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疯皇

第13章 父子

慈庆宫,始建于大明嘉靖年间,乃是嘉靖和万历两朝太子的居所,也就是俗称的东宫。

西李被诛之后泰昌便让太子朱由校和皇五子朱由检搬到了慈庆宫,由乳娘客氏负责照顾,同时安排了王承恩和方正化两个小太监作为他们的伴当。

这天,詹事府官员皆已就位,泰昌也重回故地再次踏入慈庆宫中。

“皇上驾到”,一声高唱响起,主殿中等候多时的朱由校、朱由检和徐光启等人连忙趴服在地,齐声山呼:“恭迎皇上。”

泰昌满面春风的走进来,微笑着道:“免礼,平身,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多礼。”

朱由校和朱由检也就罢了,徐光启和毕懋康等人却是满脸懵逼。

皇上这话什么意思?

自家人!

开什么玩笑?

这几个甚至都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把他们招进詹事府来教导太子,因为太子的老师那都必须是学识渊博之辈,最少也要是翰林出身,而这里面也就徐光启是翰林出身,宋应星和孙元化甚至连进士都没考上。

众人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泰昌也没往主位上座,他直接走到太子朱由校跟前,抬手在其肩上轻轻一拍,亲切道:“怎么样,校儿,慈庆宫还住的习惯吧?”

这一拍,差点没把太子朱由校拍回地上去。

倒不是他力气大的吓人,主要太子朱由校没想到自己的父皇会如此亲切啊。

他哆嗦了一下,随即颤声道:“回父皇,这里很好,孩儿很喜欢。”

唉,可怜的孩子。

泰昌看着朱由校和朱由检那陌生而又畏惧的表情,心中不由一阵愧疚。

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因为他当太子那会儿自身都难保,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又哪有心思来管自己的孩子。

七个儿子啊,就剩下这两个了,朕一定要好好待他们。

他暗自叹息一声,随即又亲切的道:“校儿,听说你整了个木工房,走,带朕去看看。”

朱由校闻言,吓得差点没瘫地上。

他以为父皇是在责怪他不务正业呢,在他的印象中,父皇可是很少跟他说话,也从不关心他,每天就拉着个脸,脾气暴躁的很。

这样的父亲,谁不怕。

他哆嗦了好一阵,这才结巴道:“父,父皇恕罪,孩儿不敢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不敢了?

泰昌搂着朱由校的肩膀微笑道:“你不用怕,父皇是真想看看你木匠活做的怎么样。”

说完,他便搂着朱由校,拉着朱由检往外走去。

他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对这里那是相当的熟悉,朱由校的木工房在那里他也知道,根本无需人带路。

徐光启和毕懋康等人却是目瞪口呆。

皇上这是干嘛呢,招他们来不是为了交待教导太子的事宜吗?

看太子做的木匠活,这又是什么意思?

泰昌回头一看,这几个都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发呆呢。

他不由摇头苦笑道:“哎呀,朕险些把你们给忘了,都过来吧,随朕一起去看看。”

一行人就这么在慈庆宫的廊道中转了几个弯,很快就来到了后面的一处偏殿中。

这里就是朱由校的木工房了。

不得不说,朱由校对木匠活那真是相当的痴迷,硕大的偏殿里面不知道摆了多少崭新的桌椅板凳,斧头、锯子、刨子等工具更是摆得整整齐齐。

也不知道是谁教自己宝贝儿子这门手艺的,据传,这小子简直是鲁班再世,木匠活做的可不是一般的好。

泰昌细细扫视了一圈,不由点头赞赏道:“嗯,很好,看样子这门手艺你是学到家了。”

这,很好?

不但是朱由校,在场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太子殿下痴迷木匠活,皇上竟然说很好!

皇上不会是气疯了吧?

传闻皇上都被郑贵妃和齐楚浙党给气得有点神志不清了,再被太子殿下这一气,真疯了怎么办?

正当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泰昌却又突然转过头来对徐光启道:“子先,听说你会做望远镜?”

啊!

你听谁说的?

徐光启愣了一下,这才小心的道:“回皇上,微臣也只是见过望远镜的图纸,至于做,微臣也想,奈何没有材料啊!”

