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送外卖

第57章

此言一出,原本吵吵嚷嚷的围观众人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书生和白胡子老头对望一眼,白胡子老头点点头,冲孙千千道:“请借一步说话。”

二人出了大门,老头将门关上,笑道:“小老儿姓温,平日没什么嗜好,就爱赌两手,让孙千千姑娘见笑了。”

孙千千道:“啊,原来是丐帮的温半轮。你倒认得我。”

温半轮道:“咱们丐帮虽处江东,与云霄宫相离甚远,但也不至于孤陋寡闻。”

孙千千又问道:“你叫我什么事?”

温半轮道:“姑娘可是为了《天下郡守图》而来?”

孙千千不答。

温半轮也不在意,续道:“这里面有蹊跷,咱们江南武林好些人巴巴坐船赶来,却好似不受待见,连杜宴之的面也没见到,便被发到这里守庄,这些人心里有气,早就想离开夔州,只是碍于情面,不便即走。听杜宴之的管家敖独舟说,庄子内除了蜀中门派还有些其他地方的高手,咱们听这口气,显然不将江南人士放在眼里,又何苦还赖在这讨人嫌?只是那管家敖独舟也是个好赌的,非说赌出个输赢才肯叫我们走,姑娘这一来,虽说在赌上面不大光彩,但终究是赢了,那敖独舟也无话可说,咱们也能离开这晦气地方,说来还要感谢姑娘。”

孙千千道:“那书生是杜宴之的管家敖独舟?”

温半轮道:“不,那个苦瓜脸是敖独舟。”

孙千千看着大门,又道:“怎么能进庄?”

温半轮笑道:“推开门就是。”

孙千千怔了一怔,二人刚从门内出来,怎地还要推门进去?也没再追问。

温半轮笑道:“云霄宫孙千千似乎并没有传说中那样凶恶,这图嘛,爱谁拿谁拿吧,和我可没有关系。”说着竟负手而去,自下山走了。

孙千千将信将疑,重新推开门,却愣住了。

门还是那个门,屋却不是那个屋了。

面前是一处宽敞的庭院,孙千千过了庭院,就到了一处厅房。

不再是狭窄的房间,也没有那些粗糙的男人。

孙千千见到的却是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厅,而且厅上有很多轻衫扇香的女人,都是很美的年轻女人。

这些女人却在唱歌跳舞,一片欢声笑语。

歌是《风梢雨叶》,一个女孩子轻弹琵琶,声如落玉,只听她唱道:

风梢雨叶,绿遍江南岸。

思归倦客,寻芳来最晚。

酒边红日初长,陌上飞花正满。

凄凉数声弦管。

怨春短。

玉人应在,明月楼中画眉懒。

鱼笺锦字,多时音信断。

恨如去水空长,事与行云渐远。

罗衾旧香馀暖。

声音清雅,字字扯人心弦,撩拨的身体似乎都轻了起来。

舞是《扑蝴蝶》,一个女孩举着一根细软的藤条,藤条上系着一只粉色的纸蝴蝶,其余的年轻女人均手持轻罗小扇跟随着那粉蝴蝶而舞。

粉蝶上下翻飞,于空回旋,女人们绕蝶飞舞,玉臂扑捉。

大厅的尽处却是一个长桌,桌后坐着一个人,那人衣着十分考究,喝着酒,打着拍子,看得是不亦乐乎。

孙千千看得很清楚,这个人眼神十分凌厉,即便是他笑起来,那眼神也如刀一样,狠狠地刮着你。

长桌左侧立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适才所遇的苦脸汉子敖独舟。

坐着那人拍了拍手,曲终舞散,一众女孩子便退到两侧。

那人轻声说道:“文王之初,天下诵而歌舞之,可见歌舞本是为太平盛世而生。可是如今...呵呵...孙千千姑娘,来者是客,你品评一下这歌这舞如何?”

孙千千道:“歌叹儿女情长,舞说院锁青春,这有什么好?”

那人却拍掌笑道:“好见识。”

孙千千道:“杜宴之?”

那人叹道:“阿猫也好,阿狗也好,不过都是一个称谓,抛开这些称谓,我也不过是这乱世中的一个棋子而已,当这盘棋下完,棋子也就都统统收回盒中,还在乎什么称谓?姑娘爱怎么叫都成。”

孙千千点头道:“好,夔州杜宴之,明年今日我会到你的坟头前上柱香。”

杜宴之道:“哦?姑娘何以这么看得起我?”

孙千千道:“因为你是第一个能搞出这么多花样的人。”

杜宴之笑道:“这真是不易呀,我可得偷着乐几天。”

孙千千道:“几天怕是不能了,几刻钟倒是来得及。”

杜宴之又倒了一杯酒,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小口,说道:“孙千千姑娘夔州一游,将蜀中青城、三门还有山海收拾个七零八落,我还没好好谢谢你。”

孙千千道:“不必谢了,你若快点上路还能赶得上他们,一起过个奈何桥也不孤单。”

这时旁边的一众女人开始叽叽喳喳起来。

“瞧这小妮子怎么和咱们大人说话呐。”

“可不是嘛,这嘴可真是阴损。”

“想来是被咱们大人的英俊潇洒所震。”

“这可不成,只怕咱家大人看不上她。瞧这小身板儿,哪能经得起折腾。”

孙千千冷冷道:“你们不去独芳楼真是屈才了。”

众女齐道:“咱们就是从独芳楼出来的,你待怎地?”

孙千千说不出话了。

杜宴之笑了笑,说道:“非杀我不可吗?”

孙千千道:“非杀你不可。”

孙千千的话音未落,敖独舟已飞身一掌击向孙千千。

两人中间还隔着好几尺,那掌风已吐到孙千千面前。

掌风中还带着淡淡的腥臭味,孙千千心下一凛,这人练的是毒掌。

待得这一掌及近,孙千千竟感到一阵炙热,忙侧身闪过,回手一剑刺向敖独舟右腕。

这一剑又快又狠,出剑的位置又极为刁钻,着实不易躲过。

敖独舟道了声好,右手疾缩,左掌跟着向前一吐,又拍向孙千千面门。

孙千千微微一怔,没想到这敖独舟竟能躲过这一剑,见一掌拍来,却不躲避,一剑迎了上去,不料剑尖刺中敖独舟左掌却无法前进半分,孙千千的剑反被这左掌压得弯曲开来。

孙千千腕力一拧,一声剑吟,剑绷得直了,剑尖竟滑过手掌边缘,沿着敖独舟左臂蜿蜒向前,直刺向敖独舟的“肩井穴”。

这一招极其怪异,敖独舟脸色一变,右手成爪,直抓向来剑。

孙千千哼了一声,剑疾缩而回,斜斜一挑,直切敖独舟的右腕。

这一剑快过电光,眼见敖独舟右手不保,只听“叮叮”两声琵琶轻响,孙千千感到背后一阵微风掠来,她猛地撤剑翻身,却见那弹琵琶的小女孩已抱着琵琶立在身后。

接着琵琶之声切切杂杂,倒似有无形的兵刃向孙千千击来。

孙千千剑划了一个弧形,纵身向后跃了数步。

敖独舟怒道:“要你来多事!”

小女孩幽幽道:“敖大叔,不成了便下来,没人笑话你的。”

驿外断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