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漫漫路,霸总你出局了

第254章 病情确诊

夏至的检查结果是第二天出来的,顾煜景手里攥着报告单,面带寒霜,吓得一旁的医生大气也不敢出。

几番吐纳,顾煜景勉强压住自己的火气:“她服用这种药有多久了。”

医生哆哆嗦嗦,瞄了他一眼:“这……现在我们也看不出来,不过能造成这样的身体损害,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报告单被顾煜景攥成一团,医生下意识退后一步:“顾总,我建议将……夏小姐转院到专业的精神治疗机构,毕竟……”

“你是要我把她送进精神病院吗?”顾煜景徒然拔高的声音,将医生的后半句话生生吓了回去。

良久,顾煜景长长吐出一口气,拿着报告单转身离开。

医生如释重负,堪堪松了口气。

来到病房,夏至已经醒来,陈轶在一旁守着。

两个人都沉默着,谁也没有说话。

见了顾煜景进来,陈轶面色铁青:“医生怎么说?”

夏至虽然没出声,但目光却闪了闪,显然也在等着顾煜景回答。

“陈轶,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我问你医生怎么说?”陈轶不理会顾煜景,两步冲到他面前,一副随时都可能动手的架势。

夏至在一旁偷偷观察着他们两,心里冷哼“还想做戏骗我!这两个人贩子是戏精。”

顾煜景将手里的报告单拍在陈轶胸前:“你自己去问医生。”

陈轶伸手接住报告单,一目十行:“什么叫药物服用过量,引起脑神经损伤!你给她吃了什么药!”

夏至暗暗心惊,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

这两个人不仅绑架自己,还偷偷给自己吃了药!

顾煜景不想让夏至听到这些,有些气恼陈轶说起话来不管不顾:“你出去说不行吗?你一定要喊这么大声吗?”

陈轶盯着顾煜景看了半天,不甘地拿着报告单摔门走了出去。

夏至见两个人戏演完了,也收回目光,改成偷偷观察顾煜景。

看到夏至防备自己的模样,顾煜景心头一颤,试探着慢慢靠近:“夏至,你真的认不出我了吗?”

夏至十分抗拒他的靠近,急忙躲到床的另一边,警惕地看着他:“你们这是犯法的!而且……而且如果给我的家人发现我失踪,一定会报警的!你还是快点放了我!”

夏至说这句话时心里发虚,她……还哪有什么家人,顾煜景算她的亲人吗?

想到此,一个画面突然在她脑海里闪过,沈喻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回荡:“我和煜景早就在一起了。”

紧接着,眼前浮现的是顾煜景和沈喻不看入目的照片。

夏至突然变得呼吸急促,眼白爆出血丝,痛苦地蜷缩在床脚。

见到她突然变成这个样子顾煜景心慌不已,不顾她的躲闪,想将她抱在怀里:“夏至!你冷静,你看着我,我是顾煜景!我在这里陪你!”

顾煜景三个字出现在夏至耳边,惊得她身子猛然一震,泛着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顾煜景的脸:“你是他派来的人对不对?是他让你把我关在这的。”

“我没有。我就是顾煜景,我不会把你关起来!”

夏至抵死挣扎,想要摆脱顾煜景的禁锢。

但是力量相差悬殊,她无论怎么反抗都被顾煜景抱得紧紧的。

“你放开我!你们想害我,你们合起伙来害我!”夏至叫的竭斯底里。

“夏至,你冷静,没人想害你,你冷静一点!”

他的话夏至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此时她的耳边全都是沈喻的声音。

“他怕你带走顾念,所以让我在你的喝的饮料里下了药,让你发疯。”

“他要把你送进精神病院!你就老死在那里吧。”

“我和他早就在一起了!”

夏至的表情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

看着眼前的人,眼里的怒火翻滚不停。

她挣脱不了顾煜景的禁锢,掰不开他的手,索性一口咬了下去。

口腔瞬间浸满铁锈味儿,血顺着她的嘴角嘀嗒落下。

顾煜景咬着牙,依旧没有松手:“夏至,你冷静一点!”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陈轶,在走廊里遇上了带着顾念的程诺。

经过昨天短暂的交流,他们彼此也算是认识。

见到陈轶铁青的脸色,程诺就已经猜到夏至的情况并不乐观:“医生怎么说?”

陈轶看了顾念一眼,叹气摇头:“很不好。医生说需要转院治疗,而且药物对她的神经损害是不可逆的,不能确定她以后是否还能恢复正常。”

顾念抬头认真地听着二人的谈话,虽然话里的意思他不能完全听懂,但是却能猜出他们说的人是夏至。

牵着程诺的手瞬间紧了紧。

程诺敏锐地感觉到他的不安,半蹲下身子与他对视:“念念不要害怕,妈妈会很快好起来的。”

顾念静静的注视着他,半晌点了点头。

陈轶很佩服程诺,他似乎十分了解顾念。

而且他对着顾念的时候,总是真诚无比,能准确地感知到顾念的情绪波动。

陈轶盯着他们一大一小,心中正感叹,冷不防承诺转头看向他。

二人对视,陈轶有些尴尬地别开目光,他们并不算熟悉,自己这样盯着人家,看很没有礼貌。

程诺对于陈轶的慌乱并不在意:“夏至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能让念念去看看她吗?”

“早晨醒的很早,但是情绪还算稳定,并没有生气吵闹。”

“那我带顾念去看看她,不然他总是不安心。”

二人带着顾念往病房走,走到病房门口时看到进出的护士,二人不由得脚步一僵。

紧接着陈轶又加快了脚步:“我先进去看看怎么了,你和顾念在这里等我!”

陈轶进来的时候,夏至被注射了安定剂,已经安静下来,木讷地靠在床头。

顾煜景站在一旁看着她,左手的虎口处还在不停滴血。

“我姐她又闹了?”

顾煜景满脸疲惫,点了点头。

“你打算怎么办?不能一直在这里耗下去。”

医生刚刚有提起过,如果频繁使用镇定剂,人会变得痴傻……

休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