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湖送外卖

第53章

双剑在剑鞘中缓动,带出一阵泉吟,但只推出数寸,孙千千便停住了,因为她听到身后已响起一阵脚步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

转眼间,只见有六、七个军卒打扮的人走了过来。

一个领头的喝道:“干什么的,大半夜也出来唬人,好大的狗胆!”

一名军卒道:“老大,好像川戏班子唱戏呢。”

又一名军卒道:“我们不如看一会儿再将他们撵回家。”

领头的咧嘴一笑,点头道:“也好。”

说完几个人竟大大咧咧的找地方坐了下来。

这几个军卒似乎没看出来在座的都是扎纸人。

他们纷纷对旁边的扎纸人说道:

“哎,这位大嫂,你稍微往里坐一坐,好,这样就好。”

“前面的!你他娘的头低一些!”

“呦!还抱着孩子来看戏?这小粉脸儿,多大了?”

“干你大爷!看戏就看戏,你这腿抖什么?信不信再抖老子砍了它!”

只要不是瞎子,不,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这些人里没有活人。

可是这些军卒却好像偏偏不知道,还在和扎纸人交谈着。

孙千千默然无话,双手还是稳稳扶在剑柄上。

领头的找了个最舒服的位子坐了下来,领头的脑袋一抬,就像开场的锣鼓点子一样,台上的人又开始动了。

三张花脸也转了回去,随着一阵风起,都像纸人一样都飘到了台子两侧。

一名老生出现在台上,这当然是诸葛亮。

只听他唱道:“算就汉室三分鼎,险些一战化灰尘。”

还是一样阴森恐怖的声音,但是领头的却偏偏叫了声“好!”

诸葛亮又唱道:“带马谡无用的人!”

两个人押着五花大绑的马谡出现在台上。

这中间本应还有很多唱词,还会有赵云出场,可是这个诸葛亮却全部略过,更诡异的是,这个诸葛亮直接提起手中的纸剑向那马谡头上砍去。

纸剑本来是砍不死人的,可是这柄纸剑竟带起了乎乎风声。任谁听了这声音都不会觉得这是一柄纸剑。

台下领头的又大叫一声“好!”

孙千千却忽然觉得不怎样好。

因为这个“马谡”她是认得的。

这个“马谡”腰间悬着一把菜刀,赫然正是废物叶清歌。

废物怎么会在这里?这些人又都是谁?

孙千千不及细想,娇叱一声,人剑已化为一道光直飞向台上的诸葛亮。

她不得不承认,即使此时心中并无多大的波动,但是她依然在乎叶清歌的生死。

剑已刺入诸葛亮的身体,“当啷”一声,那柄纸剑掉落在地,纸剑怎么会发出当啷的声音?

诸葛亮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因为这身诸葛亮老生纸戏服内根本没有人,孙千千的剑刺入的一刹那,那身戏服如倒塌的房子一样摔落下来。

难道唱戏的一直是纸人?

孙千千当然不会相信,她冷哼一声,一剑刺进了脚下的台子搭板中。

别人看来,一个人用剑去刺戏台绝对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可是孙千千却不会觉得奇怪,因为她的剑脊两侧已开始冒出鲜血来。

戏台当然不会冒血,冒血的只能是藏在戏台中的人。

台上的司马懿、张郃等人似木头人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台下那领头的似乎看得很高兴,竟拍手叫起好来。

孙千千伸足一踢,台上的那柄纸剑竟如强弩射出的箭一样直飞向领头的面门。

纸剑带着猎猎风声,旋转着,纸衣渐渐脱落,露出一柄古朴的精钢短剑,闪着光。

剑已将近领头的面门,领头的似乎全然不觉,还在拍着手。

领头的手还未拍完,剑已插进了脑袋。

只是插进的不是领头的脑袋,而是他身后的一个扎纸人的脑袋。

那个扎纸人却流出了鲜血,原本是笑的表情被鲜血浸得扭曲,更显恐怖。

领头的又叫了一声好。

好快的身法!孙千千微微一怔,随即伸剑挑开了缚在叶清歌身上的绳索。

绳索开了,一阵芳草特有的清香味传出。

孙千千知道,这是山海的芳草无情。

芳草无情,闻者心寒。吸入愁肠,精散魂断。

孙千千脸色一沉,“叶清歌”已面露阴森的笑容,挥刀便砍向孙千千。

孙千千见此“叶清歌”虽容貌衣着相似,但举手投足间全然两样,知道有人易容成叶清歌在此谋害自己。

“叶清歌”只道孙千千闻了芳草无情后必然会神志不清,如行尸走肉般只供施毒者驱使,自己这一刀也必然砍中她,谁知孙千千虽吸了芳草无情,却仍是无事一般,“叶清歌”吃惊之余,便疏于防范,孙千千的剑已刺进了他的咽喉。

那人死前还惧目大睁,他做梦也没想到世上竟会有人不为芳草无情所毒。

这时台上的司马懿、司马昭、司马师、张郃及两名蜀卒纷纷动了,各持纸剑纸枪扑向孙千千。

蜀中杜门悲风掌、慧门丁家青天夺神枪、缠闭门落华剑法...

几个人一动,孙千千就已看出了他们的武功家数。

原来是蜀中三门中人,他们怎么会识得叶清歌,他们又怎么会有山海的毒药?

这些人放在江湖中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如今却在这里装神弄鬼。

孙千千长剑光划出了一个圈,逼开几人,这只是普通的一剑,但迅捷无比,而且出剑之准,一划之间连点几人的右手“太渊穴”,毫无差错,逼迫几人不得不缩手。

孙千千趁势举剑齐肩,双剑平平连刺,阵阵慑人杀气笼罩众人全身。

剑很快,剑气很盛,催得几人身上纸衣残屑四飞。

剑气忽顿,司马昭、司马师、两名蜀卒已然中剑倒地,喉间均多出了一个血洞,这几个人自家招数仅出了半招就命丧黄泉。

司马懿与张郃却犹如鬼魅,左右飘忽,忽地剑上枪下齐齐击向孙千千,口中发出凄厉的笑声,夺人心魄。

孙千千以剑疾劈枪杆,挡住枪势,右足猛起,正中张郃右颈,张郃都没看见孙千千是怎么出腿的就已然倒地。

司马懿的剑甫及孙千千衣衫,孙千千足尖一点,已后跃数步,问道:“落华山缠闭门的许真还是许玄?”

那人微微一颤,没想到两招之内就被人家看出了身份。

司马懿也不答话,手腕一抖,一柄剑起了十数点剑花暴雪般卷向孙千千。

这一招势沉力猛,且诸端变化,孙千千不与之正对,拔地而起,飞向台下,司马懿的一招“玉虚悬星”却也落了空。

台下的几名兵卒仍在津津有味地看戏,这世上岂非爱看戏的人有很多?不论什么戏,只要能看,似乎都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

孙千千环顾一周,认定叶清歌在这些人手上,大声喊道:“废物!你在么?”

而此时司马懿的剑却如影随形直点孙千千背后。

驿外断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