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开一点

第24章 24,游河

“但我们明明是朝下走的,怎么又回到了这上面?”

经过刚才密室一事,蓝依依也算彻底对他有了信任,倒也不避讳地说道:“还记得我们遇上的鬼打墙吗?那里的砖石和花纹对我们有了误导,尤其是在神经紧张的情况下,是分不清毫米之间的落差和距离的。”

“所以这是个圈,走着走着,我们又回来了?”

“可以这么理解。”

她有些犹豫地停了一下:“江尧怎么办?他会不会也陷在里面了?”

“这里面的裂缝千变万化,如果我们要找的话,恐怕也很难找起。”

的确,刚刚她掐算过一次,这些裂缝出现的并不随机,但就算是以概率学来说,重新进入并且走上和他同一条路的几率也只有四十九分之一。

更何况他如果无意走进了哪间洞室,那接下去的路就又会重新排列,就像无数会变动路线的迷宫一样,永远无法遇上。

还有张老师他们,如今也不知道进到了那条道上……

“别的不说,江尧也算救过我……我也不能不管他不是?”

于非晚点了点头,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你告诉我路线该怎么走,我去找他。”

这一找得找到猴年马月去?

他们的装备也仅供两天,他这一去,只怕得死在里边。

“那倒也不必,我有办法给他开出生门,以他的身手出来应该不成问题,至于张老师也是个懂五行之术的人,应该也没问题。”

她说着便拿来了于非晚的雷管,然后找了个地方就准备定点爆破。

于非晚吓了一跳:“你这就要炸?”

“嗯,炸了这里,起码能保证他们的生门会开,死门不死,我们也好接着走下一条路。”

她动作很快,几下便已经准备好,抬手便点燃了引信。

于非晚无奈地一把拉过她,飞速跑到转角,直接一整个人把她护住:“你怎么这么急躁,都还没准备好……”

“呃……刚刚破解了一个谜题,有些激动没收住手。”

其实她不是激动而是着急,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后续人员应该就要到了,她若是现在再不手脚快些,只怕会和他们撞上。

自己倒是不怕,但要是牵连上了于非晚和江尧就不太好了,至于张老师他们就自求多福吧,自己已经为他们留下来生路,如果非要寻死或者硬磕,她也没必要拦着。

随着爆炸声响起,整个甬道也开始晃动,是不是会有碎石崩出,仿佛一个点就撼动了整个山体。

捂得紧紧的耳朵也开始耳鸣,气流带来的晕眩也让人站不住脚,两人不由自主地都蹲了下来,等待着平静。

她炸开的地方也正好是做记号的地方,所谓开门,不就是把机关给破坏掉吗,这进口都找到了,自然也就破了。

等彻底平静下来后,两人走过去看了看,那地下暗河涌出的地方赫然裂出一个洞来,足够容纳两人爬行通过。

蓝依依踢了提脚下的碎石说道:“你说修建这里的人鸡不鸡贼,竟然把入口藏在不起眼的墙里,要不是这条地下暗河冲出,只怕谁也别想找到。”

“这入口封这么死,显然还没被人发现过。”

“也不尽然,也许还有别的路呢?”

她总有一种预感,江尧用不上她开出的路,而是找到另外的路进入了里面。

他虽然话不多人不狠,可身上总是带着些“地下”的气息,仿佛是常年混迹在这种地方。

而且他找路的直觉很准,虽不识五行,但谁又能知道他心中到底知不知,否则怎么会每次都这么顺利走在前面?

罢了,揣测人心是最累的事,她现下实在没心思去想这些。

收拾了一下行李,又捡了之前小李他们丢在这里的包看了看,勉强凑齐了东西,两人这就准备着要下去。

这条洞是斜坡向上,不算很光滑,但胜在都有凸起的岩石可供踩脚,倒也不算为难,只是一直都有水流流出,加重了湿滑。

为了以防万一,于非晚还是选择了走在前面,而蓝依依则是小心地跟在其身后。

每一步都爬得格外小心,但水流却不尽人意,好几次都险些摔下去。

看着身后的距离越来越远,高度也越来越高,蓝依依有些紧张地说了一句:“于大哥你可千万别踩空哈,否则我们两个人都得摔成一摊泥……”

随着水流越来越大,两人也攀爬得越来越吃力,一边要稳住自己的同时,还要对抗着水流的冲击力。

终于又在爬了十分钟之后,上面的于非晚一个纵身不见,然后对着她伸出手:“到了。”

出了洞口之后发现这里是条暗河的岸边,因为水势大涨,所以这水才随着洞口淹入了刚刚的地方。

她大约估算了一下,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快要接近地表高度了。

“唉,又得湿身了……”

于非晚惊了一下回头道:“你说什么?”

“打湿的湿……”

眼前除了脚下这块勉强知道脚踝的地,前方是一条横穿过去的暗河,且水流不急但很深。

这接下去的路,只怕要顺着这条暗河游到上游去了。

坐下来吃了点东西垫肚子,蓝依依看着自己依旧受磁场扰乱的手表:“于大哥,你游泳技术怎么样?”

“还行,不会被淹死。”

“我也是,但现在咱们不知道这条河有多长,万一中间体力不支了怎么办?”

“那可能就得当一具泡发的尸体了。”

两人相视一笑,皆是在这个玩笑之中摇了摇头,看似对生死看淡,实则却充满着眷念。

休整了一会儿之后,蓝依依伸脚试了试水温,感觉冷得刺骨:“祈祷这条河别太长吧。”

入水之后,两人保持着稳定的距离,用力地向上游游去,因为是逆水的方向,所以很是吃力。

随着手脚逐渐低温,体力开始透支,蓝依依十分疲累地用惯性划动着手脚:“这怎么看不到头呢?”

两人的手电皆是防水用具,但被扣在了肩膀上,所以只能看到一小块地方。

平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