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河底的魔法力

“紫色光芒的魔法阵啊,这该不会是那消失了几十年的蛇夫座魔法区域?”蓝柠月在惊讶的同时,发现脚底已经被那榕树根的白光给覆盖,而那包含着魔法力的紫色光芒从缠绕着教堂上方的墙面移动了下来直到映照在她和段乐羽、冷知鸢的身上,而后那间没有门口的教堂被打开了一道缺口,发出一阵机械的齿轮声音接着那缺口又被合上了,只是在那教堂楼顶上泛着那白光的同时又闪烁着紫色魔法光,覆盖在屋顶的魔法阵图案似乎也是那十二芒星。

“蛇夫座?那是什么,不是只有十二星座魔法区域的嘛。”

“一般都很少提及这个第十三星座的,这个魔法区域也比较特别吧,唔不过我们还是先不进去探寻了吧,毕竟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听到冷知鸢出声疑惑问着,蓝柠月才出声解释说道,已经是拉过她的手臂就要准备离开这个教堂楼的前面。

冷知鸢在蓝柠月的提议下,选择和段乐羽跟着她暂时离开了这里,因为还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而且没有胡燕葵在的情况下贸然进去探寻,也是会比较危险。

“这个的话估计也就胡燕葵知道一些,那是在几十年前就发生过的事情了,这第十三星座在很久以前出现过一次然后就消失了。”蓝柠月出声说着,又接过她递过来的几片饼干吃着,那是在几分钟前遇到的几位魔法使见面送的,他们都是那凌雪魔旅的单独外派魔法使,也就是选择单独行动的魔法使,不过跟魔旅之间是存在合作关系的。

“蛇夫座,那又是一个怎么样的魔法区域啊。”心中这么想着的同时,段乐羽却也是赞成她的意见,此刻已经深入到这间遗弃之城,这里的城市残骸比较少,并没有什么摩天大楼,而大多是一些几层和十几层的楼房,“在以前可能是一个风格独特的小城市,这边楼房建立的初衷似乎都不是为了提供给人居住和使用,跟刚才那个教堂楼差不多。”段乐羽忙接过那剩下的半袋饼干,拿起了几片吃了起来。

“嗯没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探寻的地方吧,我看下多少点了,”蓝柠月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中午的12点35分,然后又转过脸来问了问她说:“饼干可别吃那么多哦,一会到天文馆那有正餐吃呢。”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呵呵柠月姐是怕我吃多了发胖吧,唔也是不过我可没你那么忌口哟。”冷知鸢带着些许无奈的语气,然后又有些羡慕地说着,之前相处的几天里就已经知道她的一些美丽秘方了,比如说到了晚餐的时候往往都是简单而过,带有高热量高脂肪的东西绝对瞄都不喵一眼,睡前还得喝上几杯温水,宵夜也不沾一点,最多吃点水果。

“段乐羽你也少吃点呗,就当做我是有强迫症吧,那饼干多没营养,去到那个天文馆时,我让那个何大厨给你们秀一手。”蓝柠月半开玩笑似地说着,回过身来倒退着走了几步,然后伸出白皙的手在段乐羽拿着的那包饼干里拿出了一片,停下脚步抓着那块方形冰块作势要喂他吃一口,“啊······?!”

段乐羽有些微窘,在她面前轻轻摆了摆左手示意着不用,“呃那到不用,”而后看到她才罢手转回去,继续前行在这无人的街道上,这里地上铺着的道路都是一些沥青路。

“哼哼,蓝柠月你是想干嘛,这个可不行,要喂也只能是喂我,快过来我这里还有一小包没开过的,哈哈。”冷知鸢走上前去挽住她的手,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慌张神情已然消失,有些不依不饶地说着。

蓝柠月想摆脱她的纠缠,嘴角扬起带着得逞笑容又回头看了段乐羽一眼,便一阵小跑去到那在河边的石栏岸边,和她持续了一阵打闹,“好了,我不跟你较真就是了。”

