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3章 联动魔法术式

下午三点五十几分,段乐羽在和姬燕冷来到了那座几十米长的石桥上,这里是在湖边不远处的一个湖水区域上面,桥的对面也是坐落着一些民房,之后便走进了那些只有两三层高的房子里,“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人居住的地方了,里面都是空荡荡的没剩下什么东西,呃就是这些钓鱼的用具有一大堆在这间房里。”段乐羽说着,已经从那间两层高的楼房二楼走了下来,对应向那刚要走上来察看的姬燕冷说着。

“嗯也差不多是这样,没有发现魔法器物就是了,我看下······呃快到16点钟了,我们离开这个山区再往外边探索一下吧。”

“好啊······”

接着使用低空的魔法飞跃离开了这较为密集的山地,来到了一个平原上的乡镇,应该是处在那遗弃之城的附近,这里已经跟小县城是差不多的了,只不过没有什么高楼和娱乐场所,在这边还碰上了一位来自那云都魔法旅行社的魔法使,在村镇里的探寻着魔法物的同时还聊聊一阵,之后大家都没有什么发现,“那就先告别了啊,树风魔旅的两位,我先离开了。”

于是又回到了上次在狮子座魔法区域看到的那座遗弃之城,段乐羽之前已经和树风魔旅的几位去过一趟那里了,只不过在城市的衣角和中心区域都没有什么特别发现,不过肯定遗漏了不少关键的地方吧,比如在遗弃城市右后方位置。

“这是上次见到的那座新出现的遗弃之城吧,这附近看起来没有什么房屋,其他魔法使的话也就见到了几个而已,直接往右边的街道绕过去,怎么样?”姬燕冷出声说着,暂时停下了脚步,望着这些在城区里的街道和商铺,都已经是残破不堪,而且各种各样的杂物都堆在那些商铺门前。

段乐羽跟在她的一旁,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才赞同说:“对啊,这回也许能在城区的另一边找到些什么。”

过了十分钟左右,经过一个较为狭窄的街道,道路旁边的楼房全都已经倒塌变成废墟,而且能看到有些的小动物在废墟中路过跑向附近的树丛中,“那边有一个,看起来损毁的不算是很严重吧。”姬燕冷说着,伸出手指了指它,然后转过脸来看向他,“那好像是一栋民宅吧,呃也有点像是那别墅只不过多了几层。”

“确实是比较像呢,而且离我们不算远,避开这些树木和杂草就好了。”段乐羽发现眼前已经被那些生长的各种野树和野草给遮挡住了大部分视线,而且那些青黄色的杂草群长得非常高快要将行走过去的人都给覆盖住,并且有些割手。

“那好的!”

段乐羽和她来到那栋相对是在附近保存的比较完好的楼房,简单数了一下大概是有六七层左右,顶层上的建筑物体已经是垮掉了一大半散落在周围成为了废墟,并不是一栋完整的楼面,只不过在这附近算是比较完整的了,“这栋楼以前说不定是有十几层的吧,你看旁边那么多建筑柱体倒在地面上,”段乐羽在使用着魔法跳跃时停下走到了那楼房面前,对着一旁的姬燕冷说着,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面向着那门前站着。

“嗯是的,不过我们先别靠太近它,也不知道这栋楼还会不会倒塌就是了,咦这个是一个金杯子吗?”姬燕冷发现地面的碎石块中埋着一件金色的金属物体,被那太阳光给反射着,露出金色光芒。

“应该是吧,呃我这里也见到一个。”段乐羽看到差些被自己踩到的那银色的金属杯,挪开了左脚半蹲了下来,伸出手去将它从陷进的那泥地里面拿出来。

而将拿拿起来以后,段乐羽看着姬燕冷也将那金杯拿在了手中,两人一时间有些面面相觑,然后她开口说:“呃这个是不是有点像是那种圣杯啊,虽然看起来不算很大最多也就像是一个手盆大瓷碗,但还是能够感觉到里面流动着的魔法力。”

段乐羽点点头表示赞同,这时候那银制的圣杯也已经有不少魔法光从周围发散出来,莫名其妙的感觉到有些危险,“那栋楼的地下好像是有什么声音传来?”一时间段乐羽以为自己听错了,却是发现周围的景象不知道何时已经完全变幻,在姬燕冷的身前全都覆盖着那深蓝色的魔法阵,隐约可见是一种十二芒星图案。

“好像不太对劲,这是被魔法物给强行实现了那魔法力的共鸣感应吧,”姬燕冷看着眼前发生的魔法异象,然后伸出手搭在了段乐羽的臂膀上,此时那蓝色魔法光也已经完全将两人给包围着,也不知道是烫手还是有一种静电穿过的感觉,右手拿着那金色圣杯已然掉到了地面上。

