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恐怖屋与占卜室

“那个施放魔法的男子应该也是那精灵者吧,精灵者的话是在魔法元素领域里面的,不过又能在魔法投影里边见到还是挺奇怪的。”蓝柠月开口对身边的冷知鸢说着,也看见了她投来疑惑眼神。

“哦那是在魔法线领域中那更深层次中的领域吧,之前我听韩俊龙跟我讲过一点呃。”郑华笙将右手里拿着的铁皮书稍稍抱紧了一些,显然刚才那些情境里的一些画面还是有些血腥的,眉头略微皱着说了出声。

“没错,就是在魔法元素领域里面的那些精灵族,不过我也没去过就是了,毕竟我来这边也没多久不到一年,我们魔法使一般都叫他们精灵者吧。”蓝柠月以为坐在边上的冷知鸢会觉得那些画面有些不适,然后还会故作害怕抱住她,没想到冷知鸢倒是一副耐人寻味的样子,左手放在大腿上并且另一边在单手托在下巴上,完全没有产生任何不适。

其实在冷知鸢的心里已经有想呕的感觉了,怕让人觉得自己胆小,于是表情还是一如往常,只是将身子靠近坐到了段乐羽的身旁然后说:“那魔法物都是这么稀奇古怪的啊,你昨天遇到也是这样的吗,段乐羽?”

段乐羽忙安慰一笑,摊开双手故作一脸轻松说:“还好吧,唔不过有时是会觉得那些魔物挺可怕的,不过想到是在那魔法物的觉醒之中就没那么害怕了,毕竟对我们魔法使是没有办法产生实质性伤害的哦。”

“嗯也是,不过嘛我也没有真的过于害怕就是啦,之前也见过一次那魔法物的特殊觉醒,跟这个摩天轮的普通觉醒还是不同的呢。”说着冷知鸢她故意凑近一些在面前,直到快要被他的侧脸贴到了头发上,这时候两人才不约而同的感到微窘,然后各自将脸给侧过到一旁。

在这观景平台上的摩天轮下边呆了大概半个小时,待那魔法觉醒结束后便一起下了楼,在来到游乐园里的一个恐怖屋前时,段乐羽和冷知鸢她们就遇上了胡燕葵和梁非汶他们几人。

“哎?你们也来到这里了啊,那正好,那个蓝柠月和冷知鸢你们就和树风魔旅的各位进去探寻一下吧,我和韩俊龙到那湖边的右侧,就是在那边的游乐设施里去吧。”胡燕葵装作一脸镇定的样子,丢下这句话后忙背过身,然后又轻咳了一声等那韩俊龙跟上来。

“啊呀胡姐,这还真是扫兴呢,既然在这碰面了大家一起进去探查那该有多好啊!”冷知鸢在她临走前,还不忘打趣说着。

“哼,这种地方我最讨厌的了,想的美呢你们!”胡燕葵头也不回的扶了扶那眼镜,自言自语说着和那韩俊龙离开在了众人眼前。

“好吧,柠月姐我们要进去吗,可是这里的装饰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精神病院了吧?”冷知鸢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刻意压低声音在她身边说着,以为蓝柠月也会害怕这些东西。

“当然啦,我们可是魔法使哎!怎么会怕这种奇怪的······嗯?你看那里窜出几只老鼠了呀!”蓝柠月用夸张的语气说着,然后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冷知鸢忙靠到她身后,感到头皮发麻起来,但是当真看到确实有几只灰色老鼠从那两层高的恐怖屋窗口爬了出来,只是那花容失色的表情很快消失,并用那笃定的语气说:“那还是算了噢,我觉得这里边的魔法物探寻就交给段乐羽他们来就好了。”

“就是嘛······正所谓是术业有专攻,所以可以麻烦树风魔旅的各位去那到恐怖屋里面吗,我看到上面亮着灯光呢,应该是已经有其他魔旅的魔法使在上面了吧。”蓝柠月用秀手撩过那耳边的发丝,然后又摸了摸那侧边的发夹子,露出那秀丽动人的面庞一侧,对着段乐羽和郑华笙他们几人说着。

