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灯塔的守护

在段乐羽背后那些莹白色的光点开始疯狂的冒了出来,就连他的双手在被那微风吹拂过来的时候,感觉像是把微风都抓在了手心上流通着,此时看到地面上那奇怪的符文图案,忽然在眼前又冒出了另一个更加透明的图案,就要完全融入到他的身体里面了。

“没想到今天这么快就能遇到一个魔法阵了,那还真是幸运,”伊门絮心中这样感慨着,见他看着地面沉思着什么,上前直接拉过他的右手肘,一脸微笑地说:“走,我们一起在这个狮子座魔法阵里发动魔法力感应吧。”

“感应魔法力的什么,可以使用魔法了是吗······?”段乐羽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看到她又松开了手,双手背在了身后向前踮了一小步并且略低着头。

“现在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哦,只是叫伊姐的话那可不行。”伊门絮又开始了她那忍不住的挑逗欲,那张好看的脸上带着那审视的目光,唇红齿白的,还是一张瓜子脸。

段乐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伊姐姐这样······”

过了一会儿伊门絮她就转过身去了,发觉面颊就要微红起来了,伸出右手露着手背不自然的摸了摸脸,发现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心,然后才转过脸来继续说:“你身后的那些流光就是你自己的魔法力,一般刚来这个世界的魔法使的前几天都会浮现出来,之后会慢慢淡去的,不过魔法力是不会消失的,”她开始一表正经的解释着,顿了顿后示意段乐羽靠近一点在她身侧,“伸出你的手对着那魔法阵进行感应吧,就跟我一样念出“魔法力的即时感应”就好。”

“好,魔法力的即时感应!”段乐羽站在她身旁,毫不犹豫地念了出声并且伸出双手贴在那魔法阵的光面上,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此刻他已经完全明白魔法力是一种能够将魔法具现化出来的存在,而他从一开始的不确定到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这就像是一种幻想的感应。

凉凉的海风一阵阵吹了过来,卷起了礁石边上一阵又一阵的海浪,段乐羽看了看地面,发现已经是变成了那沥青路面,而且四处的景象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这里已经是在那沿着海边的一条下坡公路上,沿着公路向前走了大概1.5公里左右,发现一座孤零零的塔状建筑物,被那海浪翻滚过来拍打着,屹立在一些礁石和碎石头之中,“那是一座灯塔吗?!”

“对啊!”她心里还有些诧异的想着,“没想段乐羽他还挺聪慧的,居然那么快就能掌握到魔法力的使用,以后说不定可以成为我助······?”伊门絮看着那天空是阴沉沉的样子,一副是想要下大雨的感觉,忙扯了扯他衣角提醒他不再往这条海边公路的远侧走去了,又开口说道:“我们先去那个灯塔找找看看吧,等会下大雨的话还能够在那里避一下。”

“好啊,不过那······?”段乐羽虽然答应着,但是看到她扯着自己的衣角又没松开,于是跟着她往前走近了几步,才有些无奈的接着说道:“好像那个灯塔都没有路可以过去的吧。”

看起来那座灯塔附近全是一些被海水淹过的礁石,“没有吧你看那边!”伊门絮松开抓着的手,抬起左手指向了那灯塔里的侧边方向。

确实,那是唯一能通往灯塔的一条道路,是一座泛黄色的水泥桥,只不过损毁过于严重,而且又被冲上来的海水给腐蚀浸透了,段乐羽第一眼竟然没有看出来在那里的是一座小石桥。

两人小心翼翼的,为了不被那海浪打湿到衣服快步走了过去,来到了那灯塔的面前,发现顶上的塔灯早已经是损坏,而顺着海岸线望去,那是灰蒙蒙的一片,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

“我看这里面是有几张桌椅,你顺便翻一下那柜筒,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我先到上面去探查一下,好吧。”说着伊门絮她抬起头从灯塔楼里面又望了望塔顶的中心处,刚才也确认过这里是比较安全了以后,打算自己先上到塔顶去探查那里的情况。