见到蓝柠月“服软”,冷知鸢这才停下和她的打闹,然后靠在那石栏上看着那江河流动着,发现河水底下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那是一些建筑残骸,已然是被浸泡得发白,“段乐羽,你过来这边,你看河底里是不是像有栋房子在。”

“房子?不会吧,怎么会在河水里边有楼房呢,应该是被洪水冲走的那些损毁房屋吧.”段乐羽还是快步走了过来,来到她们的身边,又看向那幽绿色的河面,即使是被岸边附近的水生植物遮挡着,但还是能够辨认得出那是一块墙体的石柱,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河水中,那里的河流不算湍急,而且离岸边比较近的缘故看起来也是比较浅,深水一些的地方在中间,那里的颜色比较深看不出什么。

“这里有块小石块,扔下去试试吧怎么样?”段乐羽说着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小石子,询问着她们的意见和看法。

“也暂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魔法物在那河水里面,那你试试吧。”蓝柠月伸出右手撩起几丝秀发在耳边,露出那夹在耳边的银色三角耳饰,十分的美丽和清爽。

段乐羽忙回过神来,忙瞥了眼冷知鸢发现她只是“嗯嗯”了一句表示赞成,然后又依靠在那石栏上等待着,于是便把小石子扔到了那河水中,没想到意外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呃这个······看来这条河流是存在着特殊的魔法力了吧,你们也看到了,刚扔到河面上的石子居然没有沉下去,而是浮在了水面上。”

冷知鸢有些惊讶的用手捂了唔嘴唇,看到那块小石头已经随着河流往下游走,一直都是没有要沉入河底的那意思,然后又放开手对着他说:“段乐羽噢,你确定你刚才捡到的不是一块魔法石头?”

段乐羽忙轻摇了摇头,回应她说:“这个不太可能吧,要不再试一下其他的物件吧。”

“我想不用了吧,你们看那只麻雀······咯咯,真是可爱,要不我们下去抓它玩一会再放走吧。”蓝柠月带着轻松的语气,恬静一笑,拉住她的手臂晃了一下,看向冷知鸢的眼神里满是怂恿的意味。

“我才不跟你冒这个危险呢,再说了万一沉下去了谁来救我们,我又不会游泳。”这时候冷知鸢也听出了她的意思,就是说在这个有着建筑残骸的河流水域中,似乎是比较奇特,可以使物体浮在水面上。

“段乐羽你呢,要不要陪我试一下。”

听到蓝柠月这么讲,显然是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着,然后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又听见她继续说:“好啦我不逗你们了,这条河流说不定是跟魔法物有关联,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先去天文馆吧,下午的话就来这条河边再次探索一下就好,唔······不知道有人想来这边不。”

“是啊那就对了嘛,这座遗弃城市好像就这里有些奇异之处吧,其它地方都没有什么收获找不到什么魔法物,到时候叫那个韩俊龙下水吧,哎他不是说过自己是个游泳名将吗。”冷知鸢说到这里,有些忍不住的娇笑起来,伸出右手扶在那石栏上。

“韩俊龙,是那个凌雪魔旅的男魔法使吧,今天他是跟乌玉乘还有梁非汶一起行动的,看起来人就很啰嗦了,想想也是够呛。”段乐羽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带着关切的目光望着,然后听到蓝柠月无奈的跟着莞尔一笑。

“怎么说也是我们凌雪魔旅的同伴,你可不能因为讨厌人家,就当面跟人家这样说啊,那样的话就太没情谊了。”蓝柠月故作严肃地说着,其实扬起的嘴角早已经露出了笑意,只是她那眼睛里那深思的眼色还未散去。

下午的一点多钟,段乐羽和冷知鸢她们两人来到了魔法使的天文馆一楼里,下午在这里的魔法使已经变得比前两天还要多,很难找到一个位置坐下来歇息,所以段乐羽一时间也是站着在那走廊边上,透过着那玻璃窗口望向外面的景色,这时候那何锦宏和郑华笙也来到了天文馆里。

