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观星者与塔牌

“那个是什么魔物啊?”段乐羽看到在远方的海面上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天空那乌云跟着它一起快速移动了起来,在它的身后追随着,仿佛是被它拉扯到这一边来的,等它飞着靠近过来以后,发现那是一头有着黑色翅膀的黑色魔物龙。

只见它飞到了灯塔的顶楼处,那是在一个宽敞的平台上,全身都是那些黑色的云雾在围绕着它的整个身躯,低着龙头看到了下方的段乐羽和那老人苏里湘,那尖利的牙口只是略微张开着并没有露出明显敌意,也没有要立刻作出攻击的样子。

“那是暗系魔物的一种,记得是叫‘黑乌云魔龙’吧,既然是在魔法物的觉醒梦境中,就不会对魔法使本身造成实质性伤害的,但是可能会有精神上的痛楚就是了。”伊门絮伸出秀手指了指那头庞然大物,看起来大概是有三层塔楼那么高的样子,那头上的龙角尖差不多就要碰到了那塔尖。

附近海面上的天空也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被一层又一层的乌云盖过,只是那点滴的小雨停了下来,翻涌着的海浪卷到了岸边看起来也是变得黑漆漆的样子,只见楼上的那头黑乌云魔龙完全张开了它的大口,发出一声咆哮像是那惊雷打下的声音,原来在前面礁石的海面上浮现出了一个海中妖物,那是“海妖巨蟒”。(擅长水系魔法的攻击,另外能够利用水元素进行自我治愈恢复伤口的一种水系魔物)

“啊呀!这些可恶的魔物啊,就是它们想要破坏这个灯塔,尊敬的观星者啊,我请求你将这些魔物给赶走吧,他们在灯塔附近已经徘徊了很久了,而且这两天我住在灯塔这里,晚上都睡不好啊要担心害怕的。”说着那老人又一副想要跪下恳求的样子,却是被段乐羽给提前出声制止到了。

“放心吧交给我,”手里还握着那张“塔”牌,那是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其中的一张,具体蕴含着什么样的魔法力量暂时还不清楚,只是段乐羽他还没想好使用哪一种魔法来应对眼前的魔物们,“那些专门的魔法咒语,应该是没有的吧?”

“观星者,作出你的选择。”在灯塔楼的室内又传来那不知道是谁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夹带着在里面。

在一旁踱着小步的伊门絮,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而且也看到他投来的目光忙又跳着小步越过那些地上的小石块,到了他跟前开口说道:“怎么,还是想要我帮你啊,那也不是不行哦,叫我伊姐姐······”

“不用不用,呃这个我,只是有些······?”段乐羽忙退开一步,表示自己还能够应付,其实心里早已经清楚只不过不是那么的确定,在这个魔法线世界中,所拥有的魔法力就是能够将魔法具现化出来的一种存在,也就是说没有特定魔法咒语,想要发动的魔法术式全都在那魔法力的感应中实现,魔法力就是一种魔法物质。

“知道你肯定会拒绝,唔不过那个海里的魔物有些恶心,而且让人害怕,还不如上面那条魔龙可爱一些。”伊门絮移开了盯在他脸上的视线,抬头望了望那黑乌云魔龙,已经是张开翅膀飞了下来,直奔那条海妖水蟒而去!

那么这些条条框框的魔法公式完全可以舍弃,没有所谓专门的魔法咒语,临时创造合适自己的就好了,它是魔法使自身就存在着的魔法力量,它就是“魔法力”。

“塔牌,你是自然的灾害力量,化为雷电之躯降临吧——”段乐羽右手抓着那泛着莹白色光芒的塔牌放到眼前看了一眼后,便对着前面那刚浮出海面的海妖巨蟒,发动着雷系魔法攻击了过去,这是属于他发动的魔法术式,雷系的魔法已经出现在眼前,并且形成一道道深白色的耀光,从那天空中的乌云层上方透过落了下来。