“呃是有点电人的感觉,”段乐羽也忙将银色圣杯给放到地面上,见它滚落着一阵,眼前的那民宅已经幻化成原来的样子,“这里该不会是那特殊魔法物里的梦境中的魔法投影吧。”段乐羽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已经逐渐习惯起来的,也不知道自己算是运气好呢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总能遇见这些特殊未觉醒的魔法物。

此时是下午四点四十几分了,而段乐羽和姬燕冷同时进入了那魔法物的特殊觉醒中,也就是成为了那观星者的魔法使,需要完成两件特殊魔法器物的觉醒,而在这时候那十几层高的民宅大门已经被自动打开,走出一位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他忙开了口一脸激动的合十了几下双手说道:“观星者你们居然真的出现了,我是······是这座楼房的主人,这栋民房既是我们一家人住的地方,也是我用来存放着我公司货物的地方,不过都是在地下室里边。”

接着他陆陆续续又介绍说了一些,他的家人在几天前就已经撤离这座城市了,因为舍不得地下的那些珍贵的金属器物,所以还逗留在这里。,尽管自己的妻子和身边的亲戚朋友们怎么劝他都是不听,除了那些珍贵的藏品,还有就是那金色和银色的圣杯了。

“唉我也不想啊,听说那些魔物们已经来到城市附近了,而且过几天可能还会有那魔法灾害降临,但有一样东西是怎么也舍弃不掉的,那就是我父亲收藏在这地下室里的一对圣杯,那也是我那过早去世母亲留下来的遗物。”

落在地面上滚落着的圣杯已然是看不见了,段乐羽和姬燕冷听着他讲述着沉默了一阵然后他才开口说:“刚才见到的那两个圣杯,都是是来自他们家地下室里边的,也不知道怎么会落到外面。”

“是啊······或许是其它原因造成的。”姬燕冷和段乐羽已经是来到了来到了楼房的侧角,听着那陶先生继续介绍着他这座民宅。

只是忽然在眼前高处的那些楼层建筑被冲撞成碎裂物体倒塌在了地面上,直冲天际的是那条土黄色的魔物龙,龙口里咬着那对圣杯,显得十分可怖,摆动着龙翼的同时还朝那栋毁坏了的民宅再次冲撞着,有些气势汹汹,像是知道了屋主已经从里面走出毫无忌惮着破坏了上层的建筑楼房。

“我们先退到这边吧,唔以防万一就是了。”姬燕冷对着段乐羽说着,忙抓着他的手臂用着魔法飞跃到了几百米外,而那屋主陶先生也是飞快的跳到一旁,只是一脸的着急和可惜,然后摇了摇头坐到了草地上,指向那条土系魔法龙又说:“它是守护着圣杯的魔龙,小时候听到过我母亲跟我说过的一些睡前故事,没想到下面真的是有这条魔法龙在。

土系魔龙盘旋在损坏的楼房上方,而后站在了残骸边上的一个侧角,对着远方天空即将要飞跃过来的那两只巨风魔龙保持着警戒,眼睛是乌黑色的,躯体有几层楼那么高,“陶先生,你先离开这里吧?”

那位中年男子只是苦笑着摇摇头,并且还凑近那只土系魔龙面前挥舞着双手大喊着什么,看来是对那圣杯执着的很,“难道这个魔法器物的魔法力非常强大吗?好像是那西方宗教里的一种圣物吧。”这么想着的时候,姬燕冷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拿出那块喜马拉雅白水晶在右手上,对着半空准备发动冰系魔法,打算先帮助那土系魔龙,毕竟它势单力薄不是那巨风魔龙的对手,“之后再去应对那土系魔龙吧,段乐羽······我们一起先来对付那两只天上的魔物龙。”

段乐羽听到她开口这么说了以后,也是没有犹豫从口袋了拿出那张塔牌,“好,我知道了,塔牌!释放你的魔法力量,化作狂风。”当这张金属牌的正面朝向那其中一只临近飞跃在半空中的巨风魔龙后,手指间夹着的那塔牌发出了一阵耀眼的白色光芒,接着段乐羽感到手里间变得沉重不得不将举在面前的塔牌给反转收回握在手心里。

巨风魔龙忙煽动着龙翼,停了下来悬在半空,身上围绕着的龙卷风已然是变得更加猛烈起来,旋转的速度加快以后它又发出一阵惨叫,卷起在躯体周围的狂风已然逐渐停了下来,直到被魔法跳跃过来的姬燕冷使用着冰系魔法给穿身而过,整个龙头也已经被一根冰柱穿过,坠落到了地面上不再有动静。