“好的伊姐······”段乐羽刚才是跟着伊门絮一同走进了灯塔一楼,只见里面都积满了灰尘并且带着一些海腥味,顺着往上面看那是一个旋转蜿蜒的石梯,“桌子上摆满了凌乱的几十张塔罗牌,不过好像大多都已经发霉烂掉了。”

段乐羽将桌面上布满尘埃的几十张塔罗牌拿在了双手上,并一张张翻看着,“呼······”吹着掉落那些灰尘,然后不小心把其中的一张弄掉在那桌子底下,他刚弯着腰下去捡起,没想到在桌角底下那里有一张脏兮兮的金属卡牌,又是灰尘和一些纸屑残渣残留在那金属卡牌上面。

段乐羽将它拾了起来,用裤角擦了擦它表面上的灰尘后,才发现那是一张印有这座灯塔图案的金属卡片,感觉摸起它来是要比钢化贴膜还厚上一些,那张金属卡牌已经有强烈的莹白色光芒出现,像是可以流动着的光体蔓延到了他的手上,“魔法力的共鸣感应!”仿佛是被诱导着说出这一句话,那情不自禁的感觉让段乐羽错愕不已,眼前的景象又变得有些不同,即使现在他还是在灯塔的一楼里,但是他已开始看到了这里正在发生的魔法变化。

关于那些一般(普通)魔法器物的觉醒和收集,在观星魔法领域里的魔法物质大多是处于沉睡状态而且无法使用,需要用到魔法使的魔法力来进行觉醒,觉醒过程中会看到跟该魔法物体相关过去的一些记忆片段,那是属于“观星者”的记忆;简单来说就是一种“魔法投影”,它映照出来的是那“魔法物”过去的最后时刻,只要作为“幽灵视角”的魔法使在一旁使用魔法力直到“魔法投影”的结束,就可以完成该魔法物的觉醒并且将它得到和使用,完成魔法使收集魔法物的任务,如果是有能够作为魔法武器或道具的可以留着给自己,当然还是上交给所在魔法旅行社进行委托售卖会更好,毕竟也用不了那么多魔法道具的吧,未觉醒的普通魔法物在魔法线领域里面数量是比较多的。值得一提的就是,那些没有觉醒的魔法物是无法带离它穿过魔法线的。

而眼前这个特殊的“魔法物”即将出现觉醒,如果与该魔法使发生了魔法力的共鸣感应,就需要魔法使成为观星者才能够使之觉醒从而获得;简单来说就像是进入到魔法物的梦境里面,而魔法使则化身为观星者成为了它过去最后的持有者或者是互相联系的某种存在,也就不再像是普通的“魔法投影”那样只是变成“幽灵视角”看到魔法器物的过去景象而已,而是变成了观星者魔法使,那些再度重现的历史景象也许会是争斗,也许也只是一种消亡。

“观星者,这是你的过去,接受观星神的魔法力量。”就像是一阵幻听出现,段乐羽呆呆站在原地上,垂落的右手里还拿着那张金属制作而成的塔罗牌,发现眼前一楼灯塔室里突然是变得一片明亮和干净整洁,此时一个白发老人低着头蹲在地上,在那一堆排序混乱的塔罗牌和一些废旧报纸中翻找着什么,嘴里在叨念着,“我的照片呢?我记得就是夹在里面的,唉啊!”

观星者的魔法使,就是能够看到觉醒中与那魔法物相关的过去记忆片段的那些魔法使,那或许是属于观星者的灵魂和记忆,而“观星者”更多时候只是一种魔法使的称号,为了区别魔法使是否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应对那些未觉醒的特殊魔法物,具有魔法性的象征意义。

成为观星者,那是因为有魔法力与那未觉醒的特殊魔法物产生了共鸣,形成魔法力的共鸣感应,那也是在一种“魔法梦境”里作为过去魔法器物持有者的一种化身,或者说是一种相关的拟态形象。

