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倒吊者

没想到这别墅的大门是打开着的,只见里面有一位正跪坐在地上的中年女子她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制作的十字架对着门外跪拜着,看到蓝柠月手中那抓着那十字架宝石项链,忙起身走上前来激动地说:“尊敬的观星者,你们来了真的是太好了。”说着她又抹了抹溢出眼角的泪水,然后才解释说:“我是这家别墅的女主人,是这样的其实我老公在一个星期前就不在了,急救的医生说是因为过于劳累和身体上原来就有的一些顽疾复发造成的,他是一个客滚船的船长,那天我是在······”

在听到她简单的一番介绍以后,段乐羽和冷知鸢她们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缘由,也就是说那艘在口岸旁见到的沉船应该就是那客滚船了,而船长是这个女人的爱人,而船长是在一个星期前因病去逝了,不过那艘客滚船在当时也是发生了一些事情。

“观星者啊,附近的邻居们几天前就已经离开这里暂时避难去了,他们说这边会有魔物出没,但我这里暂时还算安全,只不过今天是我老公的“头七”,我打算等会做顿晚饭等着他回来,其实我也知道是回不来的了,但我想请求观星者能倾听一下我的心声,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心结了吧。”女主人说着,然后又做了个自我介绍,得知她是叫江慧勤。

“呃相当于说是一个船长摊上一个富婆吧,她这么有钱不小她老公肯定有不小的压力,而且应该是办离婚手续了只不过没来得及。”蓝柠月抿着嘴露出一丝苦笑,,只见她右手指还贴放在嘴唇的下边,对着身边的冷知鸢小声说了几句并且将脸凑了过去

“呃不会吧,那天在客滚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段乐羽好奇出声接着问道那妇女,发现她欲言又止又咬了咬嘴唇,于是才听到她继续讲起,是她的丈夫去世前的一个星期发生的事情,那天她老公作为一艘客滚船的船长也是在驾驶台忙着的,是刚从那韩国的港口离港然后准备回到国内。

“哦这样啊,既然你也在那艘客滚船上,能在具体告诉我们一些详细的内容吗?”蓝柠月期待着目光望向她,等待江慧勤的回应。

“是啊,这个项链是江慧勤你的吗,还是说是别人的?有没有印象呢?”冷知鸢跟在段乐羽身后走进了这个别墅的大厅里面,这里的木地板踩着格外的厚实和舒适。

“这个项链我想想,唔······那也是在一个星期前跟在我老公的船上发生的事情有关了,而且那天我也在那艘客船上看到发生了一些事情,嗯请观星者们先坐下来吧,我去给你们倒杯热茶先。”江慧勤不是尴尬的一抹笑容,示意段乐羽他们几人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木椅子上。

“好的······”

等她拿着茶具才刚转身离开,没等冷知鸢率先坐下到那沙发椅子,眼前的别墅楼房似乎被扭曲了一样,一晃神开始变得有些摇晃,而那木制的地板已经变成那了客船上的甲板,整栋别墅也变幻成了一艘客滚船,临时停靠在那港口旁边,在甲板的三四层已经有一些黑烟在不断冒了出来。

“这里会不会之前看到的那艘烂铁沉船,你们看下面这里写着“丰神号”哎,”冷之鸢扶着那栏杆略微望了望下方那船头边缘,吹袭而来的海风还是很凉爽的,伸出左手微微遮挡着太阳光,一层厚重的乌云已经移动了过来将上边的烈日遮住,今天她穿了一件蓝白色短袖水手服的连衣裙,裙底压在了膝盖上边,随海风荡漾着的是那后边的裙摆,然后冷知鸢还带着一个暖黄色的圆顶帽子。

“嗯是啊,不过现在已经要靠岸了,”蓝柠月看到停泊处这里的港口十分面熟,看到段乐羽和冷知鸢在一旁的甲板上扶着铁栏杆神态游离着,于是又他们轻声喊道:“这里应该就是之前我们去过的那港口了,那些集装箱散落的位置都差不多,而且你们看那里······”

眼前已经有十几个船上的旅客争相恐后地走下船,而在船身的第二、第三层甲板那里冒着滚滚黑色烟雾,似乎是有货车放置在里面着火了。

这些拥挤而来的旅客仿佛都当他们几位魔法使是幽灵似的,段乐羽虽然有礼貌侧过身去让游客们下船,但是也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在这里,只是抬头看了看上面的那几层甲板已经空无一人了。

“等一下各位,下了船后先在岸边耐心等候一阵就会有客车来接各位离开这个港口,我作为船长对于本次旅程表示十分的抱歉,造成车辆或者货物损失的之后还会有相应的补偿,感谢大家的宽容和理解。”一位留着点胡渣子的中年男子,穿着那航行工作服,在自我介绍过一番后,站在上方的甲板楼上对着下面的旅客们说着,声音十分洪亮。

“那我们也走下去吧,别在这里逗留了,”段乐羽拉了拉冷知鸢的衣角,无奈撇了撇嘴,赶紧抹杀掉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望。

“那个我······好吧好吧,”冷知鸢这才从开那栏杆,跟在他的身后也来到了岸上。

此时蓝柠月看到了船长身边站着一名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子,脸上有些幽怨的样子跟他讨论着什么。