“是啊,我们在外边等你们吧。”冷知鸢忙挪着小脚步离开那所谓鬼屋的门前,来到了草丛边上的一个木头长椅上坐了下来,扬了扬手示意蓝柠月也坐过来这一边。

乌玉乘和梁非汶两人有些面面相觑,而他苦笑了一下然后走到跟前一步说:“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我们先进去打头阵吧。”

梁非汶无所谓的仰起头,双手抱在后脑勺上,回应他说:“那还等什么啊,而且有你这个壮汉在,走走别墨迹了。”他用脚踢开了那倾斜歪着的损坏大门,回头看了一眼段乐羽和郑华笙,然后将手放下做了一个潇洒手势,好像是说可以绝对放心。

段乐羽看到那破烂铁门阻挡着的路口已经敞开,看到里面即使没有那电灯灯光,也是微微闪耀着那青绿色的光芒,却是听到二楼处有人打开了窗户探出半个身子对着他们喊道:“里面有我们放置的魔法夜光石,放心进来吧,你们是哪个魔旅的魔法使啊?”

“哦知道了!我们是来自树风魔旅,谢谢了啊!”段乐羽对着上方回应说着也不懂他听没听见,于是和郑华笙并肩走了进去那个恐怖屋。

“噢明白,我是那角息魔旅的,上边很安全没有问题,过来吧。”

“这种光感觉是暗绿色的吧,有点点像那绿色光芒的萤火虫聚集到了这里,使得那原本废弃的恐怖屋好像都充满着绿意盎然的生机。”郑华笙将手里的黑色铁皮书裹紧在右手处,伸出手指了指在那右边拐角的楼梯口,他和段乐羽也已经进到了这个恐怖屋的大厅里面。

“嗯我也看到了,那个好像只是一个假人偶吧倒在那楼梯角落里,头跟身子都分开了,四肢的零件也是分散着。”段乐羽率先走到那东西的面前,然后弯下腰低头研究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异样,而且这间恐怖屋的一楼里面的房间基本上都是空无一物的,已经不剩什么东西在这里边。

“唔是啊,也暂时没发现什么魔法器物在这边,我们一会儿上楼看一下吧,好像不是还有几个其他社里的魔法使在上面探索着吗,而且梁非汶和乌玉乘他们刚才应该是直接上二楼了。”看到这周围并没有其他魔法使逗留的痕迹,郑华笙再次伸出右手指推了推那黑款眼镜。

段乐羽很是赞同“嗯”了一句,然后就跟随着郑华笙走上了楼梯,这里的楼道有些酸臭味道,不知道之前是不是有什么酸性液体洒落在这了,突然听到身后左侧角落处传来一阵“嗒嗒嗒”的声音,“郑华笙你有没有听到,好像刚才我们路过的那间房室里传来的,那里有一个黑色的帘布遮挡着门口,倒也没看清楚里面有什么。”

“呃是吗,我也听到了。”郑华笙也停住了上楼的脚步,跟随着段乐羽一起又返回到那一楼的恐怖屋里。

“这种能够发光并且能给周围带来光芒的魔法物本身是一种夜光石,只不过是可以觉醒的普通魔法物,是比较常见的魔法道具了,有了它在那恐怖屋里面基本上是不需要其它灯光照明了。”在那鬼屋门口外边附近的长椅上坐着的蓝柠月,对着靠在身边的她解释说着,带着那安慰的口吻。

“哦这样啊,不过蓝柠月你是不是故意让段乐羽他们树风魔旅的几位魔法使进去的,自己不去肯定不是因为害怕什么鬼怪,那不过是那鬼屋里的一种游戏噱头罢了。”冷知鸢看着她的眼睛,而后眨了眨眼抿着嘴角微笑说着。

“唔也没错,其实我就想试试看那树风魔旅魔法使们的胆量怎么样,要是这个地方都扭扭捏捏的不愿去到里面,那我们凌雪魔旅以后还是尽量少跟他们合作了噢,不过现在的话看起来也还好哈哈。”蓝柠月站了起身,拉过她的手臂就要往附近的那个变得脏兮兮的旋转木马中去了。

