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疯皇

第53章 不狠不行

金陵城也不知道多少年没开过早朝了,对城里的百姓来说,这还真是件新鲜事,因为活不到两百岁基本就见不到官员上早朝的情景。

金陵城里的官员经历过早朝的却不少,因为他们大多是从京城退下来的,虽说万历有将近二十年没上朝了,但退下来的官员那基本都不止二十年官龄了,要不他们也不会来金陵养老不是。

早朝的规矩,大家都懂,再加上有经验丰富的老官员带着,入宫、列班、候驾什么的倒也没出什么乱子,韶乐响起的时候,大家好像还挺正常的。

但是,当鞭鸣声响起的时候,有些官员却是忍不住颤了几下。

鞭鸣三响,众官入场,这是从有早朝开始一直就有的规矩。

至于为什么在这种场合鸣鞭,主要是警告在场的官员,注意举止,保持安静,别喧哗,当然,这警告也有另一层意思在里面,就是让这些官员老实点,如果不老实,迟早是要挨鞭子的!

这些个官员老实吗?

泰昌微微扫视了一圈,脸上不由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

金陵城里的官员虽然比京城少了大半,三四百还是有的,这里面,能有几十个老实的就算是不错了!

山呼完毕,众官起身,按理来说就是奏事环节了。

这个时候还真有个官员一本正经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举着奏折从班列里面疾步而出,跪在御道中间朗声道:“皇上,臣有事启奏。”

你有病啊,谁让你出来的?

奏什么奏,你欠揍是吧!

这里两百年都没人奏事了,偏偏今天你就窜出来给朕捣蛋!

泰昌大手一挥,冷冷的道:“滚回班列去,今日不奏事。”

今日不奏事,那干嘛?

很多官员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子,他们心里清楚的很,皇上就是专门来收拾他们的!

泰昌威严的扫视了一圈,随即冷冷的道:“你们干了些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现在,朕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出来认罪者,从轻发落,如果不老实认罪,硬要朕给你揪出来,罪加一等!规矩朕已经说清楚了,好了,现在开始吧,你们就跟奏事一样,老老实实站出来,好好说说自己犯的哪些事。”

这叫坦白从宽,地球人都知道。

问题,真正犯了罪的,特别是犯了重罪的,基本不会坦白的。

这些官员里面,别说是犯重罪的了,犯死罪的都有不少,他们会坦白才怪!

泰昌坐那等了大约一刻钟,整个奉天殿广场依然没有一丝声响,几百官员,没一个出来认罪的。

这个他早就预料到了,人总是有侥幸心理的,想让这些人自己出来认罪基本是不大可能的。

没关系,这只是一个前奏而已,好戏还没开场呢。

他又威严的扫视了一圈,随即冷冷的道:“都不吭气是吧?行,朕让你们看看,被朕揪出来是什么结果,骆养性,把人押上来。”

“哗啦”一声,二十多个锦衣卫突然拖着十余个太监从广场两侧的文武楼里窜出来,直接把人全拖到御道中间。

这些太监里面,领头的正是南京镇守太监陈增。

这会儿陈增都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泰昌却是故意问道:“陈增,你还不老实交待是吧?”

陈增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没力气说话,反正就是没吭气。

泰昌冷哼一声,不屑道:“你以为朕不知道吗?南直隶的矿监税使贪腐所得最少得给你孝敬三成,还有,朕在苏州的时候,你先是密令陈以瑞封锁苏州城,全力围杀朕,又以围剿海盗为由,支开张元芳,断了朕的后路!光是这两样,就够诛你九族了!”

诛九族!

很多官员已经吓得腿肚子打颤了。

泰昌却是毫不留情的大喝道:“把陈增拖下去,千刀万剐!传旨,令魏忠贤诛其九族!其余一干从犯,全部拖下去砍了!”

太监有九族吗?

当然是有的,要不然他怎么生出来的,自永乐朝以来,太监大多出自京畿,也就是顺天府和周边地区,这陈增就是顺天府人,让身在京城的东厂提督魏忠贤去诛其九族好像挺正常的,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明白,皇上这是在警告他们,不要试图隐瞒,不要妄想侥幸过关。

陈增已经转投魏忠贤门下了啊!

皇上让魏忠贤去诛其九族,不是摆明了告诉他们,皇上什么都知道!

陈增和一众太监被拖下去的时候,有人已经开始动摇了,不过,还是没人主动出来认罪。

这招就叫杀鸡儆猴,一只鸡不够就再来一只,杀到你们怕为止!

泰昌又威严的扫视了一圈,随即冷冷的道:“兵部尚书邵辅忠!”

“叭叽”一声,六部的班列前方有一个人突然瘫倒。

此人正是南京兵部尚书邵辅忠!

他当然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皇上都点名了,这下全完了!

有种下令杀朕,没种承认吗?

泰昌冷哼道:“拖过来。”

立马有两个锦衣卫上去把夹起他的胳膊往中间的御道上一拖。

泰昌盯着他冷冷的道:“密谋杀朕,你也有份吧?”

没想到,邵辅忠竟然疯狂大喊道:“皇上,冤枉啊,是苏州知府孙之獬上报,有反贼杀了税使孙隆,微臣才下令让陈以瑞去围剿反贼的。”

哦,原来背锅的都选好了。

有用吗?

泰昌掏出怀里的公文,展开了,对着他抖了抖,随即冷冷的问道:“那这个呢,你为什么又下令让张元芳去围剿海盗?”

邵辅忠胡扯道:“微臣是收到密报,海盗甲必丹要从崇明海外经过,这才下令让张元芳去围剿海盗啊!”

哦,你当朕三岁小孩啊?

泰昌毫不留情道:“把邵辅忠拖下去,千刀万剐,传旨,令魏忠贤诛其九族!”

啊!

这就定罪了?

在场的官员都傻眼了。

谋逆之罪仅凭一纸公文和几句话就能定吗?

没这规矩吧?

很多人都偷偷咬了咬牙,准备出来劝谏,但是,这些人偷偷抬头一看,都不敢动了,因为皇上正冷冷的盯着他们呢!

皇上这眼神,太吓人了。

这时候窜出去劝谏,恐怕咔嚓就是一刀!

泰昌的确是这么想的,谁敢站出来唧唧歪歪,他就敢砍!

他已经发狠了,今天,他就要杀到这些人怕为止!

他不狠不行啊,这些人都已经胆大包天了,动不动就想弑君!

星辰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