“哟呵呵,没让你们久等吧,那韩俊龙他们还没来吧,要不我先上二楼看看有什么食材吧?唔我们有······对了是八个人。”何锦宏进到馆内以后,先是找到了蓝柠月和冷知鸢打了个招呼,然后出声询问着说

“那好啊,你赶紧上去吧,何先生。”冷知鸢毫不客气的催促着说,有些面无表情的别过脸去,心里同时不由的在想,“嗯就该这样显得我不太烦,不能太热情,要是被他叫去帮忙打下手洗菜啊什么的,那可就惨了。”

而蓝柠月白了她一眼,正想回应说上去帮一下忙,却是看到那郑华笙走上前来伸出右手搭在那何锦宏的肩膀上,听到他开口才打消了这种想法。

“那个让我来帮你吧何锦宏,我也算是会那么一些不会添麻烦就是,不过我只能给你打下手而已,不用抱太大期望。”郑华笙这么说着,见到他憨笑着点点便一同走上了天文馆的二楼。

“段乐羽,你在干嘛呢,刚才那边泡有那罗汉果菊花茶,我给你倒了一杯,应该不是很烫,喏······给你。”冷知鸢手里捧着那杯罗汉果茶,微微笑着缓着步伐走了过来到他身边。

“嗯谢谢,”段乐羽回过身伸出双手接了过来,然后喝了一口又补充说:“挺甜的哦,冷知鸢你喝过了吗?”

“噢那就好,我没喝呢一会儿再喝一点吧,要不你到我那座位坐一下吧,反正我已经休息够了不是很累。”

“没关系,我一会也上去看一下能帮得到什么忙,你就回去陪着蓝柠月在等一下还没来到这里的几人吧。”段乐羽将杯中的果茶给喝完,却又是被她接过那空纸杯。

“那我给你再倒一杯吧!”冷知鸢忍不住咯咯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回到馆内的休息厅里,从那前台处再次倒了一杯,然后又走了过来递给了他,“怎么,不想喝了吗?”

段乐羽沉吟了一会儿,看着她手中那杯新倒的罗汉果花茶,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无心之举,刚才是见到她从那纸杯面抿了一口试了一下温度,“呃没什么,就是觉得它的颜色好看。”

“哦噢这样,那好的。”冷知鸢已经转身回去到蓝柠月坐着的身旁,只是忽然伸出手指轻摸了一下嘴唇下方,想起了什么一时间脸色的红晕没能散去,只能是故作品尝着果茶而低着脸和头。

蓝柠月却是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眼神里有些捉摸不定的神采在闪耀着,看了看不远处,双手靠在馆内长廊上栏杆处的他,“好像又喝下去了吧,刚才怎么端着不动呢,难道是太热了?”

下午两点四十几分,段乐羽和冷知鸢她们又来到了那里,段乐羽问过乌玉乘他们了,他们说是跟韩俊龙要去那另外一个遗弃之城,在上午也是去过那边,并且那韩俊龙差点成了“落汤鸡”。

“听他们说过,那韩俊龙想下去玩水来着,以为不会沉下去没想到差点全身都给弄湿。”段乐羽此刻还是觉得有些好笑,对着旁侧的她们两人说着,眼前又看到了那条奇异的河水。

“哈哈,问清楚了没有啊,是这边的河流吗,不过嘛等会我们也试一下好了,也不用跳下去吧伸手进去试一下水温不就好了呗。”冷知鸢也觉得有些好笑,语气里尽是对那韩俊龙的“吐槽”。

“先不说这个了,你们看那河流的颜色是不是跟之前见到的不太一样。”蓝柠月先行走到了江河岸边,指着那河面上流动的河水说着,很是细心的观察到了那些异样。

“唔嗯······确实没错,刚才是比较深绿色的,只是现在那河的中间变成浅绿色了,好像是有什么在河底里,发散出来的那些白光所导致的。”冷知鸢单手扶着一旁的石栏,也仔细观察了一下说着。

却是看到段乐羽蹲下身子,用手轻划了一下那浅水处,此时他站在一个石阶板上,前面蔓延上来的河水已经淹没了这里的草丛。

雨相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