轰轰轰——

只见那些雷电重重地击在了海妖巨蟒它那灰褐色的躯体上,它的蛇皮边缘是长满了一些黑色鳞片的,一阵惨叫后却是瞬间在蛇身的躯体周围结出了大量冰锥,形成一道道冰锥子的防御屏障,将海妖巨蟒的蛇躯给保护着,附近的海面已经有一些薄薄的冰层出现,却是被海浪给立即冲散碎掉。

黑乌云魔龙俯冲了下来,继续张开着那黑漆漆的利嘴,“吼!”那像是一团黑色云雾的暗系魔法攻击覆盖在了海妖巨蟒的身上,使得它暂时动弹不得,只见那海妖巨蟒身上还是被冰层紧紧包围保护着,一时之间黑雾状的暗系魔法也难以腐蚀和渗透进去。

段乐羽用力踮起脚尖进行那低空魔法飞跃着,来到了那海妖巨蟒的附近,站在一块差不多被淹没的大块礁石上,右手拿着的塔牌白色光芒依旧闪耀着,“这黑乌云魔龙对灯塔是否有敌意暂时还不清楚,但那海妖巨蟒肯定不能置之不理了。”近距离观察了一会儿它们,段乐羽已经将塔牌紧紧握在了手心上。

而仿佛是感到了其他威胁,黑乌云魔龙吐着它那魔法黑雾的动作缓了下来,歪斜着龙头盯着那灯塔靠向岸边位置的那里,一艘木板制作的贸易船只停了下来靠在那通往灯塔的小石桥边上。

只见那木船虽然不算太大,但还是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甲板上站着赫然是一群镰刀亡灵魔物,大概有十几个左右,他们一飘而下,迅速通过小石桥,挥舞着那黑烟色的镰刀就要往灯塔一楼门外的老者苏里湘他袭击而去。

一旁的伊门絮只是微闭着眼,然后又理了理贴在脸颊边上的一些发丝,又睁开了眼眸带着那关切的目光对他说:“这边也有一些魔物来了,应该是要对那老头下手了吧,要小心了段乐羽,这样也会导致那魔法物觉醒失败的。”

在这里,伊门絮不是观星者,是无法干涉“塔牌”觉醒成功和失败的,而且她刚才也是强行介入到了这个魔法物的觉醒梦境里,对于其他魔法使来说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嗯好!”他的话音刚落下,却是见到那头黑乌云魔龙不停挥舞着翅膀,已经停下了它的暗系魔法,也就是属于它的特殊魔法技能,“吼,呜啊!”赫然是那黑乌云魔龙又高高飞起将吐着的那黑色云雾,直接朝向那些镰刀亡灵魔物。

“啊呃!啊······”苏里湘被吓了一跳,刚才冲到眼前的几个镰刀亡灵被那黑乌云魔龙发出来的暗系魔法给波及到了,这些亡灵类别的魔物也是瞬间消散。

在小石桥上的一些亡灵魔物,它们都是躲闪不及被暗系魔法笼罩了起来,还来不及挣扎就被打散成一团灰色烟雾了,而在桥上靠后一些的几个镰刀亡灵魔物将那把灰色镰刀架在了前方,受到魔法攻击的影响而暂时停滞住了。

“糟糕了,”段乐羽忙使用魔法飞跃离开原地,免得被那海妖巨蟒给波及到,而后又回到了灯塔楼的门口前。

原来是在看准了这个间隙,“嘶——”它那巨大的躯体差不多是要完全浮出了海面,蛇尾不甘寂寞的甩出一阵巨大的海浪并且将身上覆盖着的冰锥子射向了黑乌云魔龙。

带着痛苦的龙叫声,黑乌云魔龙还在抵御着它的魔法攻击,还来不及做出反击,便又被那海妖巨蟒从海中高高跃了出来,用张开的蛇口牙尖咬住了其颈部位置,一阵水花飘洒的声音响起,是那黑乌云魔龙掉了下来从而被它带向了海底。

