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贝洛

“噢好的,谢谢。”段乐羽已经看到该魔法线外临时搭了一个木板讲台,并且在上边还拉了一个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欢迎······魔法使······的字样,而那位叫做祖玛的女人在讲台上原地走动几步,听到旁边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附在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让开了几步,听到一名男子站到了中间开口说:“大家中午好,各位······今天我们请了来自魔法旅行社特殊服务中心的祖主任,来为本次跨国的魔旅交流合作会议进行致辞,并且发表一下祖主任她的一些感言吧。”

“嗯各位······好,我是祖玛,我先要说的就是,非常欢迎······”

几分钟过后,段乐羽依旧跟在伊门絮身边,也见到了很多来自其他魔法旅行社的魔法使,虽然大多没有资格参加进来,这个星座魔法使的联合魔法行动,但是也有不少人选择就在魔法线外等待和观望着,等待着那些来自异国的星座魔法使的出现。

“喏,段乐羽你看······就是在我们右边前面一点位置的那里,那几位就是外国的星座魔法使了。”伊门絮伸出手指指了指坐在人群中左侧下方的那几位外国男女,发现他们站在那个白色的雨棚下面,并且是最靠近着魔法线外的那临时放置好的中心讲台,只不过身后座位上都是空着的,让那些红色塑料椅子显得格外孤单,一行人都没有选择坐下,而是认真地听着台上开着的小会。

“噢是吗,我也看到了,那边的确是有几位外国男女,不过还没见到胡燕葵和冷知鸢她们呢,还有忧木由莉她也不在。”段乐羽说着将视线转移到了另一边,暂时还没有看到冷知鸢她们的出现呢,也就是凌雪魔旅的几位魔法使。

“唔这个嘛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刚才有收到胡燕葵她发来的短信,咯咯真是有趣,谁让她还带着一位日本的人气偶像女歌手啊。”伊门絮拿起水瓶喝了一口水后,想要娇笑出声却是立刻忍住了,将手机屏幕上显示收到的信息递到他眼前,语气里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唔······是啊,呃我也收到了。”段乐羽后面的这句话是小声说着的,拿出手机看到冷知鸢先发过来的几个无奈表情,里面还提到说是刚要准备走进这所大学旧址的正门就被那些好事的记着和要求签名合影的粉丝们给阻碍了,现在她们只能重新搭上胡燕葵的小车,开到那后门里去,然后在走过来。

“呜呜,段乐羽你都到了啊,还要几分钟我和胡燕葵她们就走过来了,你在那里等我啊。”

段乐羽也只好回复着说道:“好的,我在这湖旁草坪广场上,这里有一个蓝色雨棚,我们就在这下面。”

“嗯······”

这时候却是意外的瞥到那几位外国的魔法使中,有一名金发的女子时不时回头望着段乐羽他们这边,发现段乐羽注意到她以后却又是立刻转回脸去。

“别看我哦,那就是双鱼座魔法使,叫瓦拉斯加·贝洛,来自俄罗斯的小姑娘哟,说不定是看上你了吧段乐羽。”伊门絮故意帮她辩解着,想要把她投来的目光说成是对他的作弄,扬起了嘴角似笑非笑的,眼神里带着复杂的深意又看了段乐羽一眼。

“什么嘛,就是看伊姐你的哎,这我能够肯定吧,我又不是那星座魔法使,真是的······唉。”段乐羽觉得有些无辜,轻笑了出声,然后对上她的目光勇敢地说着

“哼那可说不准,哈哈。”伊门絮不再站着而是坐了下来到那蓝色塑料椅子上,而身后不时有路过的其他魔旅魔法使向她打招呼,她也回以一个礼貌笑容。

“好吧······”段乐羽跟着坐了下来在一旁,发现湖旁的侧角已经有几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那是金牛座魔法使胡燕葵,她带着冷知鸢一起过来了,而稍稍落在身后的忧木由莉又被停下脚步来的冷知鸢一把拉了过来。

