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漫漫路,霸总你出局了

第27章 玩脱了

夏至定定的看了他两秒,忽然嗤笑:“管总,你这是绑架,有点玩脱了吧?”

此时夏至也是强装镇定,能唬得住就唬,唬不住就算了。

管洲将满脸的褶子挤到一起,嘿嘿的笑出了声:“夏小姐言重了!我这哪里算是绑架,我只不过是请你来玩一玩,玩够了就放你离开!”

夏至看着管洲这副令人作呕的样子脊背发冷,心跳突突:“你想要怎么玩?”

“夏小姐别急,咱俩玩没意思,等回了浔阳,我会把顾总约出来一起玩!”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选错人了。”

管洲猥琐的笑收了回去,眼神愤恨:“放屁!你和他没关系?上次你被他带走以后,我就一直在找你,去你们家楼下蹲了你半个月都没见着人影,原来是躲在顾氏了。”

夏至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她还真是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离开那家会馆的了,而且她从那天以后就搬进顾煜景的别墅住,所以她才没有碰上管洲的人:“你用下三滥的手段害我,我没找你就不错了,你还找我!”

“我下三滥我承认,可顾煜景就光明磊落了?把我眼睛打得肿了一个星期才睁开,他仗着顾氏势力大,玩命地打压龙腾各项生意,这一个季度亏了龙腾一年的钱!这口恶气我不出,我他妈就是你孙子!”

夏至嘴角抽了抽,长这副德行还想做别人孙子,哪个爷爷瞎了眼能认啊!

见夏至不言语,管洲以为她怕了,有些得意:“要不是昨天见了你,有好些事我还没弄明白呢,在会馆那晚我只是见他眼熟,但跟本没认出顾煜景,这几个月他一直打压龙腾,还以为是在帮助夏氏,直到昨天我见了你也在顾氏工作我才明白过来,他就是在报复我那么对你!”

夏至不想再听他废话:“管总,你要是想报复,你去绑架他啊,你捉我没用,他不会在意我的死活!”

管洲冷哼:“在不在意等我试过以后才知道。”

人要是疯狂起来很可怕,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管洲带着夏至在高速路上飞驰了一天一宿才回到了浔阳境内。

不过车子没有进浔阳市区,而是直径去了一处废弃工厂。

早他们一步到达浔阳的顾予安下了飞机,一直在打夏至的电话。

早晨他醒来时手机里有一条夏至发来的信息,说是家里出了急事,她坐最早的一班飞机先走了。

电话迟迟打不通,他有些心急,思量再三,最后打通了夏宅的电话。

但是管家说她根本没有回家,家里也没有急事发生。

这时顾予安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夏至有可能出事了。

左思右想,他命令海城的隋经理又去了一次酒店,打算调取昨晚的监控。

可赶巧,夏至房间附近的监控在昨晚坏掉了。

几件事加到一起,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夏至出事了,他刚刚回国,对夏至的朋友圈不了解,犹豫了一阵,还是打算回公司找顾煜景。

结束董事会,顾煜景边走边听着助理其他项目的回报,推开办公室的门,见到顾予安有些意外。

挥手示意助理先出去,盯着顾予安揶揄调侃:“恭喜叔叔旗开得胜,项目竞标成功,看你风尘仆仆的,怎么不在家多休息几天再来公司。”

顾予安此时没了以往那副温润如玉的样子,眉头拧在一起,说话时语速也比平时快了不少:“煜景,夏至突然不见了!”

“什么?她那么大个人怎么会突然不见了?!”顾煜景上前几步,想都没想,一把揪住顾予安的衣领,眸色深沉,目光凛凛。

顾煜景的动作虽然无礼,但是如今事出紧急,顾予安根本顾不上和他计较,将他知道的部分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顾煜景推搡着松开顾予安的衣领,气急败坏:“你永远都保护不了她,小时候不能,长大了还是不能!”

话说完,人已经风似的刮出了办公室。

边走边拨通了电话:“小茹,现在就替我查夏家人这两天的动向,特别是夏家那对母女!”

一个电话挂断,另一个电话又拨了出去:“帮我查一下这个手机号码的定位,尽快告诉我!”

做完这一切,顾煜景坐在车里,呼吸急促,他觉得胸膛好似被撕开了一个洞,冷风呼呼灌进来,冻的他手脚发冷。

双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在思考到底是谁带走了夏至。

六神无主时,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一段视频发了过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顾煜景点开视频,是一个经过软件处理过的男声:“想要她安然无恙,你就自己来接她回去。”

视频里,夏至四肢被绑住,闭着眼睛靠在车后座上,像是昏迷了。

顾煜景脖颈两侧青筋暴起,目光似刀刃般凌厉。

视频里只说了让顾煜景亲自去找夏至,但是却没说地址。

于此同时,调查位置的人给他打来电话,最后一次追踪到夏至手机信号的位置是在高速路口附近。

发动机轰鸣,顾煜景的车如箭一般飞冲出去。

一路朝着高速路口驶去,临近目的地,手机又收到了另一条视频。

这一条的场景换了,夏至被丢在一间废弃的办公室里,依旧垂着头,面色惨白。

那道男声再次强调要顾煜景自己来救夏至,而且不许声张,否则就让他再也见不到夏至。

和上一条视频的情况一样,视频发过来没多久,定位那边又打来电话,说信号出现在一处废弃的厂房附近。

废弃厂房,顾煜景知道这附近到是有一处,不过刚刚废弃没有多久,是龙腾旗下的产业,最近半年才停产。

顾煜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拨通了顾予安电话。

顾予安也正在托关系搜寻,可是依旧无所获。

顾煜景嗓子干哑,清了几次才发出声音:“这几天你和夏至遇到龙腾集团的管洲了吗?”

顾予安连忙承认,补充到:“在竞标会结束,离开的时候遇到过……喂……!”

休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