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天问仙

第2章 试剑

华夏之北,梓州边境,坐落着一座雄壮宏伟的城池,正是北辰府建城所在。

隆冬,南方在下雪,北方更甚。

雪后新晴,积雪足有半尺深。

大雪覆盖之下,一望无际的坦荡,北辰府更显突兀,红栋彩云飞,雕栏玉砌堆。一座紧邻异域的城池都能如此昌荣,可见大渊朝廷之兴盛。

谷伯麟出戎州,过冀州,入梓州,一路北来,风尘仆仆,面容平添三分沧桑。

他进入北辰府城,直抵震天侯府外。

震天侯府是城内最具标志性的建筑,气派高大,在城内任何一个角落都能看到,不用打听便能找到所在。

侯府门口左右各坐落着一个丈余高的铜狮子,被积雪覆盖,只有两个空洞的眼眶。

红漆阔门,足有二丈宽,骑马乘轿进出,绰绰有余。

大门紧闭,院内隐隐传出舞剑打拳之声,还有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从旁教导,说得头头是道。

谷伯麟轻轻一跃,站在了大门顶上。

偌大的侯府院内,积雪被清扫得干干净净,一个中年人正教导四个小孩习武,五人皆身着锦衣,正是震天侯陆乃辛与他的四个儿子。

从旁站着两个汉子,嘻嘻哈哈地笑着,时不时要奉承着赞一声好。

陆乃辛膀大腰圆,眉宇分明,举止间自有一股王霸气势,不愧侯爷之名。

四个少爷大的也就十来岁,小的才七八岁,都显得很稚嫩。

四人分成两组,老大、老二在舞剑,老三、老四在练习扎马步打拳。

“打拳,必须马步扎的稳,否则被人一拳打倒,多没面子。男人,宁可站着死,也不躺着生,尊严不可缺。舞剑,讲求驭剑之道,不可用蛮力,否则遇上神兵利器,小命不保。”

陆乃辛侃侃而谈,同时俯身纠正儿子的错误之处。

四个小家伙憋了一股气,练得很带劲。

“爹,我也想学剑。”老四陆勋说。

“你还没剑高呢,别误伤了自己,长大点再说。”陆乃辛说。

“是啊小少爷,等你长大了侯爷不但教你学剑,还会将天下无双的擒天掌传你呢。”两大汉嘻嘻哈哈地笑着说。

“爹,我也要学擒天掌。”其余三人忙说。

“好好好,当然没问题。”陆乃辛哈哈大笑,一脸自豪。

“爹就会骗人。”陆勋一脸不满道,“上次你说等我的武功超过大哥,你就教我学剑,如今我已是三阶武者,大哥才是一阶武者,你又说等我长大了才教我。”

何谓武者?

武功境界分三境七品三十八阶。

第一大境界出尘指下三品,分别是四品武者,三品武尊,二品宗师。武者、武尊有十阶之分,宗师有大小之分,合计二十二阶。

第二大境界入境即为一品,按释儒魔道修习途径不同划分为明境、妙玄境、幽冥境、罗天境四境。明境分金刚、菩提、舍利三阶,妙玄分仁、义、礼、智四阶,幽冥分鬼、仙、魔三阶,罗天分小、大、大罗神仙三阶,合计一十三阶。

释儒魔道一品极致为佛陀、儒圣、魔尊、道君,殊途同归,万法归一,又称准仙境,可窥天门。

第三大境界问仙分超一品逍遥神仙境和极品天人境,逍遥神仙境依据是否飞升划为真伪,共三阶。

天人境乃武之极境,即飞升之后的境界,世人为纪念古往今来第一飞升者徐百川,又称之为龙泉境。

“老四,你胡说什么,就凭你小不点,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老大陆凡不满道。

“难道不是吗?你能打一个士卒,而我能打三个,强弱之分还用再说吗?”陆勋傲慢道。

陆凡拼死不信,陆勋据理力争,就是分不清孰高孰低。

陆乃辛也想见识见识仅有七岁的陆勋是否真的已达三阶武者水平,但又不想两个儿子大打出手,伤了兄弟之情。他于是让人带来了十个士卒,让两个儿子证明自己。

老大陆凡果然具有打败一个士卒的能力,两个就不行了,所以说他就是一阶武者水平。

老四陆勋轻松击败了三个士卒,换成四个后略有不及,果然是三阶武者水准。

陆凡输得心服口服。

“小公子习武还不到一个月,居然已是三阶武者,果然大有慧根,是块练武的好料子,将来继承侯爷衣钵,必定大有可为啊!”