材料的确是个问题,这会儿大明还没人会烧制玻璃呢。

泰昌想了想,随即对一旁随侍的刘时有道:“若愚,命人去内库找两块水晶来,做成成品的也行,必须是那种跟水一样通透的,最好是圆的,有拳头大小就差不多了。”

水晶这东西并不是很名贵,这年头一般是用来雕刻某些东西的,皇宫内库应该是有的。

紧接着,他又对徐光启道:“望远镜的图纸你带了吗?”

这东西谁带身上!

徐光启琢磨了一下,随即小心的道:“皇上恕罪,微臣没有随身携带望远镜的图纸,不过,皇上如果急着要的话,微臣可以现画一幅。”

行啊,朕还没见过人画图纸呢。

泰昌当即拍着一旁的方桌道:“好,就在这画,来人,上文房四宝。”

这个,皇上站着的时候谁敢坐着啊!

文房四宝是拿上来了,椅子也搬过来了,徐光启却是满脸为难,不敢往下坐。

泰昌见状,当即抽过一张凳子,往桌子旁一坐,随即催促道:“这下行了吧,赶紧画吧。”

徐光启见状,这才小心的坐下来,抽出一支工笔,在白纸上认真画起来。

这年头可没什么铅笔,手艺人画东西一般都是用木炭,读书人则是用尖细的工笔。

工笔画,擅长的人并不多,不过,喜欢钻研奇yin技巧的人基本都会,毕懋康更是有名工笔画大家。

当然,徐光启的工笔画也不差,他才寥寥画了几笔,一个单筒望远镜的轮廓就呈现了出来,紧接着又是大筒、小筒、大镜片、小镜片,每一个画的都相当精细,而且还标注了尺寸。

泰昌见状,不由连连点头,待徐光启画完了,他便指着图纸问道:“校儿,这两个镜筒你能用木头做出来吗?”

这一说到自己擅长的东西朱由校就来劲了。

他就如同换了个人一般,脸上陌生和畏惧的表情全没了,身体也不哆嗦了。

这东西又有何难,你怕是不知道,龙凤我都能雕出来!

他只是稍微扫了一眼图纸便自信的点头道:“能。”

泰昌闻言,蹭的一下站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我们?

众人都傻眼了。

难道皇上也要亲自动手?

泰昌是真想亲自动手,不过,他的目的并不是帮忙。

木匠活,不是专业人士还真干不了,他也就是想打打下手,参与一下,以此来拉近与太子朱由校的关系,同时用行动来告诉徐光启等人,他这个皇帝对奇yin技巧那是相当的感兴趣。

一开始,众人还是很不适应的,毕竟跟皇上一起干活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这活一旦干起来,大家渐渐就忘了尊卑了。

因为在场的除了朱由检这个小屁孩,那都是喜欢钻研奇yin技巧的,说白了,他们就是技术狂,研究狂。

望远镜对他们的吸引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大家都想快点做出来看看传说中的望远镜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

这技术狂一旦忙活起来那还记得什么皇上,天皇老子站跟前他们都停不下来。

不得不说,朱由校的木匠活做的真不是一般的好,他这工具也相当的齐全,两个镜筒而已,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他很快就找来了两根合适的圆木,嗖嗖几锯子下去,长度就差不多了,紧接着又是刨子,又是矬子,又是脚踏式的圆磨子等等,各种工具轮流上,镜筒那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型。

泰昌其实也没干什么,动手的主要是太子朱由校,指导的主要是徐光启,他也就站在一旁帮忙接下东西又或者递下工具,基本上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不过,他的参与却无形中拉近了与众人的关系。

尤其朱由校,几个默契的动作下来,他跟这位父皇之间的隔阂好像瞬间就消失了,两父子之间也渐渐的有说有笑了。

其实,这就是个简单的小技巧。

你要是想亲近一个人,就投其所好,挑人家最擅长的领域来交流,对方就算是个自闭症患者也会忍不住卖弄一下自己擅长的东西,这一来二去交流多了,关系自然也就亲近了。

星辰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