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开一点

你想开一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4章 104,黑色印记

这两个人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

不过蓝依依也不是傻子,她能感觉到江尧所说的时间不多不是指他自己,而是于非晚。

想着她便转身过来,直接拉开他的衣领一看,脸色顿时大变:“你的印记怎么变成这样了?”

本来只是如同火烧过后的红色伤疤,现在居然变成了一块诡异的黑色花样图形附在上面,且每一处枝叶都像是钻入皮肤,在摄取他五脏六腑的灵气。

于非晚实在是没想到她脑筋转得这么快,所以只能尴尬地把衣领扯回来:“大白天的拉拉扯扯不太好。”

“你的怎么变成黑色的了?而且怎么看起来这么像……一朵花?”

江尧垂了垂眼:“其他人死的时候,这个印记也是变成了这样。”

那岂不是于非晚他……

不行不行,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坑又有默契,而且灵魂还算契合的小伙伴,可不就这么让他死了。

“靠,我现在就去找程显煜!”可她脚刚碰地又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是去拿床头的手机:“我给他打电话!”

见她向来沉稳,此刻却乱了方寸,于非晚突然笑了一下,但这个笑容也不过是转瞬即逝。

因为他感觉到江尧担心的眼神,还有蓝依依慌乱而又紧张的声音。

虽然还没轮到他们,可是这一刻的的确确担心的是他,害怕他出事,也害怕他随时会离去。

江尧的执拗和义无反顾,还有蓝依依颤抖着打着电话的声音,无一不让他觉得就算此刻丢了命,也算是值了。

程显煜进来时,整个病房呈现出一种死寂的状态,除了于非晚轻松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其他两人沉闷得令人有些害怕。

尤其是蓝依依,她向来活泼爱笑,此刻却阴沉得像是一个将要苏醒的恶魔,周遭一直悬浮着暴风雨前夕的因子。

“你电话里的意思我没明白,什么叫马上要回古寺?”

她抬起头来,一双圆眸举世无双,但其中暗藏着漫天风雨:“我希望你能帮我开个特例,今天晚上之前把送我们到古寺。”

“现在回去?可那边已经被……”

“我知道,只需要你把我们送过去就行,其他的我自己准备。”

“可是……”

“没有可是,我必须要马上回去。”她用尽力气站起来:“至于之后要报告也好,处罚也罢,都等我出来之后解决,我希望你能帮我。”

程显煜感觉得到她的严肃和认真,也知道她这不是在和自己商量,完全就是已经打定好了主意,只是希望他去做到而已。

说实话,他本可以拒绝,或者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自己撇开,可是她的眼神真的有些可怕。

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冷漠而又决绝的眼神,好像自己不答应此刻就会出人命一样。

恰好他还算了解她,知道如果不是绝境她必然不会如此,鬼使神差地就点了点头:“行,我去联系一下,争取下午出发。”

接着,蓝依依便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不知道是找了谁,硬是让人家答应在两个小时内准备她要的东西。

于非晚一直没有说话,看着她如此镇定又有节奏地做事,甚至还能单手拿着手机查阅资料,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用处。

她几乎在几分钟内就解决好了一切,而且还能十分冷静地查阅资料,即便脸色严肃得令人害怕,但偏偏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上一刻还是倒在自己怀里,快要奄奄一息的娇娇女,这一刻又老练得像个顶级特工。

还真是一人多面,每一面都展现了作为女子的极致。

江尧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问他应该怎么做。

没想到他突然就松了一下,懒洋洋地靠在床边的隔板上:“咱们这次就听她的安排吧,正好我也省事了,什么都不用操心。”

“有你的操心的事!”蓝依依知道人不能懈怠,否则就容易精神颓丧,硬是给他找了点活儿干:“你现在就开动脑筋,赶紧把外面盯着我们的人给弄走。”

“立刻?”

“对,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论算起人心来,这里你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行吧,我就听依依大人的吩咐做事,你想要他们在多少时间内离开呢?”

“越快越好。”

“成。”

于非晚显得更加轻松起来,因为他知道蓝依依已经足够了解自己,不仅在担心自己安危,还不让自己懈怠下来。

这样一来,他没有时间去想自己的还剩多少时日,也没精力去探查身体是否在衰败。

而且也不是个文文弱弱需要保护的人,好歹也是个爷们,总能使得上用处。

蓝依依抬眼看了一下江尧:“对了,还得麻烦你去找一下齐冰,让他无论如何用什么手段,都必须让他哥跟我们一起上路。”

“带上他哥?据我所知他哥不懂拳脚功夫。”

“他哥能帮我们驱蛊,自然是有大用处。”

于非晚本来拿着手机在打着字,听到这里抬起头来:“可是齐冰他哥是个很执拗的人,除了他自愿没人请得动他。”

“这就要看江尧的本事了。”蓝依依虽然说着俏皮话,但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沉:“打晕带走也好,刀架在齐冰脖子上威胁也好,总之只要人能活着带去就行。”

江尧点点头,知道她如此强势的要求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加之齐冰他哥确实会些旁门左道的东西,说不定还真能派上大用处,便不再多想,转身出去寻齐冰去了。

于非晚不过是远程安排人弄出点动静,所以很是闲散,他和蓝依依一人坐在病床的一头,好一会儿都没有互相打扰。

其实他心里倒是对死不死的不在意,只是有些可惜有些事还没能做,有些话还没有说。

看着她又在和送装备的人对时间,他突然开了口:“依依,你知道我是在很久之前就见过你对吧?”

“嗯,当时你和江尧还偷我吃的。”

“你知不知道我送你出去的时候在想什么?”

平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