“哎哟,不是说在这里原地休息一下吗,这才刚坐上一会儿。”冷知鸢有些无奈,发现蓝柠月松开了拉住的手,又转过身来望着她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谁叫你说要我陪你去看那逐风市里的摩天轮,怎么想让我反悔啊?!冷知鸢······”

“我可不敢哦······喏那还算是什么旋转木马嘛,怎么都破破烂烂的怪可怕的。”冷知鸢跟着她来到了那个旋转木马前,那充满着古典欧洲皇家风格的几个升降坐骑,都已经掉完了漆,有的只剩半截了变得残缺不齐。

而这时候的段乐羽和郑华笙已经来到了那间发出异样响声的房间里,小心翼翼掀开那个黑色帘布块,走在前面位置的段乐羽却是停住了脚步,顿了顿然后开口说:“你看桌子这里有一个水晶球,下面是一个木托在垫着它,散发着那浅白色光芒应该是件魔法物。”

“唔是啊,”郑华笙也走上前来,看着这狭窄的房间里就剩一张桌子和那水晶球,连椅子都没有,“那水晶球该不会是能够占卜的那种吧,以前我也就听说过一些,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作为魔法物的它会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是啊只不过这个水晶球小了一点,看起来也就跟比那网球大一些。”段乐羽表示赞同,在它的周围简单查看了一下,除了散发着那微弱的魔法光芒并没有其它特别之处了,至于刚才听到的那声音,已经记不清是不是精神紧张的一种错觉,“我们一起来吧,看能不能完成那魔法水晶球的魔法力觉醒吧。”

郑华笙却是轻轻摇头,将手中的铁皮书放在眼前晃了晃然后垂落放在右手边,“我对那种水晶球类的魔法道具不感兴趣,而且今天我已经觉醒了几件魔法物了,这个就让给你吧。”

听到他这么说,段乐羽也不在那里矫情,伸出右手摸向那水晶球体,只是手未触及到它的时候,却又听见那魔法水晶球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声音,跟之前听到的声音有些相似,仔细一看才发现球体里似乎有一阵雾白色的流光在水晶球体中心徘徊,眨眼间光芒大盛起来并且那占仆水晶球裂开了。

“那水晶球裂开了,呃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而且刚才我也没碰到它啊······我们先后退一点吧。”郑华笙觉得有些纳闷起来,同时自己右手边握着的那本黑色铁皮书还是冰凉的并没有什么奇怪反应,他这才感到稍稍安心。

段乐羽眉头一皱,看着那魔法水晶球裂开的那一刻时,其实他看到了很多郑华笙没看到的画面,但是一晃神就闪回到了这里,心中有些疑惑却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跟着退后几步到门旁说:“那好像是一种特殊的魔法力,也不像是共鸣感应和那魔法力的即时感应,不过这个魔法物是没有办法完成觉醒了。”

“是啊,可惜了啊,莫名其妙自己碎掉了,不过乌玉乘他们两个在二楼的探寻应该会有些收获的吧,我们也上去看看吧。”说着郑华笙伸出右手轻拍了一下他肩膀,以为段乐羽是被吓到一阵,然后便先转身离开这占卜室里。

“其实刚才我看到······唔怎么走了,好吧那还是算了先上去再说。”段乐羽刚才是知道那碎开之后的白色水晶球发生着某种魔法异变,因为在那一刻好像是只有他的时间还在正常流动,而一旁的郑华笙处于相对静止的状态(像是被无限放慢动作了),所以他一时间是没有办法开口说明清楚,毕竟那延迟后的时间也不算长,那时候他也没能离开半步在这个占卜室,不过是看到了一些跟这个魔法水晶球相关过去的一些魔法景象,然后时间又恢复正常流动了。“这个到时候在那魔法使的任务报告再写明吧,虽然我也不太懂是什么缘故,但肯定是跟这个未觉醒的魔法水晶球有关。”段乐羽追上郑华笙的脚步,来到了那恐怖屋的二楼上面。

雨相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