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真元又多又猛

第2章 缘分天定(新书求收藏)

看着收款机,陆思平无声地张了张嘴。

各种影视小说里那些飞天遁地的侠客、仙人们除暴安良斩妖除魔,而后在一片敬仰和感恩中飘然离去的场景在脑海中闪过,与眼前的收款机形成鲜明的对比。

偏偏身为一个有良心的时代好青年,他又开不了那个口去道德绑架。

于是,他只好苦着脸忐忑地开口道:“您看我哪点像是拿得出五千块钱的样子!”

“没钱啊,那也行!”中年男人竟是出乎意料地好说话,将收款机一收,“那就用身体还吧!”

???

陆思平脑门上登时浮起一串问号,双手迅速、准确而且全面地护着了自己的菊花。

坚决不让一个出口变成入口。

“你肮脏的内心实在是配不上这单纯的外表。”

中年男人无视着陆思平的警惕,“你是难得的灵体,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学习修行功法,除魔卫道。”

如果十分钟之前陆思平听见这样的话,多半会嗤之以鼻,但现在......

修行、妖魔鬼怪、飞天遁地等一个个词在脑海中划过,少年郎满心兴奋,面上却谨慎道:“不会干什么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事情吧?”

中年男人白了他一眼,只淡淡地理了理衣衫,没有回答。

陆思平不得不承认,眼前之人的长相、气质,实在跟那几个词不怎么挨边,那么......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陆思平扑通跪下,干脆得让中年男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片刻过后,中年男子轻笑着伸手扶起他,“别急着叫师父,我不想当你师父,但我可以当你的师兄。”

看着陆思平一脸疑惑的样子,他微微一笑,“跟我走,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

学生们已经睡下,整座校园也慢慢休息了下来,只有孤零零的路灯沉默地陪着道路。

中年男子领着陆思平朝着校外走去,走了一阵,陆思平疑惑道:“您把车停这么远?”

中年男子步履从容,淡淡道:“车只是工具,是供我们驱使为我们服务的,不要反被外物束缚。”

陆思平若有所思,缓缓点头。

两分钟之后,一辆三蹦子从学校门口离开,满载两人。

......

从三蹦子上下来,走在安静的街道上,中年男子轻声解释道:

“修行之后,超凡脱俗,但却永远不要忘了身而为人的心。”

“十二点过还在拉活的,都不容易,我们多少心中能有几分共情,他要十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不要讲价了,甚至多给个两三块,也无所谓。”

陆思平幽怨地扭头看着他,“道理我都懂,为啥要我付钱?”

中年男人双手背负,淡淡开口,“人生在世,大好山河,不要为了这点俗事计较,心胸要宽广。”

然后,他便在陆思平悄悄的瘪嘴中,走到一处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院门口,对着摄像头轻声道:“芝麻开门。”

院门应声打开,一个兼具豪奢和雅致的小院就展露在二人的眼前。

陆思平惊呆了,既惊讶于院子的高档景致,又惊讶于开门方式的简单神奇。

齐天一边迈步一边道:“别愣着了,进来吧。另外,那个芝麻开门是骗傻子的,这是人脸识别。”

陆思平:......

齐天脚步一缓,扭头看着他,“你不会当真了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那种大傻子!”陆思平连忙开口,跟着走进了院子。

灯光温柔,均匀地铺在雅致的陈设上,

齐天一身白色布衣,安静地站在一张空椅旁边,一派八风不动的岿然气度。

他轻轻拿起一炷香点燃,恭敬地在香炉点上,言语也变得正经起来,“历代祖师在上,师父遥知,剑宗第四十一代大师兄齐天,今日代师收徒,列陆思平入门墙,为剑宗第四十一代五弟子!”

陆思平按照齐天先前的交待跪在空椅子面前的蒲团上,朝着空椅和香炉叩首。

“敬茶就不必了,日后见着师父,再补上就是。”

“你还有两个师兄,现在在外办事,今后自有机会相见。”

齐天将陆思平扶起,温声道:“修行最重机缘,我斩杀恶灵救下你,你却又是可修行的灵体,所谓缘分天定,我便做你修行路上的引路人。从今以后,望你勤加修行,不负天地造化,不负人生百年。”