而其中一只巨风魔龙飞向那土系魔龙,也被姬燕冷发动的冰系魔法给驱离着后退了几大步,那围绕在巨风魔龙身上的龙卷风受到冰锥攻击而有所减弱,发出一阵低沉的嚎叫。

那土系魔龙咬着的圣杯松开了,龙口略张开露出尖利的牙齿,头歪斜着向段乐羽他们这边好像在说着什么,不过肯定是听不懂就是了,然后加速冲向那只巨风魔龙,一口将它的颈部咬住全让不顾身上被那龙卷风夹带着的碎裂物体给旋转着割伤整个躯体。

受到威胁的那只巨风魔龙开始奋力挣扎着,奈何脚底下被那土系魔龙操控着的地系魔法给限制住,似乎是受到了那不同寻常的重力压在脚底上,但是相对另一只死掉的巨风魔龙,显然它的身形要更强壮而且操控的风系魔法更为强烈,龙翼拍打着在周围卷起一阵阵树叶和杂物,从它的躯体分离出了两个巨型龙卷风,一时间已经将周围的建筑物给完全破坏了,而两道巨大龙卷风连接着那天际,直接扫向它面前的土系魔龙和陶先生的那栋楼房,不知道何时陶先生却是带着悲伤的神色靠在了自己家的大门口上,然后对着不远处的段乐羽和姬燕冷喊道:“观星者,你们快走吧,这里很危险了。”

“要觉醒失败了吗,那也是没办法的吧。”

“嗯是啊,这么强烈的风系魔法已经是灾害级别的了,不是我们作为观星者能够应付得了的。”

“也许,这个土系魔龙也跟上次一样吧,是那陶先生的母亲化成的,他说过那圣杯是早早过世的母亲的遗物,其实最让他母亲牵挂的不是他父亲嘱咐他要保管好的圣杯遗物,而就是他和他的父亲吧。”

“唔是有这个可能,而且那位陶先生的神情看起来很奇怪,好像是认出了那条土系魔龙的感觉,可能是我多想了,段乐羽你拿出那块魔法方解石吧。”

姬燕冷神色间带着一些慌乱一闪而过,伸出右边的秀手在他面前,然后抬起脸来望向他解释说:“你握住我的手,一会跟我一起使用魔法力发动魔法术式,呃唔······嗯这算是一阵联动魔法吧,要不等会魔龙挣脱就来不及了。”

段乐羽顿时有些尴尬起来,还是将塔牌给放回到右边口袋接着左手拿出黄色方解石,和她拿着的白水晶的秀手握在了一起,略微低着头和侧着脸掩饰着内心的羞窘,但还是接着回应说道:“嗯好吧,手中的方解石请释放出那折射出的光系魔法术式!”

“冰之水晶魔法再生术式——”姬燕冷轻握着他的手,此时一道蓝白色的魔法光芒从手间散发出来,几十个甚至是上百个的冰锥子飞了过去,被阳光照射到后折射出来的白色光芒更加耀眼,变得更加迅猛和凌厉!

巨风魔龙已经差不多重新依靠着躯体周围的龙卷风再度起身,而咬住在它颈部的土系魔龙已经濒临死亡,斜着那乌黑色的龙眼睛望了一下段乐羽他们这边,在躯体完全消散之前似乎还轻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不过巨风魔龙也已经被漫天冰锥子给刺中身躯也倒了下来,此时在陶先生的民宅楼房面前恢复了平静,而他眼神呆呆的跪坐在了地上许久叹了口气明白了什么,完全不在理会那滚落在地面上的圣杯转身离开远去。

“看来是已经结束魔法物的觉醒了,”姬燕冷松了一口气,看到那蓝色魔法阵再次浮现出来以后又消失在身前,并且四周都恢复成那遗弃之城原来的样子,而之前滚落的那圣杯不知道何时已经从滚到了那破烂的门口里掉进了地下室里面去,“这种是特殊魔法物,即使觉醒成功了也是没有什么拿去委托售卖的价值了,而且刚才我试过并不能依靠它来发动魔法术式,应该是一个魔法力的容器吧。”她怕段乐羽会有些失落,于是微微一笑并且松开了手,眼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凑近到他跟前说着。

段乐羽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回以一个和煦的笑容,然后略微退后了一小步,发现她已经侧过了脸颊,那冷艳高贵的气质展露无疑,“那没什么啊,重要的是我们一起完成了这个特殊魔法物的觉醒吧,唔······现在我们就先去到天文馆吧。”

“哦,那好的,走吧往那边就是了。”她指了指左侧天空的那道紫红色魔法光,那是魔法使天文馆的标记点。

雨相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