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年代:小甜包她撕了炮灰剧本

第51章 梦魇

郑嫦娥和周秀妹对视一眼,心想这田支书和白队长说话,她们咋就听不懂呢?

不过倒也没多想,拎崔子静跟拎小鸡仔似的,三下五除二就扔回知青点儿了。

白六油借口家里有事,先离开了。

杨羡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去给崔子静把脉。

片刻过后,他皱着眉说:“受寒,高热。”

高热暂且不说,女子受寒却可大可小,田满屯赶忙问:“严不严重,现在该怎么办?”

杨羡使了个眼色,示意田满屯出去说话。

田满屯点点头,走了出去,还顺便掩上了门。

刘雨馨见此,就起身扒在门口偷听。

许是没想到她会听墙角,杨羡都没走远,就在门口压低声音说:“这崔知青本就体寒,这两天还是小日子,今日受了风,寒气入体,有些严重。”

“能有多严重?”

“若不好生调养,恐将难以受孕。”

田满屯大惊!

心想这不能生养的女子,将来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怕不是嫁给老光棍儿,就是给人当后娘!

“老杨,这件事你给我烂肚子里,可别嚷嚷出去。”

杨羡点点头:“我知道!”

一门之隔的刘雨馨听到这个结论,脸上的笑意都快掩藏不住了。她没想到,那些残雪这般有用。

“现在怎么办,总得把人弄醒。还有,崔知青的身子该怎么调养?”

田满屯虽然不喜欢这些事多的知青,可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

杨羡听到这话露出一抹苦笑:“支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一半吊子,哪懂那些。”

实际上还是懂的,可外头这情况,他实在不敢给人开方子,怕被举报。

“上回去县里买了几片退烧药,没用完,倒是可以先拿给崔知青降温。至于调养身子,左不过奶粉、麦乳精、老母鸡、鸡蛋、红糖、红枣、小米这些好东西。可队里的条件......”

田满屯沉默了。别说队里没有,就是有,公家东西也不可能拨给崔子静。

他叹了口气:“等她醒了,让她自己想办法吧,我无能为力。”

杨羡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嗯,听说崔知青家里条件还不错,应该能给她寻来这些好东西。”

门后的刘雨馨见外头谈完了,赶忙回到崔子静身边,给她换了一下额头上的毛巾。

没两分钟,就听见田满屯敲门了。

刘雨馨喊了句:“请进。”两个大男人就推门而入。

杨羡从医药箱里翻出个小药包,叮嘱道:“刘知青,这是退烧药,你隔四个小时喂崔知青一次。再熬点姜汤,好给崔知青驱寒。”

刘雨馨接过药,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成,我就先回去了。明天烧还不退的话,你再来找我。”杨羡说完,转身离开。

田满屯说了句:“照顾好她。”就快步出屋,跟上了杨羡的脚步。

刘雨馨看着炕上,神情有些痛苦的崔子静,满意笑了。想着赶明儿就把她不能生育的消息公开。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不好。还是等崔子静嫁人的时候,她再......

从最幸福的时刻坠入深渊,会不会让人更加痛苦?呵,她拭目以待。

刘雨馨脸上闪过疯狂的笑意,把迷糊中睁开眼睛的崔子静吓了一跳。

她尖叫一声,可定睛去瞧,却发现啥都没有。

“怎么了,子静?”刘雨馨秒变温柔,轻揉地抚摸着她的额头问。

“你?”崔子静有些狐疑,难道她刚才看错了?

“是不是很难受?你发烧了,杨大夫刚看过,说是没什么大碍,让你好好休息。”

“哦!”崔子静感觉头有些昏沉,没能多想。

“你柜子钥匙呢?我去给你熬点姜糖水。杨大夫说了,喝点姜糖水驱寒,对身子好。”

崔子静点点头,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钥匙:“给,辛苦你了雨馨,谢谢!”

“不用谢,谁让咱俩是好姐妹。对了,我给你熬稠一些,你没意见吧?”

“没有。”崔子静眉头轻蹙,感觉浑身没有气力。

“好了,你休息吧,我熬好了叫你。”刘雨馨说完,就拿钥匙去开崔子静的柜子。

看见那件玫红色棉衣,眼底的嫉妒一闪而逝。

她不动声色,把棉衣拿到一旁。结果下面的好东西让她差点管不住手脚。

奶粉,红糖,江米条。罐头,饼干,山核桃。还有雪花膏。

刘雨馨有些疑惑,心想最近没见崔子静家里给她寄包裹啊。

拿起红糖罐,扭头看了眼,见崔子静脸颊红扑扑的,已经迷糊过去了。

压下心底的疑问,起身去厨房烧火。

孟以道听到动静出来问:“她怎么样?”

“高烧,我给她熬点姜糖水,等会儿喂下就好了。”

“哦!”孟以道点点头,回去了。同屋的席容端打趣他:“怎么,余情未了?”

孟以道翻了个白眼:“同为知青,我关心一下能说明什么。”

席容端笑笑,没反驳。

这边,刘雨馨等人走后,放了半包糖,熬了一锅浓浓的姜糖水。

熬好后端回屋,轻轻推了推崔子静。见她没反应,刘雨馨就把碗放到嘴边,吹凉后喝了起来。

红糖很甜,就是放多了有些齁得慌。

怕崔子静事后发现,刘雨馨在剩个碗底的时候,又推了推她。可崔子静还是没醒。

刘雨馨直接掰开崔子静的下巴,给她喂了进去。

红色的糖水顺着她的脖子流到褥子上,刘雨馨假模假式地擦了擦,满意笑了。

“这样,她就说不出来什么话了吧。”

瞥见角落里的小纸包,刘雨馨直接揣进了兜里。

坐在炕上没多久,姜汤就发挥功效,刘雨馨出了一身汗。

起身去厨房烧了一大锅热水,别人看见了,只以为是要给崔子静擦洗,就没计较那些柴火。

可实际上,就是她自己要用的。

洗过澡后,刘雨馨感觉神清气爽。躺到炕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全然没管身旁正在梦魇的崔子静。

崔子静迷迷糊糊中,梦见自己嫁给了顾城。可婚礼上,一个疯婆子冲进来,说她是杀人犯。

崔子静想否认,可警察手里的破布条就是铁证。她最后是被枪决的。

抹闲

作家的话
还有一章,会晚一些发~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