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SEED之最后的归宿

高达SEED之最后的归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章 重回尤尼乌斯

“是驱逐舰,大概是引擎被打坏了吧……”

飘浮在碎石带的残骸,大多是比较早期的型式。

“没什么太大的损伤,应该会有些弹药之类的……”

赛伊对着操纵席上的帕尔说话。

他们起初对“盗墓”还是有心理抗拒的,但那一丝抗拒很快就被初次搭乘作业小艇兴奋感替代。

这种和寻宝一样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哎,希望当时里面的人都平安的逃出去了吧……”

轮机部空荡荡的大洞,看起来就像一个空洞的墓穴。

“强袭高达”陪同托尔和米丽亚,以及诺尔所驾驶的小艇进入了碎石带之海。

绕过一面像是宇宙船外壁的残骸之后,极其诡异的景象出现在前。

“啊……”

“哇啊……”

“……这……是……?”

基拉和托尔等人同时叫了起来。

眼前,是一片冻结的大地。

这儿有点像是往昔某地的农村风景。

枯萎冰冻的麦子竖立成一片惨白的农田,只有零星散布像是农园般的建筑物,在真空中几乎原原本本地保存了下来。

环绕着这片大地的,是在因减压而沸腾的剎那间就被冰结的海水,好像在为这座殖民星的悲愤命运发出无声的抗议。

中央的轴心塔断得惨不忍睹,在那宛如飘丝般被零乱扯断的高张力弦索四周,则是所剩无几的外壁残破和少许有自我修复能力玻璃······

穿着船外作业服的基拉等人,降到了这片被真空覆盖的大地。

面对这悲惨的大地,众人都说不出话来。

眼前这幅空虚的景象,甚至比那漆黑的宇宙空间更令人寂寥,彷佛回到一个没有家人的家里一样令人颤心惊的感觉。

他们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沿着道路走向一栋看似储藏室的房舍。

门一打开,米丽雅莉亚便吓得尖叫起来。

基拉像是被冻住一样看着眼前的漂浮物。

那是一座像想要保护孩子的凄惨女子,她躬着背紧紧将孩子抱在胸前。

由于躲在母亲的臂弯下,基拉等人看不出孩子的性别,在女子身旁还漂着一个掉了眼珠子的熊宝宝,那大概是那名孩子的布偶。

难以言喻的惨烈景象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曾经在这座殖民星上生活的人们,如今全遭遇了和这对母子同样的命运。

这就是“尤尼乌斯7”如令的风貌——“血腥情人节”发生的地点。

“诺尔你去什么地方?不要擅自脱离队伍!?”

忽然,就在基拉等人看着眼前的城市发呆时,舰桥上的玛琉发现了有一辆作业小艇脱离了队伍朝另外一个方向飞速靠近,吓得她赶忙通过通讯器呼叫了起来。

“诺尔?”

基拉等人闻言回过神来,赶忙四处寻找诺尔的身影。

不过片刻,借着光学影像,基拉很快便发现了一个正朝着远处飘荡的作业小艇。

“诺尔!你····”

“我过去找他!托尔你们先进行采集作业!”

基拉打断了玛琉的话,看着越走越远的诺尔,基拉交代两声后赶忙催动引擎追了上去。

“诺尔,你···”

基拉驾驶强袭高达很快便追上了诺尔,然而当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眼前出现的场景让他彻底僵在了原地。

这是一块被撕裂的碎片,在黑暗中泛着一种破败和荒凉的空寂。

仅有的一扇孤独大门朴素而灰白,透着一股朴素和老旧感。

然而真正让基拉僵硬的是那飘荡在黑暗中的和先前一样的人影,不过这是一个断裂了双手的,穿着修女服饰的女子。

从她断裂的手臂和躬着的背部来看,她曾经应该怀抱着什么。

但是现在·····

就在基拉惊愕的时候,远处的作业小艇忽然缓缓打开。

穿着密气服饰的诺尔从小艇上走了出来。

随着后背气体喷吐,诺尔缓缓飘到了穿着修女服饰的女子身前。

看着眼前的熟悉面孔,诺尔伸手欲抓但又忐忑的收了回来。

在真空环境下的身体非常脆弱,或许就是这么伸手触碰也会化为宇宙碎片。

“呲呲~”

