从伊斯坎达尔这个名字入手,让我看看……”

寻找地比较费劲,不过安烬突然想到伊斯坎达尔这个名字充满了阿拉伯语的风格,所以应该直接在类似的阿语字典中寻找这个名字才对。

果不其然,安烬在一个阿语英语对照表中找到了伊斯坎达尔的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埃里克山大,即亚历山大。

“原来是他……”

居然是历史上的亚历山大大帝,圣杯战争还真是有意思,先是最早有记录的国王吉尔伽美什,随后是第一个跨洲大帝国亚历山大帝国,这种关公战秦琼的微妙既视感是怎么回事,总之,还真是挺想看到他们打上一场。

这位亚历山大虽然年仅三十四岁就逝世了,然而他流下的传说可真是多到不胜枚举,有的地区传说他是神王之子,有的地区传说他是天降之人,莫衷一是。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以他的为人应该不会做出什么扭曲世界的恶事,当然,如果改变历史不会扭曲世界的话。”

改变历史真的会扭曲世界吗?安烬很确定,仅仅是这种行为本身,应当算不得什么大罪,毕竟在这个多元宇宙中,历史的脉络时时刻刻都在被改变着,对于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宇宙来说,历史并不唯一也不神圣。

除非被改变的历史会导致某一个灾难的发生从而引发世界的崩溃,这个就不是安烬能够预料的事情了。

“其次是亚瑟王,没想到亚瑟王居然是女孩……”

亚瑟王的故事可比亚历山大好整理多了,毕竟是很久远之前的传说,又通过英国人的整理和口口相传,亚瑟王的故事已经基本定型。

除却阿尔托莉雅是个女孩这种设定,故事传说中的亚瑟王是卡美洛的国王尤瑟的唯一孩子,从小被他人抚养长大,随后的故事便是一段传统的奇幻冒险故事,神秘的法师梅林、林中的仙女、湖中的精灵,一个个粉墨登场,为亚瑟王的成长度上光辉,而他或者她也成功地拔出石中剑成为了不列颠之王。

故事到了中段却急转直下,亚瑟王的姐姐摩根诞下王子莫德雷德,然而莫德雷德却爱上了亚瑟王的王后桂妮薇儿,但桂妮薇儿却在暗中和亚瑟王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成为情人。

于是一场宫廷矛盾迅速发展开来,最终圆桌骑士濒临解散,兰斯洛特带着桂妮薇儿回到法兰西的封地之中,而莫德雷德和国王亚瑟之间的矛盾也彻底爆发,趁着亚瑟外出征战蛮族之际,莫德雷德篡位,僭越称王,随后向自己的父亲亚瑟发动征讨,二人在剑栏之战中刀剑相向。

亚瑟王斩杀了自己唯一的孩子莫德雷德,而其本身也身受重伤不治随后死亡。

“嘶!”安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牛的吗?

这个故事让安烬大吃一惊同时也确定了阿尔托莉雅宝具的真身,毫无疑问,如果亚瑟王有宝具的话,那么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石中剑或者誓约胜利之剑,当然,石中剑在故事中已经遗失,那么大概率还是咖喱棒(誓约胜利之剑)。

传说中能够治愈一切伤势的阿瓦隆应该不在她的身边,不然不至于受伤。

“那么接下来是帅哥骑士迪卢木多,让我看看……”

这个也非常好找,爱尔兰民间传说中的英雄骑士,拥有无双美貌的完美骑士,迪卢木多·迪奥那,他的故事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惨。

这位小哥是费奥纳骑士团的成员,当家的双花红棍,老骑士团的团长芬恩是他的长辈,年事已高,不过依旧值得尊重。有一天,爱尔兰的至高王为了拉拢这位拥有一个非常有活力的社会团体的大哥芬恩,便有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芬恩。

芬恩欣然同意,并且派出自己的脸面,莪相前去提亲。公主格兰尼以为结婚的对象就是那个提亲的帅小伙,于是也欣然同意,便带着自己的嫁妆前往芬恩的领地,到了地方才发现芬恩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居然骗她。

