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我从现代运物资

大明:我从现代运物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家国之难

建筑、服饰和名称,乃至语言,都存在不同。

赵知来在北方读过书,他听得懂二虎的方言,也会说,但某些细节还是有区别。

先前,只是判断出明朝服饰,但对时空位置,没有什么准确的把握,现在正好打听清楚。

二虎说房府坐北朝南,它由十来个四合院组成,花园在北边,主宅后方,而花园往北是仆院,再出北门,隔着一条路,就看见府河。

仆院依北墙而建,跟前面院落脱离,光晕的位置就在仆院。

“二虎,你跟房府是什么关系?”

“公子……”

二虎原是富户小厮,因闹饥荒,被那家老爷开革回去,他说到这来是为了逃荒,爹娘已经饿死在路上,家里亲戚在房府做事。

房府在保定府安州城,老太爷是原太子太师、吏部尚书房壮丽。

二虎听说他已经被清兵杀害,两位姑姑投河殉节,其他家人要么遇难,要么被掳走了,房家只有二老爷在外游学,幸免于难。

他们兄妹幸好晚到几天,否则同样要遭遇清兵。

“公子,我们遇到不少死人,毛丫都吓坏了。”

“我家那边老人家说了,爹娘一定会保佑孩子,你们不要怕。”

“公子,你家在哪啊?鞑子也跑到你家去了吗?”

“我家啊……我脑袋受了伤,记不得了,想必应该遭劫了吧……”

赵知来眼神有些恍惚,他家还真遇到不少事,算得上劫难。

他一家四口,赵知来今年二十五了,离奔三不远,上面有一个姐姐,家里原有一座轧石厂。

前些年,市里一位大老板搞集资,赵父也投了几百万,后来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那位老板跑了路。

面对到期欠款和高额利息,赵父无力承担,走投无路之下跳进了池塘。

赵父不仅搭上了自家资产,还借了不少亲朋老乡的钱。

就拿队里一位老伯来说,辛苦一辈子,靠外出打工攒了五万块,被赵父全借了过来,尽管老伯冲高额利息而来,但钱也是人家的血汗钱。

赵母说不还清欠款,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就一边变卖轧石厂,一边起早贪黑干活,一笔一笔去还,后来相关部门追回部分资金,总算将缺口降到百万以内。

那时候,赵知来借助国家助学贷款和学校勤工俭学,幸运地完成了学业。

等到毕业,家里欠债只有二十来万,但赵母因劳累过度倒了下去,赵知来刚出来工作,要承担欠债,要还助学贷款,压力很大,姐姐就将母亲接走,照顾起居。

赵知来只能时常去看一看,他常常痛恨自己,不能让母亲接受更好的疗养,心里充满失败感。

现在好了,借助时空通道搞贸易,他能挣不少钱,可以让母亲享受生活,也可以还梅丽的钱,了却一桩心事。

梅丽原是赵知来媳妇。

毕业那会,梅丽经常嘘寒问暖,让他心生爱意,后来确立关系,女方愿意借钱,替他还债,但条件是入赘。

他不想母亲劳累,也不想离开梅丽,就做通母亲工作,去领了证。

婚后前两年倒也其乐融融,只是后来不再腻乎,也开始为琐事拌嘴。

等到梅丽去基层挂职,两人就有些疏远,说几句话都缺乏耐心,还总是找些由头责怪他,一会嫌弃赵知来挣钱少,一会又嫌弃他工作不好,要他去考公务员。

为了家庭和谐,赵知来只能妥协,答应参加考试。

但梅丽又弄出幺蛾子,埋怨他看书划水,速度太慢,让他辞职备考。

赵知来没有同意,想和梅丽讲道理,可讲几次就要挨骂几次,裂痕越来越大。

后来一件事成了婚姻破灭的导火索。

那是一个周末,赵知来家亲戚带着小孩过来借住,赵母平时礼节很多,就让他客气一些,说小孩第一次上门,要包红包。

而梅丽刚好在家,赵知来就把事情告诉她,让她去包。

只是梅丽说什么都不干,没有办法,赵知来只好请亲戚吃餐饭,走的时候买些礼物。

梅丽回到家就大发雷霆,乱砸一气,说他亲戚来了,打扰不说,还又吃又拿,怎么不见对她家亲戚那样好。

赵知来解释不通,又不想和她吵架,就出去躲躲清静。

这一下子算是捅了马蜂窝,梅丽发泄不出怒火,直接给赵母打去电话,破口大骂,还让她赶紧还钱,气得赵母病倒在床。

从姐姐那得知情况后,赵知来再也忍不下去,你骂他多少次都行,但不能不尊重他母亲。

回去质问她,两人就吵了起来,吵着吵着,谁都不肯让步,一冲动离了婚。

想到这里,赵知来不胜唏嘘,不清楚为何走到那一步,只是事到如今,想得再多也没用,只能徒增烦恼。

接着继续和二虎开聊,聊着聊着,赵知来终于知晓所处的位置,真到了明朝。

对于明朝,他素来抱有莫大的敬意,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那是何等气节。

与之相比,几百年后去割地赔款,算是打断了民族脊梁,既然有机会走一遭,总要改变一些东西。

如今是崇祯九年,清军第三次入关劫掠,沿着京城划了一圈,一共攻克十二座城池,打了五十六场胜仗。

八月,破安州城,房壮丽与知州崔维嵂殉难。

九月,俘虏人畜十七万九千八百离去。

在杀进安州之前,清军曾兵临高阳城下,孙承宗率众固守城池才得以保全。

只是等到崇祯十一年,清军还是攻破了高阳,孙家四十余口遇难,孙承宗自缢而死,可谓是满门忠烈。

后世有人说,要想固守大明江山,唯一人可胜任,那就是孙承宗。

对历史英雄人物,赵知来不想妄加评论,但朝代更迭不能只看某一方面,政治、经济、军事等因素都会施加影响,而根本原因是土地与人口,两者矛盾已日益尖锐,无法调节。

明朝末年,连年天灾不断,民众食不果腹,甚至有母烹其女者。

天下流民四起,反叛作乱,就不足为奇,清军则伺机窃取了天下。

历史存在局限性,历史中的人物不可能扭转历史。

但不可否认,孙承宗是明末伟大的战略家,拥有改变局势的能力,如果想在乱世有所作为,必须借势,那孙承宗就是理想的对象。

现在是九月末,高阳就在安州隔壁,离清军破城还有两年,还有时间,开始准备,为时不晚。

想到孙承宗,就会想起卢象升,同样在那一年,他将战死疆场。

明军骁勇善战的统帅愈来愈少,局势越发艰难,但赵知来还是有不少书生意气,每每读到那段历史,总会勾起他的家国情怀,总想让这片土地恢复宁静,不再饿殍遍野。

歪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