诺尔哆嗦着收回了手臂,操控后背上的单兵作战服,静静看着安雅修女。

哪怕安雅修女如今只有一半的面孔,但诺尔还是能从中清晰感受到她临死时的恐惧和不安。

“————”

诺尔好像死尸一般飘荡在修女身前,静静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残破地域。

脑海中的记忆片段如汹涌海浪般翻滚······

其实诺尔是一个很自私、懒惰、且愿意甘于平庸的普通人。

他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大的抱负,也没有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想法。

他的初衷也只有一个,活下去,然后去看一看这异世界的风景,仅此而已。

但是现在————

诺尔犹豫了,背负了诺尔的名字,那是不是也要背负这个名字带来的一切呢——

“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未来·····”

“呵呵,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诺尔脑海中忽然回响起了克鲁泽的话语。

不得不说克鲁泽的话真的很有道理,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特别是对诺尔这种人而言,那种共鸣感更为强烈。

“那就····看我能走到什么地步吧——”

说话间,诺尔转身催动单兵作战服。

后背气体喷吐间回到了作业小艇的位置。

在留恋的看了眼飘荡的人影后,诺尔直接钻进小艇内启动了作业小艇。

战争最终都会结束,但前提是你要让我发泄一下!

“诺尔,你·····”

“基拉。”

“嗯?”

“你喜欢这个世界么?”

“应该是喜欢的——”

“那就请你想办法保护好它吧。”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不懂也没关系,你未来会懂的·····让你真正扣下扳机的理由,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

······

“阿斯兰。”

PLANT,走出议场不久便有个声音叫住了阿斯兰。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阿斯兰反射性的行敬礼姿势,道:“克莱因议长阁下。”

“别跟我行这么见外的礼了。”西格尔·克莱因摆手笑道。

“不,这个是……呃——”

见对方带着苦笑的吩咐,阿斯兰才惊觉自己的举动,连忙慌张的放下手。

克莱因站在纪念碑——鲸鱼石的下方,苦笑着朝阿斯兰说道:“正想说你好不容易回来,这会儿那孩子又因为工作不在,真是的,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才有见面的时间哪!”

“是……真抱歉。”

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的阿斯兰低下头了。

西格尔·克莱因见状忽然又笑了起来,道:“呵呵,你跟我道歉也没用啊。”

然而就在这无意间,西格尔·克莱因视线瞥见了站在议会入口处的人影,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回想一切种种,他温雅的脸上不禁浮现一丝倦容,道:“事情又要闹大了……你父亲说的话,我也不是不明白。”

他是稳健派,和阿斯兰的父亲处于全然相对的立场。

这短时间里他一直努力压制着激进份子的意见,尽管他从前就常常扮演与地球交涉的角色,但是这次·····

和帕特里克·萨拉边谈边走出议会场的克鲁泽发现了阿斯兰,朝帕特里克·萨拉敬礼后,转身走了过来说道:“我们要去追击那艘新造舰和MS.拉可尼跟波尔特的队都将并入我的指挥下。七十二小时后就要出港啰。”

至于西格尔·克莱因,克鲁泽就好像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一样视而不见。

“是!——失陪了,克莱因议长阁下。”

阿斯兰向克莱因再次行礼,随后转身跟着克鲁泽走开了。

单独被留下来的帕特里克·萨拉来到了克莱因身旁,两人相互对望了一会儿。

“我们没有那些时间,我们自身的问题还未解决呢,你现在故意扩大战火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会议上,西格尔·克莱因早早的就发现了帕特里克·萨拉和克鲁泽的一唱一和,以及阿斯兰的背书。

但面对这种局面,西格尔·克莱因也是有心无力,虽然他是议长,但不代表这里是他的一言堂,不代表他可以干涉议员们的意愿。

“正因为我们没有时间,所以我们才要尽快解决!”

“坐下来不好么?”

“我们已经坐下很久了,可得到的是什么?难道你要我放下尤尼乌斯的悲剧去和那些自然人笑脸相对?”

西格尔·克莱因听着帕特里克·萨拉的话语不禁心头一紧,原来那次事件对他的影响如此巨大。

0青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