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寒

第10章

“怎么了?是不是中毒了?”江子宁急切地问。

我默不作声,抓着铁胄的手却越发的紧,“我已经有两年多没见到我娘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说着说着,眼泪流地越发汹涌了。

“我娘已经走了十年了。”江子宁突然说道,“当时,我是看着她在我面前一点一点死去的。”

“为什么?没有大夫吗?”我抹了一把眼泪。

“大夫?”他冷笑着反问,仿佛“大夫”就是这世上最可笑的两个字,他没有再说下去。

良久,我感觉到他已经睡过去。我轻轻地对他说:“没事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释怀的,只有往前走,才是值得的。”说完,我打了个哈欠,睡着了。

江子宁的伤势持续恶化,我意识到再这样待下去,我们都得死。山洞里迟迟没有人来救援,天气愈发恶劣,可以吃的食物也越来越少。

我们在山洞熬了一个多月,就快熬到极限的时候,终于,将军府的人来救我们了。

回到将军府后,我大病了一场,身体也消瘦了很多。皇帝赐给将军府很多稀罕的宝物以作慰问,说江子宁得以回归乃大瞿国的万幸,以后定能为国创造极大的荣誉。我和江子宁失踪后,皇帝也派过人帮将军府找人,可见他的确是有心,至少面儿上做的是足足的。

有天丫鬟喂我喝药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江子宁是不是要成亲了?”

丫鬟估计是见惯了我直呼江子宁的名讳,而且江子宁他本人也从没计较过,所以她现在也不甚在意,“是的,鞠姑娘,不过你与少将军失踪一月有余,少将军又受了那么重的伤,这跟徐姑娘的婚期只能一拖再拖,唉——”

“徐安芝喜欢他?”

“那当然了,这还用说。”丫鬟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把她的药碗推到一旁,凑近问道:“那江子宁呢?他也喜欢她?”

“徐姑娘那么美,又那么温柔,哪个男人不喜欢啊?少将军也不例外。”

丫鬟走后,我想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笑了笑,母妃,我们就快要见面了,我好想你。

当晚我就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离开了。我没有跟江子宁告别,因为我知道,从此以后,他不会再记得我了,他会和徐安芝过的很好,他会很爱她。不知为何,心里就跟落了层秋霜似的,冰冰凉凉,也许是太想母妃了,不过马上就要见到她了,一想到这,我就挺激动。

我来到了熟悉的南临茶楼,点了一盘黄金撒油鸡,又要了几瓶好酒。我倚在一边,一口一口地喝着酒,菜倒是一点没动。真奇怪,我总觉得心里面有一团乱麻,弄得我很不安生。我的胸口好闷,却没有停止一瓶一瓶地喝酒。

醒来后,我只记得梦中的一句话,那是江子宁说的:“你在我心里也没那么重要。”然后他身边站的是徐安芝,似乎她总是与他在一起。我心想,鞠若晗啊鞠若晗,你都离开了还想那么多干嘛。清晨的阳光照进来,整个屋子都变得很亮堂,也不知道昨晚醉酒是怎么来到这家客栈的。

我走出客栈,打算今晚就溜进皇宫。见面之前,还得为母妃买点东西。

我进了一家珠宝铺子,开口便叫老板把最好的东西拿上来。老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才笑眯眯地说:“姑娘一看便是爽朗之人,想要本店最好的东西,请随我来。”老板把我领到最里面的隔间,推荐了一款八宝翡翠挂珠钗,而我却相中了旁边的一块玉。老板说:“姑娘好眼光,这块是西域和田的极品羊脂白玉,同这支八宝翡翠挂珠钗一样,是本月才入的新货,姑娘若是喜欢,我便给你包起来。”

“包起来吧。”老板应道:“好嘞。”我又随便看了看其他东西,发现也没什么能入眼的东西了,“老板,结账。”同时我已经掏起了钱袋。

“好嘞姑娘,这块羊脂白玉二百两银子。”

我掏钱的手顿了顿,说:“可有还价的余地?”老板脸色微变,说:“我做珠宝生意已有二十余年,能开口便要来这隔间挑顶级珠宝的,还从来没见过讨价还价的,姑娘看着不像是平凡人家,应该不是在耍我吧?”并非我喜欢讨价还价,只是如今身上没有那么多钱。

“那算了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笑传来,“鞠姑娘既然喜欢,那我便帮你买下来吧,权当送给鞠姑娘的礼物。”来者正是徐安芝,还有她的丫鬟,好像是叫容儿。“妹妹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了,也不跟府里人打个招呼,我跟子宁哥哥不日便要成亲了,妹妹是不打算来捧个场吗?”

她一口一个妹妹,叫的我莫名不舒服。“徐姑娘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妹妹'这个称呼,我实在是消受不起。我还有事,便先失陪了。”说罢,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刚出来便看见一个举着草靶子卖糖葫芦的,我买了一个吃,然后逛到一处湖畔才停下来。这时却下起了蒙蒙细雨,我感叹真是天工不作美。

一个斗笠伸了过来,我拒绝道:“还是不用了,我一会儿就走的。”

“当真不用?女孩子淋坏了可不行。”

我扭头一看,一个身穿米色袍子的男子正保持钓鱼姿态,眼神也从未离过广阔的湖面。

“那你怎么办?”

“没事,又不是没淋着雨钓过鱼。”他云淡风轻地说。

“你淋雨钓鱼?”可真是一个怪人。

他终于转过身来,微微一笑道:“怎么,没见过?”我连忙摇摇头。“那你今日便要见上一回了,”他很自然地把斗笠扣到我脑袋上,说,“反正雨又不大,我又给了你斗笠戴,便多留一会儿陪我,可好?”眼神又回归到飘雨的湖面。“反正我也无事,无妨。”我说。

就这样,我跟他再无对话,一直在湖畔坐到天黑,雨也早停了。“回吧,天也不早了。”他起身道,收起了鱼竿。

我看他草篮里一条鱼也没钓到。“怎么,一条也没钓到,你在笑我?”他对我挑了下眉,“没有没有,你也可能是初学者。”

“初学者?不是初学者,我经常来这里钓鱼。”

裴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