“观星者,作出你的选择!”在灯塔里又传来这样一个冰冷声音,段乐羽刚才是有点迷茫了,但很快就摆脱掉,牙齿轻咬了一下下边嘴唇,然后开口念道:“那来自塔牌的魔法力量,用我的魔法力具现化出来吧,冰之坠落!”用手将塔牌反转过来面向大海,感受着指尖那魔法力在疯狂流动着,在他眼前的脚下顺着浅滩的海面一路过去瞬间结成一道薄薄的冰面,而在一道尖利的巨大冰柱直接从塔牌里幻化而出形成那冰系魔法的攻击,从半空中坠落直接扎进了海水里直到贯穿了那海妖巨蟒的躯体。

而黑乌云魔龙已经是得到缓解,从海面飞跃而出到了半空,那漆黑的龙翼所散发着的黑色云雾已经是变得稀薄起来,而后又飞回那灯塔楼的楼顶平台上,对着段乐羽的方向,张开它那乌黑色的龙口,隐约可见那一排参差不齐的锋利牙齿,有点像生了锈的电锯形状了吧。

“看来你总算解决掉这个恶心的魔物了,太好了,开心值得夸赞。”伊门絮看到段乐羽已经是慢步来到她身旁,带着那满是笑意的眼睛看向他说着。

“是啊,不过这张塔罗牌突然变得好沉啊,呃我换到左手拿也是一样沉的。”段乐羽有些无奈的感慨说着,心想着刚才怎么不觉得沉呢,不过转念又想到应该是跟这张金属卡牌的重量没关系吧,该不会是那魔法力的缘故。

“那是你魔法力使用的太多了,当然会觉得它变沉了,你试试看抱一下我,看你抱不抱得······呃呵呵······”伊门絮后面这一句变得很小声,想要撩他一下却又觉得害怕和羞涩,然后不等段乐羽回应又继续说:“那黑乌云魔龙好像还是不肯走的样子,而且盯着你看呢,是不是想要感谢你刚才的帮忙呀。”

“嗯嗯不过我觉得它没有什么敌意,而且它有在保护这个守灯塔的老人,就是不知道它会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了。”段乐羽倒没有太注意她后面说话的声音变得那么小,只是觉得很赞同她前面的回答,心里也在琢磨着一些其它事情,没有太过在意后边的那些奇怪话语。

“是的,不过嘛这还是得靠你的选择了,毕竟在这里你才是那观星者魔法使。”

“观星者,感谢你的帮助啊,”苏里湘走到段乐羽跟前,那一头稀疏的白发已经不剩多少了,他是一脸的感激,然后却忍不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那头黑龙其实这几天夜里都会飞过来守在灯塔上面,一开始虽然我是很害怕,但是我后来逐渐明白,原来这几天晚上之所以能够平安度过,不被那些魔物给侵扰都是因为它在这里警戒着。”

“还是舍不得离开这个灯塔吗,即使要冒着生命危险?”段乐羽也知道劝不了他的,只是看着他无奈摊开了双手,踱步走到一旁的石路上,眺望着那变晴朗的海边。

“呵呵我都一把年纪了都无所谓了,以前我抱有希望想要等到我那个出海未归的儿子回家,只是我现在总算想明白了,其实啊我早就该知道了,乡里的老伙计都说我固执,唉!”说着苏里湘又重重叹了一口气,转而望到了那灯塔楼上方的黑乌云魔龙陷入了一阵沉思。

“等不到的吧,十几年了每天都是这样,”老人拿出衣服里的那张合照,苦涩地笑了,那照片上面是他和家人的合影,一个是他两年前就已经过世的老伴,另一个长得阳光开朗的男子就是他的儿子了,“观星者啊,再次感谢你的帮助,我这个老头也该走了,离开这里或许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总不能让逝者担心生者吧,别怕!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呢。”