两个大汉嘻嘻哈哈地奉承着,心中却明白得很,士卒是在故意放水,这些个刁蛮公子,他们可得罪不起,狗屁的武者。

陆乃辛乐得开怀大笑,“杨开心,哈哈儿,往后你们两个也要悉心教导勋儿,助他早日成为我大渊王朝的栋梁之才。”

两个大汉齐声应是。

原来这二人是陆乃辛的左膀右臂,因其古怪的形象,被称作嘻哈二将,一直嘻嘻笑、长得纤瘦那个叫杨开心,哈哈笑、胖嘟嘟那个叫哈哈儿。

陆乃辛自称有要事,让下人将四个儿子带回了屋去,才说:“朋友,既然来了,就下来坐坐吧,梁上君子却非明人所为!”

谷伯麟飘然而下,到得院中。

“侯爷神功盖世,敌人无处遁形啊!”嘻哈二将奉承道。

其实他们早就发现了谷伯麟,故意没有指出来,待陆乃辛戳破,然后乘势拍马屁。

谷伯麟也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并觉察到杨开心和哈哈儿的武功不在陆乃辛之下。单从三人的气息流转基本可以分辨出,他们应该都处于入境上下。

武功三境界各有表象特征,出尘者越练内力越雄浑充沛。入境后气息绵密,无穷无尽。问仙后气息徐微,渐入缥缈,随心所欲。

当然也有例外,修炼某些诡异的武功,这些表象特征便不准了。

能够感受到对手武功境界的人,也绝非等闲,耳目感知俱是超一流,最起码也是入境级的高手。

陆乃辛禁不住夸,乐得哈哈大笑,“我早就发现你藏在屋顶,只是忙于教子,没时间搭理你。”

“见过震天侯!”谷伯麟作礼道。

“你是何人,偷窥本侯授艺,意欲何为?”陆乃辛问。

“在下谷伯麟,无意冒犯,前来只想向侯爷打听点事。”谷伯麟接着问:“我想知道那不夜城城主东君,武功处于何等品级。”

“你是来挑战本侯的?”陆乃辛冷冷地说。

“不敢!”谷伯麟表现得很恭敬,他忽然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机,正是从那两个客卿身上流露出来的。

就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杨开心和哈哈儿刹那间出掌,谷伯麟早料到此招,迅速出掌迎击,

掌未至,掌风已到,绵薄阴柔,劲力十足,气势雄浑,掌风萦绕。

嘭!

三人掌力相对,各被震退十数步,谷伯麟的貂绒披风也被震飞了。

非要分高低,谷伯麟明显胜了一筹,毕竟是以一敌二。

“寒梅冻心掌,你是岭南谷槐的后人?”杨开心和哈哈儿吃惊道。

“十恶通典,你们是摩天教的人?”谷伯麟也表现得很惊诧。

“退下!”

陆乃辛这是一贯的伎俩,让两个客卿先对造访者消耗,无论胜负,自己再出手制敌,按理说把握会很大,但就是没赢过。

他冷冷地说:“岭南谷槐大侠是当世少有的问仙级人物,本侯向来钦佩,只是无缘一见,阁下既是谷槐的传人,本侯领教一番也算得偿所愿,若能赢我,你不但可以得到答案,还能获赠万两白银。”

“侯爷,得罪了!”谷伯麟后退一步,做好了起手式。

“剑来!”

