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首席的替身前妻

先婚后爱:首席的替身前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下贱,也是要有职业道德的

他鹰眸中噙着狂狷的怒火,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还是夏以沫脸上的指印,亦或者……是她嘴里那句“龙尧宸,疼!”

他自小看惯了血腥,就算他自己,也因为训练而几乎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儿,疼?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此刻从夏以沫的嘴里溢出,他竟是有种说不出的窒息感,仿佛,她那一声轻唤,一声疼,也顺带的蛰痛了他的神经。

龙天霖站起了身子,他微微张了嘴惊愕的看着龙尧宸狠狠的吻着昏迷中的夏以沫,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诧的光芒,对于龙尧宸会这样做,有些没有办法理解,继而,变成一丝疑惑的深思。

他们这一代里,谁有哥狠戾,谁又有他狂傲的不可一世,他完全继承了大伯的孤傲冰冷的霸气,却又多了许多的阴狠,在他的眼里,只有三个女人可以放进哥的心里,一个是笑笑婶婶,一个是小麦,而另一个则是若晞,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龙天霖目光轻眯了下,痞气的淡笑扬在了一侧的嘴角,他暗暗嗤冷的笑了声,目光中有着复杂的情绪……

看来……哥对小泡沫上心了呢?

游戏,利用?

恐怕,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此刻是什么心思。

龙天霖目光轻轻倪向床上的夏以沫,隐约间,能听到她浅浅的低吟声,也不知道是疼痛,还是被龙尧宸吻的窒息!

龙尧宸缓缓放开了夏以沫的唇,因为他霸道的吸吮,她失血的唇瓣有着一丝不健康的血色。

“嗯……”夏以沫昏迷中粗重的贪婪着呼吸,只是浅浅的低吟了声,便再也没有了动静,彻彻底底的昏迷了过去。

龙尧宸看着她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知的心疼,轻轻锊了下她沾染了湿气的发丝,低喃的声音缓缓溢出薄唇,“你,怎么就这样让人不省心?!”

话落的同时,眸光中嗜血气息大显,从小到大,他的生活环境早就了他狂佞的脾性,睥睨天下的他,怎么能允许她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伤害?

就算是他短暂的玩物……也不可以!

龙天霖看着龙尧宸身上突然弥漫出来的狠戾,心中一凛,剑眉轻蹙了下,淡淡说道:“哥,你对她太上心了!”

龙尧宸面色不改,只是鹰眸轻轻眯缝了下,看着苍白着脸的夏以沫,没有回头,淡漠的说道:“是吗?”

轻咦的声音透着淡淡的笑意,却让人听着阴森恐怖,在这一刻,龙天霖突然又觉得,除了那三个女人,哥真的对所有女人都是冷血的,此刻他身上弥漫出来的狠戾,不过是有人碰了他的东西……是的,只是“东西”罢了。

龙天霖嘴角邪佞的勾了抹痞笑,在刑越进来的时候,他轻倪了眼夏以沫,然后离开了病房。

不管哥是不是对夏以沫上心……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龙天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他双手抄在裤兜里往电梯走去,诡谲的气息在他眼底蔓延,夹杂着一丝让人探知不到的狠戾。

蓝影看着龙天霖的样子,不由得扬了扬媚惑的眉眼,声音噙了慵懒的妩媚说道:“少主碰到宸少了?”

龙天霖从后视镜的折射上看了眼蓝影,轻嗤一声,冷冷说道:“蓝影,你还真是多事!”

蓝影不但不怕,反而嘴角扬了笑,她转过身看向坐在后座的男人,年纪不大,明明一张脸和掌权人一样阳光的不得了,眼睛里却总是透着淡漠的冰冷,“我这是在帮你!”

龙天霖微微皱了眉。

蓝影杏眸变的深了几分,悠悠说道:“这两天宸少的举动太奇怪了,就算是要逼颜小姐回来……他也做的太过了!”

龙天霖轻哼一声,示意蓝影开车后目光落到了车窗外,然后,随着车的移动,视线缓缓上抬落到顶楼的VIP病房。

如果哥真的对小泡沫动了心思……他对若晞的爱,也不过如此!

拉回视线,龙天霖微微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掌心还有着暗红的血色,他微微蹙眉,刚刚竟是忘记去洗手了。

想着,龙天霖的脑海里闪过夏以沫那张茫然、呆滞,只有绝望的脸,在到她就像小猫咪一样在他的怀里蹭着,寻找着舒服的位置的样子……

龙天霖渐渐的怔神,思绪仿佛僵在了那里,脑子里只有那张苍白的脸和她无形中的依赖。

蓝影平稳的开着车,她透过后视镜扫了眼龙天霖,见他一直目光低垂,她缓缓侧脸微倪了眼……少主一向爱干净,竟然血迹都在手上干涸了,他也没有处理?!

夏以沫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她皱了皱眉,刚刚想动,却触动了背后的伤口,顿时,痛的她呲牙咧嘴的又闭上了眼睛,她暗暗嘘着气儿,边等待着那疼痛感过去,边自嘲的暗忖:仿佛……最近总是有事没事的昏迷,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

她紧着眉再次缓缓睁开眼帘,目光微侧之际,落入的是一张俊美中透着淡漠的霸气的脸……

龙尧宸坐在椅子上,一个胳膊支撑着扶手,然后手背轻拖着腮,闭着眼睛,均匀的呼吸着,俨然……是在睡觉?!