“忧木小姐,那边就是了,我们先过去吧。”

忧木由莉将那黑色口罩给摘下,略微眯了一下眼睛然后又张开,眼眸里闪烁着几丝微光,半咬着嘴唇压抑着自己的惊喜,嘴角又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望了过去,“是,嗯嗯。”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伊门絮,还是因为惊喜的发现段乐羽居然也在这边的缘故,直到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甜美可人的面容上还残留着那一份欣喜之情。

“来了啊,胡燕葵你们也真是挺不容易,对了那个家伙来了没有,昨天不是听你说跑到那山花港市去找他了吗,找到了吧。”

“什么东西啊,哦不对!你说的是那个呼延爱良?放心吧已经过来了,刚才还见到他呢,呃······在那边我看到了。”胡燕葵看到那呼延爱良在那湖边岸上的树荫下,正在和几位女魔法使在热情聊着什么不时还打闹着拍打着他身体,同时也望到了她们这边,还挥了挥右手一脸的痴笑状。

“咦······呃,那就是双子座魔法使吧,还以为是像一个杀手一样的人呢。”冷知鸢拿了一张凳子坐到了段乐羽的左侧,带着嫌弃的口吻,有些失望地说着。

“浪荡、油腻的大叔罢了,什么杀手啊。”胡燕葵带着轻松的语气,落井下石的说着,然后和忧木由莉坐到他们身后的位置。

“几天没见了哦,伊门絮小姐还有段乐羽。”忧木由莉坐在后面,又将口罩给重新戴着略微低着头打探着前方白色遮阳棚下的那几位星座魔法使,那里应该是有她认识的人吧,确认没引起注意以后又将口罩拿下放下,“没想到他们也在这了,真的是不如人意哎。”忧木由莉带着有些惆怅的语气,嘀咕着说到。

“就是啊,忧木小姐你怎么不回到你那同伴身边呢,那个渡边美江和寺尾佑理不也是跟你一样来自日本的吗?”胡燕葵坐在她的身旁,拉了拉她衣角,有些困惑地说着。

“是的啊,不过我跟他们也不算熟就是了,而且跟那个寺尾佑理合不来,之前有合作过一次,但是这个人太过于死板了,总是一副······哎不说了以后你们就会明白,还有那渡边美江听说特别爱记仇,惹不起哦。”

“那肯定是忧木小姐你惹她不快了吧,就是不高兴的意思,呃你看他们已经走过来了。”段乐羽看到那对青年男女走了过来,并且向伊门絮鞠了一个躬,表示问候,其中寺尾佑理用着那不算流利的中文先开了口说道:“伊门絮小姐你好,很荣幸再次见到你,我是天平座魔法使,来自日本神户,今年26······”

“好的,我知道了,你是过来找忧木由莉的吧,喂别藏了,说的就是你啊!”伊门絮也站了起身来,先是礼貌回应着寺尾佑理他们,左手插在腰间上,右手已经搭在胡燕葵的右边肩膀上,示意她将身子向左边歪着一些坐着。

忧木由莉听到以后,无奈摆了摆小手,从胡燕葵微胖的身体后边,将半蹲着的身子站立了起来,然后吐了吐舌头挽住那渡边美江,说着那日语好像是在抱歉的意思,并且渡边美江一直是冰着脸,只是那眼神闪烁着好像很是委屈。

“呃你好······”段乐羽也跟他们打了一下招呼,微微举起了半边手,目送他们带着忧木由莉回到白雨棚的底下,开始在商量说着什么,不时那渡边美江还带着惊讶的眼神看了过来,也不知道是盯着谁了。

段乐羽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只是将背包的第二层打开然后递了一个烤面包过去身旁坐着的冷知鸢,“是他们那些工作人员免费派送的,我这里还有很多,给你一个。”