陆思平重重点头,满心热情与兴奋。

香炉里的香冲天而上,齐天端起茶盏,轻轻润了一口,用简洁的话语为陆思平揭开了这个世界的一层神秘面纱。

在这面纱之下,世间不仅有妖魔鬼怪,也有身怀异能的修行者。

数千年的历史,就是妖魔鬼怪与人类斗争纠缠的历史。

其余的跟陆思平在网络小说里面看的那些差不多,修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必须要是能够感应到天地灵气的灵体,而灵体数十万中无一,极其稀少,身怀灵体又能成功修行的更少之类。

齐天放下茶盏,轻叹一声,“修行这种事吧,就跟投胎似的,投个好胎,爹疼娘爱,好好养大,然后等爹娘有需要了,再好好回馈,这也是一段正常而合理的宗门与门人之间的关系。至于不正常的情况,你自己触类旁通去。”

陆思平默默点头,这一点不难理解,就像如今这几年,整个社会再也没人提“啃老”这个说法了一样,有老可啃反倒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抬头看着齐天,“那我们的宗门有多好啊?”

不问是好是坏,而是问有多好,沟通的小技巧陆思平还是懂得一些的。

齐天笑了笑,“你刚也听见了我们所在的宗门,叫做剑宗。”

他顿了顿,“就叫剑宗,没有前缀。”

陆思平连忙摆了摆手,“没事,大师兄,我不会嫌弃的。”

原本还隐隐带着一丝自豪与炫耀心思的齐天嘴角一抽,放弃了解释的想法,继续道:“我们宗门的根本功法,自然也是一门剑修功法。”

“此功法承自上古,从未断绝,有夺天地造化之神异。修行极难,但一旦修成,便有傲视同侪之基础。”

“如习此功,当以天下苍生为重,以宗门传承为己任,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你要切记!”

陆思平眨了眨眼,“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这个没问题,但是前面两条不好量化啊,到时候怎么衡量呢,是好是坏,还不是你两片嘴唇一翻?”

齐天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年纪轻轻的,怎么滑得跟泥鳅一样!论迹不论心,做好你该做的就好了,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自有公论,这种话坑了多少人啊......陆思平在心里嘀咕一声,但也知道自己的反抗只能点到即止,再多说就过了,只好在师兄的淫威下低头答应。

“陆思平。”

齐天忽然轻喊了一声,陆思平疑惑地抬头,一根圆柱形的硬物忽然戳向了他的眉心。

在意识模糊的前一刻,他看清了那只是根手指,松了口气,然后便眼前一黑。

海量的信息顺着齐天的指尖涌入,将猝不及防的陆思平塞满,承受不住的他当场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陆思平悠悠醒来。

他并未起身,只是呆呆地躺着,茫然地睁着双眼。

不怪他,任何人被这么突兀而粗暴地侵入之后,都需要一个缓冲,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缓冲。

修行功法和一些修行常识已经被灌进了他的脑海,想忘都忘不掉。

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齐天迈步走进,开口道:“今天时候不早了,又饿又困,你先慢慢消化一下脑子里的东西,吃饭洗漱休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为你护法,进行第一次修行。”

修行的诱惑在前,陆思平哪里坐得住,立刻翻身爬起,“没事大师兄!我不饿,要不现在就开始吧!”

齐天瞥了他一眼,“我饿!”

陆思平一愣,“修行者也需要吃饭吗?”

齐天淡淡道:“修行不是修仙,依旧食五谷杂粮,生七情六欲。再漂亮的仙女也一样要拉屎放屁。”

陆思平愕然无语,坐回床上,轻轻扯开一旁的窗帘,窗外残阳如血,竟已过了快一天。

他下意识地想起了学校,想起了昨夜,看着齐天,轻声道:“大师兄,学校真的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需要学生的阳气镇压吗?”

齐天负手望着窗外,看着夕阳,摇头道:“怎么可能!要真那样,寒暑假哪个老师还敢住在学校?”

“那昨晚的恶灵?”

“是我驱赶过去的。”

“嗯?”陆思平面色霍然一变。

齐天扭头微笑,“缘分天定,天若不定,便自己争取嘛!”

......

夜渐渐深了,在小院歇下的陆思平安静地躺在床上。

看不见的恶灵,神秘出现的大师兄,以及那一束突兀绽放的“烟花”......

一幅幅画面在他的脑海中盘旋纠缠。

月亮还在朝着中天爬升,疲惫的少年已经悄然睡着。

在梦里,他做了个梦,梦见他变成了顶天立地,身负通天修为的大英雄,繁忙努力地奔走着,拯救世界。

知墨守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