夏以沫怔怔的看着这个男人,不同于往日见到的沉戾和温柔,此刻的他浑身上下只有淡淡的随意气息,他的睫毛很密很黑,眼缝很长,鼻子高挺微微有些鹰勾,一双薄唇透着凉薄的气息……

睡着的他竟然安静的就像一个孩子!

夏以沫微微蹙眉,对于这个比喻,她轻嗤了声,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拉回视线,可是,很快的,她的目光又落在了龙尧宸的脸上,看着他静静的,优雅的睡容,夏以沫的意识回到了之前,那个温暖、有着安全感的怀抱……

睫毛轻轻的扇动了下,看着龙尧宸的目光渐渐的变得迷离,这些天她对这个男人有着复杂的情绪,有怨恨,有害怕,有气脑,有抗拒,有服从……也有一丝偶尔沉溺的异样心思,可是,就在她仿佛堕入深渊的时候,那个怀抱莫名的让她的心安。

夏以沫此刻死劲的去回想,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怎么离开楼道的,只记得一双有力的手将她抱起,然后就出了楼梯间,那个怀抱有力的却又温柔的拥着她,身上有着潜意识里的熟悉,莫名的让她彻底的将自己的所有情绪搁浅,只想在那个给了她安全感的怀抱里沉沉睡去,她很累,真的很累!

龙尧宸,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那么狠戾的对待我后,却又总是温柔的让我沉溺其中?

夏以沫轻抿着唇,昏迷中,好像这个男人又吻了她,透着狂狷的怒火……思绪翻动之际,轻轻扇动了下眼帘,夏以沫目光有着失血过多后的无力,而就在她缓缓再次抬起眼帘的时候,一双犀利如鹰的利眸直直的看着她!

“唔!”

夏以沫被龙尧宸猛然睁开的眼睛惊了下,本能的想要逃离,刚刚一动,就牵动了伤口,顿时痛的她整个脸都皱到了一起。

龙尧宸薄唇浅扬了个冰冷的弧度,只听他冷漠的说道:“还知道痛吗?”

夏以沫抿了下嘴,将目光瞥到一侧,心里拥堵的慌,低声嘟囔的反驳:“我又不是木头……怎么可能不知道疼?”

娇嗔的声音几乎听不清的传来,带着闷闷的沙哑,落在龙尧宸的耳里不由得让他微扬的唇角深了些,那样的淡笑,少了昨日的沉戾,有着舒心。

“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沉沉的声音传来,透着不容拒绝的冷气,夏以沫抿了下嘴,撇过脸,也沉沉的说道:“没事!”

“没事?”龙尧宸扬了话尾,冷哼一声,也不打算继续去问,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刑越已经告诉他了,只是,夏志航的话语里有着诸多的闪烁。

哼!

龙尧宸暗暗轻哼了下,曾经那么风云的一个人物,如今却要如此卑微的活着……见到女儿如此,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做和想法。

夏以沫被突然沉凝的空气压抑的呼吸变的微微沉重,她咬了咬牙,转脸偷偷看了下龙尧宸,在和他深邃的眸光对上那刻,她瞬间的撇过脸。

“咕噜噜”

诡异的声音打破暂时的沉静,夏以沫先是微微愕了下,紧接着,苍白的脸上染上一层红,她窘迫的抿了唇,心中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是半趴着的,加上别着脸,龙尧宸也看不到她脸上的窘状。

龙尧宸一眼看透了她的小心思,薄唇轻扬了个邪魅的弧度,淡漠的问道:“既然醒了……也可以回去了!”

回去,回去哪里?

夏以沫短暂的舒逸心情突然变的沉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感觉脸上还有着火辣辣的刺痛,妈妈的那两巴掌……打的不是她的脸,是她的心。

“嗯,好!”夏以沫轻轻应着,适时垂了眼眸。

既然“下贱”了,那就彻底点儿吧,做人,总是要有“职业道德”的!

闷闷的声音却想一块石头落入了龙尧宸的心里,他微微蹙眉看着病床上的人,莫名的,听到她这样听话的应声,竟是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快。

最终,夏以沫跟着龙尧宸离开了医院,离开前,外科的主治医师过来做了检查,当夏以沫坐上龙尧宸的车的时候,晨曦已经铺洒了城市的一大片,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也许他们每个生活的都很苦逼,可是,此刻在夏以沫的眼里,却是幸福的。

龙尧宸好似很忙,他从上了车后,就开着笔记本在工作着,修长的手指不停的在键盘上敲动着,那淡淡的声响在狭小的空间里,在晨曦的沐浴下,听上去却有着悦耳的感觉。

夏以沫收回落在车窗外的目光,然后看向龙尧宸,他薄唇轻阖,目光深凝着屏幕……是红绿色相交的线路图,夏以沫不懂,却也看出来是股市走势图。

这个男人,至今,她都不知道他具体是干什么的,他很忙,忙到除了心情好想要折腾一下她之外,都看不见人。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半了,在有半个月,她就终于可以离开了……

“在想……很快就可以离开了?”

轻咦的声音突然森冷的传来,夏以沫原本走神的思绪猛然一惊,当对上龙尧宸那淡漠如平静海面的深邃眸子时,脸色,顿时变的苍白!

月下销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