冷知鸢看着他手里还拿着另一个已经拆了包装,刚伸出去的小手却又立刻收了回来,带着歉意的笑容说着:“这个嘛就不用了,你留着自己吃吧,我和胡燕葵的行李包里还有蛮多吃的呢。”然有又伸出手指了指旁边放着那粉红色手提行李包,看起来装的东西是比较满了。

“噢那好吧。”段乐羽刚才发现身边的她那紧张神色一晃而过,只是瞥了他一眼后便又移回视线,然后将黑色鸭舌帽给戴上,从侧脸还可以看到伊门絮她的耳边还戴着那星星图形的耳饰,十分耀眼。

“进到魔法线领域里面后,我们就不深入探索观星领域的遗弃城市了,直接去魔法使天文馆休息一阵,然后直接穿过馆内三楼的魔法线去到精灵树神城面前。”

而胡燕葵听到她这么安排说着表示很赞同,然后也补充说道:“那就是在魔法元素领域里面的了,而且从那边的魔法线进入会直接来到那精灵城的正门面前,嗯对了它的全名是叫精灵树神魔法城,一般我们就叫它精灵城就好,我们和伊门絮她们一起行动就好,至于那个呼延爱良就随他便吧。”

“呃怎么说他也是那山花魔旅的星座魔法使吧,他不会有意见的吧,我们不等他的呀?”冷知鸢出声说着,发现远处那位叫做呼延爱良的男子已经踱步走了过来,顿时觉得他这么的不受胡燕葵她们待见,该不会会觉得委屈吧。

“伊门絮小姐,还有凌雪魔旅的胡燕葵小姐,好久不见啊呵呵,刚才啊是那两个女想找我问点事情,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吗,绝对不是我自己发浪啊,怎么说我也是双子座魔法使,不能给山花魔旅添倒彩吧。”呼延爱良停下那嘻嘻哈哈的笑容,又立刻变得一脸的诚恳,在伊门絮她们面前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唯唯诺诺起来,不时还摸了摸后脑勺掩饰尴尬。

伊门絮只是友好地举起了一下右手,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没有再理会他,而胡燕葵则是站了起来,一表正经地说:“对你的艳遇不感兴趣,呼延爱良你还是喜欢一个人行动的吧,等会去天文馆那里你想不······?”

“唔不用,谢谢胡燕葵你的好意啊,我习惯自己单独行动了千万别管我。”呼延爱良又将视线投到段乐羽和冷知鸢身上,又扬了扬右手说道:“是树风魔旅和凌雪魔旅的两位魔法使吧,你们好我是呼延爱良,很高兴见到你们。”

“噢你好,我是段乐羽,嗯是来自树风魔旅的,也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是凌雪魔旅的冷知鸢······”

“喂,等下你帮忙去跟那些外国的魔法使们再说明一下,就是关于那个魔法使天文馆的事情,下午我们在那边一楼开个几分钟的小会,由作为树风魔旅魔法使代表的我来主持好吧。”伊门絮站了起身,放下双手拿着橘黄色手机保护壳套着的手机,抬起头望向呼延爱良,对他交代着这么说着,然后又坐回到座位上,单手托在下巴边缘想着什么。

“明白了,伊门絮小姐,我这就去了。”呼延爱良爽快答应着,头也不回地走向了那边,像得到命令了一样好像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边走着边拍了拍胸脯。

“唔我怎么感觉他挺怕伊门絮的啊?”冷知鸢在一旁悄悄说着给段乐羽听着,然后却又觉得奇怪,伊小姐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非常的美丽和大方了,也不是那种霸道的女子吧。

“呃还好吧我觉得,那可能是因为伊门絮不是很喜欢这种人吧,所以变得有些严肃而已,嗯嗯。”段乐羽倒是用着正常的语气说着,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然后见到她盯住自己几秒钟,神情有些玩味。