格兰尼的愤怒改变不了什么,婚礼无论如何都已经正在进行之中,想不开的她干了一件大蠢事,她对于参加婚宴的迪卢木多一见钟情,迷恋上了这个帅到没边的男人,于是怀着对芬恩的愤恨之心,她使用药酒迷倒了除了迪卢木多之外的所有人,又以主母的身份对着迪卢木多下了一个名为geis的诅咒,此为禁制誓约,被下达誓约之人必须完成誓约的内容。

迪卢木多中招了,只能依据诅咒的内容带着格兰尼离开费奥纳骑士团,头顶变绿的芬恩大怒,率领骑士团追捕迪卢木多,却都被迪卢木多一一击退。

这一逃就是整整十六年,逃到即便是芬恩也对于他们无计可施,无可奈何,逃到即便是格兰尼公主的父亲,至高王康马克也不得不妥协。

芬恩正式向迪卢木多起誓,他将恢复迪卢木多的荣誉,原谅并承认他与格兰尼之间的婚事。

终于,迪卢木多抱着格兰尼回到了费奥纳骑士团中,选择了一块最为偏远的土地生活。

看似故事到了这里有了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尾,但事情却并没有就此结束,芬恩没有忘记他们,芬恩一直憎恨着他们,因此,他特别为迪卢木多准备了一个礼物。

那还是迪卢木多年幼时候的事情了,迪卢木多的母亲与他父亲的管家洛克私通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件事被迪卢木多的父亲知晓,便将那孩子摔死在洛克的面前。痛失爱子的洛克堕入疯魔,将自己孩子的尸体化为一头魔猪逃向森林,并且向迪卢木多下达了一个名为‘必然会追杀魔猪必然会死于魔猪之手’的geis作为对于迪卢木多父亲的报复。

这件事,芬恩是少有的知情者之一,而现在,他终于找到了那头野猪,并且邀请迪卢木多一同去狩猎这个作恶多端的魔物。

迪卢木多以为芬恩真的原谅了他,欣然前往,并且因为兴奋而忘记了携带自己最重要的武器,破魔红枪(破魔的红蔷薇)。

然而恰好,魔猪的身躯因为geis的作用,对枪尖和剑刃免疫,陷入苦战的迪卢木多没有得到任何支援,苦苦支撑,被魔猪撕碎,而迪卢木多也勉强使用剑柄敲碎了野猪的头颅。

倒在血泊之中,迪卢木多最后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君主,那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芬恩。侦查归来的骑士们看到这一幕,纷纷请求芬恩使用治愈之泉治疗迪卢木多的伤势。因为大英雄芬恩拥有双手捧起清泉,任何畅饮此水的人都能获得完全治愈的能力,他有拯救迪卢木多的办法,却故意让水从他的指尖流走,整整三次。

当最后一滴水落入迪卢木多的嘴唇,那时的他早已经气息断绝。

“难怪迪卢木多的心愿是好好追随并侍奉自己的君主,完美地度过圣杯战争。”

阿尔托莉雅的遗憾是没能拯救卡美洛王国,甚至没能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因此她想要回到过去,重新来过。

迪卢木多的遗憾是,身为骑士君主不忠,而招致君主的报复,这出君臣相残的大戏是他永远的痛,因此,回应圣杯的召唤,他只是为了体验一段正常的君臣生活而已。

“相比于阿尔托莉雅,迪卢木多甚至不敢回到过去面对自己曾经的恋人与君主吗?”安烬觉得,如果这两人死磕,被折服的那个,估计会是迪卢木多,但是这样的愿望朴实而又正常,安烬也希望他能得偿所愿。

“希望如此吧……”

年哲夫

作家的话
感谢书友20200815173056521送的一张月票。
感谢装逼扛把子送的两张月票。
感谢书友20210301106491340750送的一张月票。
感谢夜忆寻送的一张月票。
感谢何道之有送的一张月票。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阖家欢乐,健康美满。
祝愿各位男孩子长得帅,智商高,明年发财,祝愿各位女孩子,多喝热水。
咳咳,祝愿各位女孩子,找到帅气多金顾家专情的男朋友,实现自己的事业,呃,还有,多喝热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