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来自古代

第111章 我又不是冤大头

会场内所有人屏息凝神,气氛变得格外紧张。

在座的几乎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破石头会让两个大佬如此争抢,难道是他们眼拙了?

有人摸着下巴,略微思索后开始加入竞拍。

一旦有第一个人加入,后面便会涌入源源不断的人。

眼看着一个平平无奇的破石头被炒到了以亿元开头的天价,陆凌宇整个人都不好了。

万景霆蹙眉,他虽然很想得到这块石头,但他又不是冤大头,这些钱留着给老婆孩子花不香吗?

心底的声音依然叫嚣着让他竞拍,但他充耳不闻。

他退出后又有些资金准备不到位的人也陆续退出,到最后只剩谭薄盛一人。

他斥巨资买下这块小小的石头后,所有人纷纷感叹谭总的财大气粗。

东西被人拍走,万景霆便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心思。于是,他和陆凌宇二人悄然离席。

“你怎么不拍了?”陆凌宇疑惑道。

他脚步不停,侧头看他,“不是你说一块破石头而已吗?”

“你有这么听我的话?”陆凌宇嘟囔着,跟在他身后。

万景霆没回答他,而是点开手机查看一下工作进度,“这边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咱们今晚返程。”

晚上登机前他再次拨打唐晚栀电话,依旧是无人接听状态。

他又联系了爷爷和孙奇峰,结果都是一样。

陆凌宇不明所以,只见他黑着脸上了飞机,就那么木头一样盯着窗外,看着夜色。

*

“咔——各位辛苦了。”孙奇峰给唐晚栀递上毛巾和矿泉水,招呼着众人收工。

今天是新剧开拍第一日,第一个镜头便是场夜景。

小宝一路小跑到唐晚栀腿边,仰头看她,“妈妈是仙女,妈妈会飞。”

唐晚栀轻笑,顺势抱起小家伙,“妈妈不是仙女,妈妈也不会飞,但是妈妈会在小宝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保护小宝。”

小宝嗡声点头,想到了初见妈妈时,她坐在病床上,阳光为她镀了金边,她美得像仙女一样。

后来她每次遇到危险,她都会出现在她的身边,而今,她成了她的妈妈。

她总是想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儿。

小宝搂着她的脖子,闻着她身上让她安心的味道,小脸窝在她的脖颈上,甜甜睡了过去。

看着她的睡颜,万老敛眸,他是真心喜欢小宝,但有些真相快要浮出水面,不知小宝到时该何去何从。

如果古松师父推演不错的话,另一个碎片也该出现了……

有了万老的资金注入,所有停滞不前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小宝作为金主爷爷的曾外孙,她一睡着所有人同时放缓动作,深怕吵醒她。

小宝陪了她一整天,想必是累坏了。唐晚栀怕她睡得不踏实,服装造型来不及换掉便抱着她去了临时休息室。

她小心翼翼地将小宝放下,给她盖上被子,正要离开时随手点开了手机,忽然发现她一天没拿手机,错过了万景霆打来的不同时间段的电话。

她将手机拿上去外面重拨,对方却关机了。

她有些不解,但来不及多想便随着陈珠去了化妆间,她将头饰摘掉,将衣服换下,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拍戏挺累的吧。”陈珠给她按摩着肩膀,说道。

“嗯,确实比我想象中累一些。”她自认自己是个能吃苦的人,但这一天的工作下来竟让她都生出三分畏惧。

她学了一段时间的表演,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开始拍摄时会发现其实到处都是问题。

她学习的空间还有很大!

陈珠透过面前的镜子看着她,发现她虽然满头是汗,但没有一句怨言,甚至眼睛越发亮晶晶的,充满朝气。

孙奇峰本想着今晚拍摄结束后请众人聚个餐,但万老年纪太大,小宝年纪太小,他们都熬了一整天,现在只想休息不想聚餐。

大众投票结果一致,最终各回各家。

小宝中途醒来过一次,迷迷糊糊中她看到她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妈妈正小心翼翼地给她擦着脸和手,最后还给她擦了脚丫。

她想起来,但是她太困了,很快便没有了意识。

安顿好小宝后,唐晚栀去客厅里监督爷爷喝完了安神粥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今天也累坏了,一沾枕头便睡了过去,睡梦中她梦到万景霆回来了,他搂着她的腰,亲吻她的额头,似乎还打了她的臀部?

难道是几天不见太想他了,所以做了这么变态的梦?

这一觉她睡得踏实,再醒来时是被闹钟吵醒的,她刚要伸手时有一只大手先她一步将闹铃关闭。

她一愣,恍惚间睁开眼睛,那张轮廓分明的脸骤然映入眼帘。

不知是她的动作太大还是闹铃打扰了他,他的眉心微拧,眼眸紧闭,睡得很不舒服。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问道。

原来她不是做梦,那打她臀部总不会也是真的吧?

她半信半疑地掀开被子,这一看魂魄差点儿飞了。

这段时间她为了睡觉方便穿的是一条睡裙,眼下她的裙子已经掀到了腰的位置,而再往下,她的臀上,果真放着一只手。

她心下一惊,牟足力气抬脚向他踹去,结果方才还在睡觉的人,忽然睁开眼睛,放在她身上的那只手已经轻松包裹住她踹向他的那只脚。

她的动作不慢,但他的反应更快。

他的摩挲着她的玉足,声音慵懒磁性,缓缓响起,带着莫名的蛊惑勾的她心痒痒,“丫头,你不乖哦,难道昨晚教训的不够?你是想再来一次?”

还敢提昨晚!!!

“流氓!”

她红着脸骂道。

万景霆轻笑,随即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盯着她的眼睛,眸色逐渐漆黑。

他盯着自己就算了,咽口水是几个意思?

她推了推,对方无动于衷。

“我们是夫妻。”他说道。

言外之意:他不是流氓。

“我昨天联系不上你,寝食难安。回来后看到你没心没肺的睡大觉,我气不过,所以给你点儿教训。”他勾唇,在她耳畔呢喃。

“我没心没肺睡觉了,所以你打我,你也太坏了!”她耳朵烫的厉害,咬牙切齿地说着。

路过胡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