说完后苏里湘对观星者低着头并握着双手放在额头上,然后弯着腰深深拜了一下,便转身离开这座灯塔走向那白色的小石桥,沿着海边公路走远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应该结束了吧,那么这张塔牌应该是完成觉醒了吗?”段乐羽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感觉是有些不确定,于是又将拿起它放到面前仔细观察了一会,那魔法微光已经逐渐减弱,直到变成那点点的流光闪动着在牌面周围。

此时天空中的那乌云早已经逐渐散开飘向了远处,吹拂过来的海风开始变小了,就连在海边树林里的那些海鸟也都迫不及待地飞了出来,而伊门絮抬头望了望那黑龙,然后收回视线对身边的他说:“那黑乌云魔龙应该是受伤严重走不了吧,其实拼尽全力还是可以回到那黑色云雾之中的,只是它似乎并不想这么做呢。”

段乐羽只是“嗯”了一句,而后走到灯塔外围一点的位置,有些感慨着望了过去。

直到黑乌云魔龙的躯体完全消散前,那包围着它的黑色烟雾也逐渐分离出来并且越来越稀薄,它却伸出了爪子对着半空划了划,带着那比较沙哑的声音说着:“感谢你观星者,让我的父亲能够离开这座灯塔,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以后就是希望他老人家不要再为我伤心了,能够离开这里安享晚年是再好不过,那次要不是我固执的要在恶劣天气冒险出海也不会遇难了唉······再见······”

“原来它就是老人那死去的儿子化身变成的,难怪啊,”看着它已经完全随着那道从云层上投射出来的阳光而消失,段乐羽莫名感到有些难过,只是知道现在这里不过是该魔法物觉醒的一个梦境,一个记录着跟这魔法器物相联系着的历史,那是一段关于这座灯塔楼过去的最后时光,眼前灯塔楼的里面变回了那灰尘遍布的破败模样,同时在段乐羽他的脚底下又浮现出了那狮子座魔法阵的蓝色光芒,那就是一个十二芒星的图案光芒,只是线条比较混乱而且很是朦胧的感觉。

段乐羽和伊门絮被传回到原来那在花卉公园里遇到的那魔法阵的地面上,阵上的魔法光芒逐渐减弱直到完全消失,露出地上的一些人为刻印,好像是在刻画着什么跟十二芒星有关的魔法条纹。

“在狮子座魔法区域的魔法阵上,去到的那边缘世界,如果成功觉醒了特殊魔法物,会自动将我们带回原地的,只是这个魔法阵也会完全消失吧。”伊门絮莞尔一笑,拉过他的手肘,带着不确定的眼神问了一句,“怎么,不会不高兴了吧,在观星领域里这些都是魔法使必须承受的,唔习惯就好,不能一脸沉闷哦!

“怎么会呢,我只是有些没没回过神来而已啦。”段乐羽抿着嘴角回应着,露出浅浅的温柔笑容,从来到这个陌生的魔法世界里他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不是特别坚强的人,但是他会害怕自己做不到坚强,所以还是会选择用积极的心态来面对。

从被魔法阵传送到那里面的灯塔中,然后完成魔法物觉醒再被魔法阵传出到花卉小镇,再离开这里的花卉公园,之后向前面有些破损的水泥道路,发动着那魔法飞跃,就这样前行了大概几公里就看到了前面不远处那里有一些楼房,那座城市有些像是一个森林,十分的”绿意盎然”,只不过看起来静悄悄的,让人有些莫名的心慌。

“等会我们要穿过这个地方才能到那‘魔法使天文馆’来进行休息调整,这里是一座被遗弃的魔法城市。”伊门絮暂时停了下来缓住脚步踩到地面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扭开了盖子喝了两三口,才继续说:“要不要在路边原地休息一下,还好吗累不累?”

看到那她投来关切的眼神,段乐羽连忙出声回应说:“没事哦,那我们就过去吧!”

“嗯好······”

雨相随

作家的话
来点推荐票和收藏呗,支持一下~~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