“干嘛,那种让人讨厌的人就不能够严肃一点对待啊,哼哼我可不是什么大老虎吧,况且我对你······们不一样,好么?!”伊门絮将左手放回到大腿外侧,又别着脸过去,没有在解释什么。”

“没有怎么可能会呢,伊门絮你在我看来可是个知性的大美女呢。”冷知鸢带着揶揄的笑容,不时还故意轻拍了一下段乐羽的后背,只是眼神里多出一些警惕的感觉,逐渐又消失。

“应该要结束了,我们准备过去吧,那魔法线已经随时可以穿过了。”胡燕葵说着已经是又站了起身,将另一个凳子上的行手提行李包给拿了起来。

“噢,是吗,那好吧。”

此时临近下午一点,而凌雪魔旅的社长也已经上去发言完毕,最后就由树风魔旅的社长江从泰先生发表最后的感言,完成那户外小型会议的收尾工作了。

“下午的话,刚才我也过去问了一下他们,也就只有那位来自俄罗斯的女魔法使:瓦拉斯加·贝洛,她愿意和我们一起同行吧。”胡燕葵在魔法线外对着段乐羽和伊门絮她们说着,看到那个呼延爱良直接走进了魔法线里边,于是回过头看了看还在原地徘徊着的她。

“哦是吗,很开心再次见到你,瓦拉斯加·贝洛,呃这是我们树风魔旅的魔法使,她们是凌雪魔旅的。”伊门絮见到她来到面前,微微一笑露出既礼貌又温暖的笑容介绍说着。

“你们好,我是瓦拉斯加·贝洛,是的你们叫我瓦拉斯加或者贝洛,很高兴能认识到你们。”贝洛显得十分热情洋溢,穿着一身休闲的打扮,还穿着一双粉白色的运动鞋,那金黄色的头发被绑了一队双马尾辫子在一旁,留着不是很长的头发,说着那较为清楚的中文举起了右手向大家招呼着。

“你好我是段乐羽······”

“我是冷······忘记问胡姐你了,他们那些外国来的星座魔法使,不需要带一个翻译吗?”

胡燕葵轻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那肯定是不用的吧,我的英文还是挺好的这个你可以放心,而且除了忧木由莉和詹妮莎·尤因以外,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会说一些中文吧。”

“嗯那就是这样了,既然其他的几位星座魔法使已经都进入魔法线领域了,那我们也可以行动了。”伊门絮说着走到段乐羽的身旁,又对他小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转过脸来看着旁侧的胡燕葵和瓦拉斯加·贝洛,已经在聊着一些关于本次星座魔法使联合行动的一些事宜。

“嗯放心吧,我觉得还好吧,就是背久了有点热,到时候我拿下来就好。”段乐羽回应着,看到胡燕葵带着冷知鸢率先走进了魔法线。

“等会在天文馆再见面了,段乐羽。”

听到她还回头说了一句,段乐羽也只是回了一句“好的”,又看到在伊门絮旁侧的贝洛绕了过来到他身边。

“你是段乐羽吧,你跟伊门絮小姐是男女朋友吗,看起来你们好像很亲密的样子啊?”贝洛她带着无辜的笑容,凑近到两人那略微侧过的羞窘的脸,灰蓝色的眼睛里似是闪烁着光彩,然后才忙摆摆手说:“哈哈我跟你们开玩笑了,其实我是想要跟你们说,是觉得你们很可爱很友好的意思。”

“呃那是当然了,呵呵。”段乐羽发现该魔法线外站着的魔法使也就剩下几个了,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发现伊门絮还是侧着身子并且将鸭舌帽摘下后又戴上。

“贝洛小姐还是一如既然的爱开玩笑呀,不过我们得走了哦。”伊门絮整理好心绪,转过正脸来望向她说着,抿着的嘴角藏着几丝无奈的笑意,背过身了以后摆了摆小手。

“好吧······”

雨相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