“那我那个十字架宝色项链呢,可是很贵的哦,我说了没有找到偷走她的人谁也别想走那么快。”一名三十几岁的女子有着精致的妆容,手上戴着一串串金镯子,还提着一个黑色包包,用着那不是很流利的中文在旅客人群中说着,刻意加大音量对着上方那船长和身旁的女子喊道。

“我没说我不相信你,作为该客船的船长我也不因为一个韩国女富豪而区别对待,慧勤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既然你说了是在下面五层旁侧的栏杆处找到的我就一定相信,你交给我吧我拿下去给那位韩国女士。

江慧勤变得有些气恼,以为他还是不相信自己,就是因为之前提过离婚她不同意而怨恨在心吧。

而这时候在不远处的海面上已经变得有些漆黑,那好像是海里的巨型魔物——暗海魔龙,这是一种暗系的魔物,这艘客滚船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它的目标,只见它浮出海面露出那黑褐色的龙头跟羽翼,逐渐从海水中飞出在半空而后吼叫着发动了暗系魔法,整个庞大的躯体都变成了那墨黑色并化为一阵海吸水状的猛烈龙卷风,向那艘“丰神号”的客滚船中间袭击而去。

而那在那船头甲板的船长不等船头再继续扬起,抱着那江慧勤跳入海水中,而后游到了岸边上被其他旅客们给拽了上来。

“那项链啊,好像掉到海里了,怎么办?”

而那只魔物海龙踩在着那缓缓沉入海底的半截船尾,又转过它那视线对着这岸边的船长和旅客他们,又叫了一声挥舞着那湿润的龙翼,整个龙头都在散发着那暗系魔法,一些黑色雾气从龙口里不断冒了出来。

“这头海龙似乎准备要发动魔法攻击到这边了,这里还是由我应付吧。”蓝柠月望了望一旁的两人,微笑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白银色金属的卡片。

“那是塔罗牌吧?”段乐羽看到蓝柠月走到靠近那只魔物龙的面前,准备发动魔法便后退了一步,心里有些惊讶,“也是一张用金属制作而成的,牌身上是有一个倒置的天平图案。”

却是听见边上的冷知鸢凑到他身旁说:“那是大阿卡那牌中的“倒吊者”,是塔罗牌的一种呢,昨天晚上我就听她说过那是一件特殊魔法物了。”

“噢,我这里也有一张塔牌,也是差不多的样子不过嘛我用了一次就不太敢用了。”段乐羽心里有些苦笑着,知道这种特殊魔法道具的使用对于自己的魔法力损耗是在是太大了,现在的他还没有办法进行合理使用,“不过我打算拿昨天找到的那块黄方解石来我的做魔法器物。”

冷知鸢有些小心翼翼的接过他递过来的那张金属牌,表面的图案已经有些模糊了,显然是那金属层被侵蚀了不少,然后撇撇嘴说:“确实是能感应到它里面的魔法力呢,不过没有蓝柠月姐的好看,嗯还给你了。”

段乐羽收回那张塔牌放回口袋里,腼腆着摸了摸发梢看到眼前的蓝柠月在使用着那“倒吊者”的魔法力量。

“光明的魔法,带来那毁灭邪恶的正义之剑吧!”蓝柠月将手牌高举在半空,只见牌面瞬间冲出一道巨大的黄白色光柱幻化成了一把锋利的光剑,随着眼前连同海面一阵激荡起来,那头暗魔海龙躲闪不及被这魔法术式给击中来不及惨叫消失在众人眼前。

那韩国的美女惊吓的面孔恢复了平静,然后拍了拍胸口走到那江慧勤的身旁说:“对不起啊江女士,那项链其实我已经找到了,就是在我的行李箱里面没拿出来戴上。”

江慧勤她一脸困惑,手里还抓着那湿透了的项链,只不过已经被海水给浸湿,“那我手上的这个是谁的呢?”

“哎哟一看就知道那宝石项链就是普通货了,还是赶紧扔掉了吧。”那韩国女子一脸不屑,转身离开了这里,似乎不想在等什么客车来接她,一边通着电话用韩语说着什么走出了这里。

在那头魔物龙死掉沉入海底了以后,在段乐羽和冷知鸢她们面前的岸边场景已经消失又回到了那别墅楼里,那楼里的女主人江慧勤已经是将茶给倒好在桌子上,一脸礼貌式的笑容说着:“观星者啊,讲完这一些我的愿望请求帮忙就算是实现了,只不过今天我还不想离开这里,虽然只是暂时离开去避一避这里可能存在的魔物侵扰危险,但是我也想明白了,如果不是那天我上了那艘船,本来只是要在韩国办点事情,因为我是做化妆品代购的,所以就想着不坐飞机去买了船票想着给他个惊喜。”

“生老病死这在所难免,我想你先生还在的话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安全吧,早点离开这里吧,那些魔物已经要来了。”一个声音从二楼的楼梯口处传来,那是谁的声音,只见那江慧勤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然后双手微微颤抖起来,而后呆呆回应了一句,表示答应。

雨相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