陆乃辛甩掉披风,手掌伸出,一柄长剑从堂内飞出,到了手上。

那剑身上隐隐泛着一层光芒,正是剑芒。这就是当今世上,唯一一柄自带剑芒的名剑,升龙,出自铸剑大师太叔子之手。据传太叔子当年见识过欧冶子所铸名剑龙泉后,穷极一生,历经千万次挫败,才铸造了这把名剑,自认是龙泉的升级版,故命名为升龙。

升龙传了数百年,一直是名剑榜前三的主儿,辗转多次后,落到了陆家祖先之手,成为了世袭震天侯的佩剑。

传到陆乃辛这一代,怪他武功低劣,原本当世第一的名剑掉到了第十。升龙于是被誉为亟待正名之剑。

“自带剑芒,果然好剑!”

谷伯缓缓拔出了雪竹。

嘻哈二将但见是一柄竹剑,忍不住恢复原本的形象,大笑起来。

“谷伯麟,这可不是普通的比武,也不会点到为止,你拿竹剑对抗升龙,是想飞蛾扑火吗?”杨开心嘻嘻笑道。

“我们侯爷武功盖世,你现在磕头求饶还来得及。”哈哈儿哈哈大笑。

“想求饶,已经晚了。”

陆乃辛仗剑疾至,与谷伯麟斗在一起。

迄今为止,陆乃辛面对众多挑战者,从未尝一胜,目下遇到如此好的机会,他当然不肯放过,想要一尝胜利的滋味,并为升龙正名。

初来乍到,陆乃辛未见识到谷伯麟的真正厉害之处,初生牛犊不怕虎,升龙锋芒正盛,攻势凌厉。

谷伯麟左手催动寒梅冻心掌,右手雪竹剑锋抖转,冷静应敌。

数十招下来,他已摸清了陆乃辛的套路与底细,对方不过是二品小宗师,仗着名剑升龙的锋锐平升一阶,也不过大宗师而已,看陆乃辛的年纪,这辈子都不可能跻身一品了。

当然这是一品妙玄境谷伯麟的眼光所看待,对于常人,二品可是顶天的武功呢。

寻常人穷极一生,也难达出尘极致大宗师境。

资质极佳,天赋异禀的练武奇才,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方有可能入境。

问仙者,全凭造化,由天不由人。

锵!

嘭!

谷伯麟凌空翻转,雪竹点中陆乃辛手腕,打掉了升龙,左掌疾至,寒梅冻心掌击中其胸口,将他打退三丈之外。为免多生事端,导致不必要的麻烦,这一掌他仅用了三成功力。

陆乃辛用尽全力,勉强站稳,不致跌倒。

“侯爷!”

嘻哈二将忙上去扶住了他。

“你赢了!”陆乃辛捂住胸口,脸上挂着一丝惊恐,“你这竹剑为何如此刚硬,竟能与本侯的升龙对砍,丝毫不落下风,这剑叫什么名字?”

“雪竹!”

“雪竹!好剑,好剑!”陆乃辛由衷赞道。

“侯爷,现在可否告诉我答案?”谷伯麟问。

“不夜城城主东君确实跟本侯交过手,不过他仅用一招便胜了本侯。”

“什么,一招?”

谷伯麟吃了一惊,刚才他悍斗陆乃辛,用了三十多招,即便拼尽全力最起码也得十招以上,一招,那得是什么概念,如此一对等比较,他怎会是东君的对手。

哈哈儿将一叠银票递到谷伯麟面前,“谷大侠,该问的都已经问了,这是一万两银票,请吧!”

这明显是在撵人走。

也难怪,陆乃辛又一次吃了败仗,心中必定气恼,还能留对手吃饭不成?

“得罪了侯爷,告辞!”

谷伯麟将雪竹回鞘,穿回貂衣,转身出了侯府。

雪竹战胜升龙,一战成名,被江湖上暂时排在了十大名剑榜第十一的位置。

为什么不是第十呢?

首先,升龙是出自铸剑大师之手的名剑,本身自带荣耀光环,出于对大师的尊敬,也不能让它掉出前十。其次,雪竹仅仅是一柄竹剑,没准是谷伯麟武功太高,亦或许是运气好才取胜的,仅靠一战不足以正名。

以天之名003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