“你呀我才离开一阵,真是不让人放心,”刚才听到下面有动静而且感应到魔法力的强大波动,伊门絮急忙走了下来,发现他手中持有的那张金属卡片泛着深白色的光芒,才恍然大悟继续说:“原来是那特殊的魔法物啊,而且还发生了魔法力的共鸣感应,唔嗯······好在我算是个星座魔法使,还是能够介入到这里面的。”

“我听到了什么观星者和观星神的,现在这张金属卡牌是想要完成觉醒吗?”段乐羽有些不解,任由手中的那些魔法光点乱窜,那张塔牌已经是有点要失去重力的感觉,就这样拿在手上还是能感觉到有些轻飘飘的。

“那是当然咯,如果它觉醒失败就会消失在观星领域中,不过都取决于你作为观星者的魔法使能够做到哪一步了,就看你在这里做出什么选择吧,我也只能旁观着帮不到你什么,毕竟嘛······这是属于你要完成的魔法物觉醒。”伊门絮耐心解释着,“那个可能还是会有比较痛苦的感觉出现的,算了反正都会他都知道的,先让他自己完成一次特殊魔法物的觉醒吧。”伊门絮又琢磨着想了一会儿然后俏皮一笑,踱着小步来到他的身后位置,用右手指贴在下巴上放着,带着那和煦笑容说:“嘻嘻,段乐羽你就加油吧。”

老人手中翻找着的动作总算是停了下来,双手捧起那一张照片然有用右手拿着放到面前,里面是他和家人在灯塔楼顶的一张合影,照片里他看上去要年轻的多了,从那次合影以后显然是过了很多年的时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站了起身,回过头后看到段乐羽在身后打量着他,忙又跪坐了下来,有些哽咽地说:“观星者你来了,我这老头子就放心了,请你一定要守护住我们的灯塔楼啊!”

段乐羽连忙想上前去扶起这位老人,看上去他大概有70几岁了吧,这么年迈的老者来求他帮忙,不管是什么缘由都不能那么快拒绝吧,这会让人家感到······?

“哎,怎么够不到呢?!”段乐羽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仿佛那位老人是一个幽灵,而后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还是真实的,“怎么会这样奇怪,不过他知道我是观星者,这张魔法卡牌我还是挺喜欢的,嗯我那就完成它的觉醒吧!”刚才段乐羽心里有点苦笑的感觉,只是没表露出来,才忙答应并且问着说道:“好的,那我该怎么保护好这里呢?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入侵,是怪物、魔物······?”

老人先自我介绍了一番,说他叫苏里湘,是这个海边小镇的一个守塔人,也就是这座灯塔的守塔人,虽然已经退休很久,但是为了能在这里有一天等到那出海未归的儿子,就一直坚持了下来,这里几年前就已经被废弃使用了,有人并不理解他守着这座破旧的烂灯塔做什么,而且从早到晚的几乎都是呆在这里。

“你们说那苏里湘是不是老年痴呆的没救了啊,他那儿子出海捕鱼出事都几年过去了,早就没了还在这里守灯塔!”

“是啊,老李啊还是那么偏执啊,一直不愿意相信他的儿子出了事情,别人一提起说这件事,他就不给好脸色看,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回灯塔那里。”

“没错就是,我想要不是那些······来了······他还不肯走呢!”

“这倒不至于吧,难道会不要命了啊!?”

“唉,该劝的我们这些邻里都做到了,希望老苏他不要犯傻,还要呆在那个灯塔里边守着,我们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附近其它村镇的人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撤走完了,各位街坊们啊就别闲聊了,赶紧收拾好东西吧。”

“那倒是,算了不管了,想想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苏里湘他应该早都释怀了才是,说不定已经是先撤走了呢。”

段乐羽听到那些话语从灯塔楼的门外传来,然后用手推开了门打开一看却是感到茫然了,天色还是有些阴沉不过雨是已经停了的,有那吹拂着过来的海风,此刻在那海边的沙滩上除了一些飞着的海鸟刚刚远去,并没有见到有什么人在这附近或者是在灯塔楼的门口前了,那海浪涌动着过来的声音此起彼伏——

雨相随

作家的话
电脑端qq阅读小说,作品看起来更有感觉,我是这么觉得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