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漫漫路,霸总你出局了

第304章 回来了!

时至半夜,顾煜景想到夏至落寞憔悴的神情,一直无法安心。

夏至昨晚从洮南回来到现在为止,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了。

但是她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今天也只是去店里看了看,回家后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顾煜景回家时,问过家里做饭阿姨,她说夏至下午的时候,曾经来厨房吃过一次药。

顾煜景左右思量,实在是放心不下。

来到夏至的卧室外,声音轻柔且小心翼翼:“夏至,你睡了吗?”

半晌没有得到夏至的回答,顾煜景抬手搭在门把手上,修长的手指缓缓握紧,下压。

深深吸一口气,才将门轻轻推开。

房间内没有开灯,顾煜景一时有些不习惯。

混着昏暗的光线,隐约可以看见房内的情况。

床上空无一人,顾煜景下意识地四周寻找了一圈,才发现夏至正站在窗前。

瘦弱的她在幽暗的光线里显得更加脆弱无助。

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窗边,顾煜景看门进来的时候,她也毫无察觉。

为了不吓到她,顾煜景轻轻咳了一声,提醒她自己进门了。

听到声响,夏至茫然回头,看顾煜景的时候,眼神还带着迷茫,愣了一会儿,才聚焦。

顾煜景慢慢走近她,在她身后停住:“又觉得不舒服了吗?陈姨说你下午吃了药。”

夏至转回身,背对着顾煜景,看不清神色:“现在已经好多了。”

话说完,夏至忍不住带出一声叹息。

这一声不轻也不重,却正好敲在了顾煜景的心头。

难以言喻的情绪,涌上心间,酸涩和疼惜都是给夏至的。

自责懊悔是给自己的。

他的夏至总是多劫多难,老天似乎喜格外喜欢捉弄她。

抬起胳膊,将夏至圈在身前。

感受到顾煜景的动作,夏至先是一愣,身子也跟着僵了几分。

随后又慢慢地放松了自己,身子微微后移,靠在了顾煜景胸膛。

感受到夏至的乖顺,顾煜景的胳膊又收紧了几分。

将头抵在夏至的发顶,默默地陪着她。

她们二人很少有机会这样平和的相处。

这多年以来分分合合,该经历的,不该经历的,他们都受过了。

平平淡淡的安逸幸福却寥寥无几。

夏至也很享受此时,靠在顾煜景坚实的胸膛里,心里不在空荡荡,整个人也不再飘摇,有了真正的依靠。

沉默了良久,顾煜景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几分讨好,还带着几分委屈:“夏至,我能搬到这里和你一起住吗?我们结婚登记已经快一个月了。”

静谧的气氛被顾煜景打破,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扫兴,但是他真的忍不住想把这件事提出来,他觉得如果今天不提,以后又很难找到机会了。

说完话,顾煜景站直身子,浑身的肌肉都跟着不自觉地绷紧了。

感受到顾煜景的紧张,夏至有些想笑。

但笑容还没露出,心里又生出些许歉意。

自己这段时间的确一直在冷落着顾煜景,虽然自己不是有意的,但毕竟她也没掩饰自己的情绪。

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和他之间有了隔阂。

她最初把这些归咎为自己患病的原因,但抽丝剥茧细细掂量一番后,救发现这只是个借口,并不是真真正的原因。

失眠睡不着的时候,她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

她甚至问过自己,爱顾煜景吗?

她想不出答案,爱吗?还是不爱?

每每想到这里,夏至都不敢再继续深究下去。

她一直沉默,顾煜景那端却在煎熬。

一时没有得到夏至的批准,他的心就一直悬着。

想催又不敢催,怕惹夏至生气,原本好事变成坏事。

终于!夏至转头看他:“我之前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罚过你不许回卧室睡?时间到了吗?”

患病之前的记忆是支离破碎的,夏至有时候会分不清那些是真实的,哪些是因为生病原因自己臆想出来的。

顾煜景见夏至没拒绝,就知道自己有机会,沉黑的眸子泛起闪闪光亮:“时间早就已经过了,好久之前就过了。”

夏至半信半疑:“是吗?那你怎么现在才和我提回房的事情,你是不是一直不想回来,所以趁着我得病的机会,故意拖延到现在!”

顾煜景不可置信地看着夏至,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比窦娥还要冤!

他不想回来?他是做梦都想回卧室好吗!

顾煜景又屈又冤:“我早就想回来,可是看你情绪不稳定,连半个字儿也没敢提。”

“哦,这么说是我的错了。”夏至若有所思。

似乎还在纠结到底是谁的错。

顾煜景福至心灵,急忙打断夏至的思绪:“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及时提醒你。”

算不上违心,他毫不犹豫地承认了错误。

他主要是怕夏至忽然记起来,他被罚的时间还没到而已。

他根本担心的有些多余,夏至根本对这件事没有太多印象。

“那你明天搬过来住吗?我再添一床被子。”

顾煜景又惊又喜:“你同意我回来住了!”

夏至点头:“我明天会……”

话还没说完,夏至眼前一花,自己已经被顾煜景压在床上。

顾煜景居高临下看着她,眼睛亮晶晶地:“不用等明天了,我今晚就搬过来。”

“可是,这里没有你的被子,而且……”

顾煜景附身靠近,打断了夏至的顾虑:“我不用被子!”

第二天一早,日晒三竿夏至还没起床。

一脸疲惫地看着顾煜景,夏至不明白,明明他更累一些,为什么一大早自己的下床都困难,他却是一副神清气爽地模样。

顾煜景穿好衣服,转身坐回夏至身边,快速附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待会我把早饭给你拿到房里来。”

夏至有些气闷,她严重怀疑昨晚的事是顾煜景预谋已久的,亏得自己还觉得他可怜,完全是引狼入室!

“不用,我自己会去吃!”夏至冷哼。

顾煜景揶揄地看着她:“昨晚不是说腿软吗?这么快就好了?”

休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