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摸鱼,被女掌门偷听心声

第20章 老李的魅力

外面发生的事情跟里面的宴会毫无关联,只是客人都走了算是怎么回事?

走就走呗,跟其他人有什么关系?你们不玩,我们自己玩不就好了?

所以一群“自己人”开怀畅饮,歌舞升平,杯酬交错的空气中洋溢着惬意的欢愉。

深夜就这么过去,李七夜没有了玩耍的心情,准备静待三天,等着青牛山的会晤。

三天没有事情可做,其他人估计都能闲出个鸟来,李七夜却是享受的很。

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事晒晒太阳赏赏花,这样的日子它不香吗?

而且月影宗的美女,不对,应该说花朵,腰肢是真的细,李七夜现在才感受到了作为高层的待遇。

这里的姑娘他想看哪个就看哪个,想撩哪个就撩哪个,根本就没人管好吧。

不像在飞雪宗的时候一样处处有人钳制着,干啥都不痛快不说,而且还没得实权。

堂堂一个长老,我不要面子的吗?

李七夜忽然觉得这里的日子还不错,特别是月影宗还很善解人意的派了两个侍女过来,这生活的档次一瞬间就提升了,日子甭提有多滋润了。

这天下午,李七夜正躺在摇椅上睡大觉,身边的两个侍女乖巧的拿着扇子给他扇风,突然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特么的谁啊?】

他神念一扫发现了来人,然后根本就不予理会,继续呼呼大睡,一副睡着了听不见的样子。

小侍女可没这么心大,犹豫着看了对方一眼。

“要不,咱们去开开门吧?”

他们小声的商量,李七夜看在眼里,心想你以为我听不见是吗?

也不管她,翻个身继续睡,这下她们就不敢乱动了,明眼人都看得出里面的拒绝。

李七夜为何如此跋扈如此嚣张?因为门外的这个家伙是他的一个熟人。

为何熟人还如此表现,只因门外这人是好久不见了的古浩!

好家伙李七夜没去找他麻烦他自己还主动送上门来了。

古浩颇为尴尬的站在门外,他当然要来了,现在的李七夜不是当初那个没得资质的山村小子,而是金丹后期的大佬级人物,怎么招惹的起?

可是等了半天还是没得反应,他心想:跟上次一样啊,他怎么总是喜欢装睡呢?

古浩感觉自己已经掌握了一点李七夜的习惯了,说道:“还请李长老开门,弟子是来赔罪请安的。”

他把态度放的极低,没办法,形式比人强,惹不起惹不起。

他感觉自己只需要再纠缠一会儿就行了,李七夜绝对忍受不了。

果然,不多一会之后侍女打开了门,古浩心想终于来了,老子手都敲痛了。

李七夜还是那个样子,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眼睛半眯着看着古浩说道:“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要睡觉呢。”

还是老样子啊,你这个样子是怎么修炼到金丹后期的?古浩迷茫了。

他要是知道李七夜睡个觉都能提升修为的话估计要当场气死,当然了,气死的也不会只有他一个。

“弟子与李长老也算是旧识了,这不听到长老来做客了,前来问声好也是应该的。”

“当然可以了。”李七夜坐直了身子,继续道:“不过你就准备空着手来吗?就没带点礼物什么的?”

一旁的侍女听到这话后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天下还有这般无耻的人吗?一见面就要礼物,合适吗?

古浩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敢说吗?他不敢,不仅如此,还很懂事的从储物法器里面掏出了一件礼物递给李七夜。

只听见他说道:“当然不会,拜见前辈当然要有所表示的,这是弟子偶然得到的一点灵材,虽然对您这等境界无用,不过吃了解解渴还是可以的,就当赔罪了。”

李七夜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个长条状的果物,它果香四溢灵气逼人,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好吧,我收下了,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多谢李长老大人有大量,敢问长老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下代劳的吗,在下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古浩立马顺竿爬,为这等高人做事的好处是他不能想象的,但凡手指头缝里露一点点都足够他收益终身。

他哪里知道李七夜现在穷的叮当响,手指头比脚趾头还干净。

“嗯,茶水没了,你要是闲着的话,不妨给我泡壶茶再走吧。”

李七夜也没跟他客气,指了指空荡荡的茶壶,抓起那个灵果就往嘴里送。

管他的呢,先吃了再说。

【话说这小子不会还不知道灵田的事是我做的手脚吧?不过说来也是,他这等修为怎么可能发现的了呢。】

古浩屁颠屁颠的赶紧去烧水泡茶,看的两个侍女一愣一愣的,这人什么来头?这么厉害的吗?

她们心思一动。

李七夜感受到手臂传来的触感,心思也就活络了起来。

【要不要顺便把她们两个给办了?】他看了看一边忙碌的古浩,好像也不是不行!

古浩就算看到了肯定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这两个丫头,长得有点一般啊,还是晚上再说吧。

李七夜得意地翘起了二郎腿,哼着小曲儿享受着一切,修为却是在一点点的提升,就算进展缓慢如滴水,也总会有装满水缸的一天。

就在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李七夜没有再故作姿态了,因为来人也拥有金丹期的修为。

在他示意下,一个侍女乖巧地去开门了,随后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走进了他的视线。

她看着坐在躺椅上的李七夜,开口道:“见过李道友,老身阮静,特来恳请道友放过小女。”

李七夜一愣,这关我什么事?我哪里认识你的女儿?

“敢问令爱是?”

软静脸色突然一黑,好你个登徒子!昨夜还在撩持我女,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就是昨晚给你带路的那个筑基期女修!”

【哦,原来是她,话说不是都结束了吗?还要我怎么放过她?】

李七夜说道:“我跟令爱并没有什么,只不过是请她帮忙带个路罢了,你误会了。”

“误会?”软静心中一怒,直接明说:“你到底把我女儿怎么样了,她今天一直茶饭不思,你究竟下了什么迷魂药!”

李七夜越发的懵逼了,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羽御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