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少的心尖宠妻

齐少的心尖宠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你惯的啊

帝都白山会所是西城最大的夜场,上九流的销魂窟,包裹着金钱美色欲望的华丽灯光明暗交替间都充满着致命的暧昧。

VIP包间中,两个中年油腻男将楚颜围在中间,眼看着她被灌的醉眼朦胧,目光逐渐放肆……

“楚小姐,尝尝我这杯……”

楚颜仰起脸,黑色的大波浪卷发将那张冷白皮的精致俏脸衬得格外白皙冷艳,红唇上沾染了酒渍,反而越发像个惑人心魄的妖精!

她忍着恶心服了个软,“李总、屈总,我是真的不行了,这杯喝了真该回家了。”

***飞和屈韦对视一眼,眼底笑意更浓,不经意的将一颗白色药片融进了酒里。

“小楚,你早说不行了,李哥是为难人的人么,这杯喝了,李哥送你回家。”

酒水在来回中洒出来了一些,刚巧喷在楚颜的胸口。暗红的酒渍顺着低领隐没进胸口,将胸衣浸润,看的在场的男人眼神发直!

楚颜忍着火气站起了身。

她知道,正对面隔着十几个座位的阴影中,坐着那个一句话便能决定自己命运的男人,他是在看自己吗?

她紧了紧握着包带的手,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轮廓。

戴西泽手里搂着美女的水蛇腰,笑着看向齐松鹤。

“齐哥,美人儿看你呢,送到口的美味,你真舍得不吃?”

齐松鹤狠狠吸了口烟,压下心头淡淡的燥郁。看着黑暗中止不住妖艳的女人。

“不是还没送到口么。”

戴西泽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难得齐哥对一个女人有兴致,他怎么能不成兄弟之美呢?

高声冲着楚颜喊了句,“小丫头,齐哥酒没了,过来添一杯。”

几人虽在一个包间,但地位显然是不同的,戴西泽一出声,这边几个男人顿时不敢再造次。

更何况人是给齐少抢的,齐少想要的人,他们连眼馋都是罪过。

楚颜呼吸微微一滞,理智告诉他,这个男人是来报复自己的,她去了就只有被戏弄的下场,可身体还是忍不住往他所在的位置靠近——

楚颜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两年不见,这男人的气场更强了,眉宇间的青涩早已寻不到踪影,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成熟啊男人的魅力,迷人且陌生。

齐松鹤下巴点了点自己对面的沙发,语气不带丝毫感情,“我不喜欢仰头说话。”

楚颜犹豫了一下,径直在他身侧坐了下来,两人贴在一起。

众人见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知死活的丫头,难道不知道齐总有洁癖吗?竟然直接坐在他的沙发上……

那些眼馋齐松鹤权势容貌身材而不得的女人们,此刻都在等着看楚颜的笑话。

然而齐松鹤吸烟的动作顿了顿,却没将她扔出去,只是盯着眼前的女人。

一股烟草气裹挟着男士香水味席卷着楚颜的鼻腔,这味道简直比酒精还让人上头,或许是酒劲儿上来了,她壮着胆子去夺男人的烟。

“别抽了,呛人。”

齐松鹤下意识抬了抬手,然而烟头还是被她顺利的抢走了,扔进了酒杯。

这一下,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这俩人是旧识,且这女人对齐少来说很特别!

刚才还对楚颜图谋不轨的两个老总,看着眼前的一幕,急急忙忙告辞离开了,早知道这女人和齐松鹤有关系谁还会招惹。

齐松鹤脸色不善,心想这女人怎么还是一如既往的矫情。但是看着她的目光又忍不住的柔和。

连烟味都闻不得,还想来这个圈子里混资源?混什么,混男人吧?

他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冷嘲,又一丝试探的意味。

“两年不见,脾气见长,哪个野男人惯的?”

他说罢,不着痕迹的盯着楚颜的侧脸,似乎想从她的脸上读出委屈或是愤怒的情绪。

“齐松鹤。”

“什么?”

“你惯的啊……”她迷迷糊糊的说着,酒劲儿上来了,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起来,没长骨头?”

嘴上这么说,齐松鹤却完全没有把人踹下去的意思。只是看不惯楚颜这烂醉的模样。

楚颜微恼,顺势掐了把他昂贵西裤包裹着的大长腿。

她软糯的声音缺了几分气势,“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吗?今天这事儿,你办也得办,不办,唔……也得办。”

这一幕可看呆了齐松鹤的一众兄弟。

戴西泽嘴巴张的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

“齐哥,你这是,让人给讹上了?”

齐松鹤没答话,垂首看着双腿间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楚颜温热的呼吸刚好打在尴尬之处,几个回合,小腹便窜上一股邪火来……

他咬了咬牙,忽地起身,将睡得迷糊的女人捞在怀里。“有点急事儿先走一步,你们玩,今晚算我账上。”

说罢,在众人或艳羡或暧昧或嫉妒的目光中,抱着楚颜离开了包间。

“颜颜,我好想你。”

在黑暗里男人忍不住红了眼眶。

楚颜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酒店的床上了。

这是白山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她不是第一次来,却仍有种淡淡的陌生感。

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全身的肌肉都在叫嚣着痛,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

楚颜脸色有些发红,转头看了一眼,却没看见齐松鹤的身影,强撑着酸痛起身。

“昏了头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那个混蛋给……”

没等她懊恼完,浴室的门忽然被拉开。

齐松鹤披着宽松的浴袍,露出健硕的胸肌和匀称结实的小腿,半湿的头发贴在额间,露出一双锐利的黑眸,若有所思的盯着床单上的一抹鲜红。

有些嘲讽又有一丝侥幸。

“什么时候补的?”

这几年他耳边可传进来不少楚颜的风流韵事,昨夜也是即兴做了,却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是头一次。

楚颜正想着找什么遮一下身体,闻言,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随后缓缓冷了脸。

她语气不善,“看破不说破的道理,齐总难道不明白么?”

齐松鹤懒洋洋的靠在浴室门上,看着她艰难的扶着墙一步步走过去捡衣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那,我的技术比起那些人,如何?”

楚颜扶着墙的手缓缓紧攥成拳,又松开,最后咬牙道:“齐总的技术,三百一晚,不能再多了!”

妄想x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