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宠妻日常

第19章 都听你的

‘你知道,这镇上哪一家的大夫最好吗?’樊十一用手比划问。

嵇晏摇头。

他平素很少生病,即便有个头疼脑热受点伤,也都自己想办法解决的,再不然就是请乡下的赤脚大夫瞧瞧。

‘那我们便一家一家的看。’她比划道。

嵇晏想到他们一大早出门还没吃东西,便道:“我们先去买点东西填饱肚子再去吧!”

樊十一没有反对。

他们早上天还没亮便从家里出发的,虽然马的脚程要快许多,但嵇晏怕太颠簸了骑的很慢,到镇上这会子已是巳时了。

若不是嵇晏提起,她都忘了吃这回事。

‘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她的腿在家休养了几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走起路来还有些发疼。

“一起去吧!”嵇晏道。

樊十一便扶着他在街边的摊贩那里一人点了一碗阳春面。

这一幕恰巧被对面饭庄楼上的吴董看在眼里。

“那个应该就是那小娘子的夫君吧!没想到,竟然是个瘸子,难怪那小娘子舍得花那么大的价钱买马。”他身后的福贵忍不住道。

吴董面色微沉,却又一下子变脸笑道:“看他们的样子,不过是普通的山里人家。舍得花那么多银子买马给夫君代步,的确有点意思。”

福贵不慎理解道:“有那银子,在山里省吃俭用能过十几年了,何必买匹只能跑路的马?”

“你没听那小娘子上次说,她夫......身边的男人是猎户?”

“猎户都瘸了腿了,还能骑马打猎不成?我看这小娘子也是可怜,公子既然怜惜她,何不......”

“再等等看吧!”吴董收回目光,继续吃着桌子上的山珍海味。

福贵虽不知他家公子怎么突然转性了,不过主子的决定他不敢妄议,故继续好生伺候在一旁。

樊十一吃完面,便将银钱付了。一碗阳春面,五文钱,相当于现代的十块钱。一两银子是一千文,如果将她身上所剩的银子转化为现金,那就差不多是十五万,的确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她在心里一边默默的记下这个时代的银钱花销,一边估算着嵇晏治疗腿伤的大概所需。

上次卖虎皮的银钱,嵇晏都让她保管着。也就是说,以后让她来当这个家。既然要当家,以后的每一笔花销便都要预算出来才行。

“在想什么?是怕我的腿再也治不好了吗?”他问。

樊十一没有多想的颔首。她确实有些担心嵇晏的腿伤治不好,这样他恐怕会一直在她面前自卑,老想着怎么赶走她。

“如果,我的腿治不好,那你......”

“三号病患是谁?”药童对着门口大喊。

樊十一当即搀扶起嵇晏。

‘先去看看吧!’她比划道。

嵇晏的话被堵了回去,只得跟着妻子一道进去问诊。

他们从上午沿着街边的药铺一家一家的看诊,一直到傍晚时分,差不多看了十几家。只可惜,都说嵇晏的腿伤耽搁太久,无能为力。

嵇晏已经差不多放弃了。

他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可真正面对时,还是有些失望难过。

他当时摔在山里,没人帮他,是他自己忍着疼痛将腿骨硬掰了回去,然后用木头夹板矫正了两个月。虽然现在已经不怎么疼了,但骨头终究是断了,又隔了这么长时间,想要将骨头再接回去,谈何容易。

若说一两家看不好,兴许是大夫的问题,可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说明他这条腿确实是没救了。

其实能恢复目前的状态,已经算是运气好了。

“天晚了,我们回去吧!”嵇晏放弃道。

‘前面还有两家药铺,既然来都来了,去看完再走吧!’樊十一知道他心里失落,可她还不想放弃。

“我自己的腿,我自己知道,治不好的。你......还是别抱什么希望了。”他道。

樊十一也心知希望渺茫,看了这么多家大夫,几乎都是一个说辞。她倒不是很在乎嵇晏的这个问题,而是比较在乎......

“走吧!”他见她不语,心思有些沉闷。

‘现在回家吗?’她问。

“我们先去买点东西。不是说好了,回去的时候去拜见岳父岳母吗?”他努力表现出轻松的样子。

樊十一这才想起早上说好的约定。

‘好!不过,不用买太多的东西了,你上次拿了那么多的东西,我被阿娘说道了许久呢!’

“好,都听你的。”

他们只买了一些实在点的东西。

樊十一想到上次见几个妹妹头发乱糟糟的,连根头绳都没有,便又去旁边的杂货店给她们一人挑了一根头绳当做礼物。

她现在还买不起好点的东西,毕竟她还要考虑自己和嵇晏以后的生活。虽然嵇晏什么也没说,还支持她多买一些,可她不好意思花太多的银子补贴娘家。

当然,若是她自己能挣银子便就不同了,用也用的坦坦荡荡。

回去时,嵇晏稍微骑的快些。

天色已经很晚了,还刮起了北风,瞧着是又要变天了。

抵达老樊家门口时,刘氏和樊老二也刚从地里回家来。

农户一年到头除了大雨和大雪天,总有忙不完的事。哪怕是冬季,也要趁着天气好,忙着把地都翻翻,这样来年便只管撒种,除草这些事了。

“十一娘,怎么这晚了回来?是不是在嵇家受了什么......”刘氏话未说完,便见女儿身后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男子。

她吓了一跳,天色昏暗,不太看的清对方的脸,还以为女儿这是在哪招惹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这,这不是女婿吗?”倒是后头进门的樊老二眼神好些,一眼便认出了这是自家的大女婿。

之前嵇晏亲自来樊家下聘礼,樊家的孩子都认得他,只是嵇晏长大高大,又不会和颜悦色,故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樊老二便莫名有些怵他。虽说是自己女婿,但嵇晏这样的大块头,浑身蛮肉,感觉一只手就能将他这个岳父的脑袋瓜子给拧下来。

特别是嵇晏额头上的那道疤,瞧着就和山匪流寇一般模样。

小女不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