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技能成就忍界最强

第38章 谈判破裂,准备攻坚

翻牌前的一轮加注,已经把底池打到了8k多円,总计有四个人跟注进池,局面对纲手非常不利。

进池的人一多,什么妖魔鬼怪的牌都可能中到。别说是口袋对2了,单挑胜率最高的口袋对AA,多人进池的情况也只能等死。

翻牌阶段的三张牌,是梅花10、方片J、红心Q,天顺面。

纲手的上家又加注了1.2万円,已经超出了目前的底池,是个非常重的加注。

见到上家加注,纲手想都不想就推了一叠筹码进去。真·赌狗从不看公牌,就是干!

宇智波舞只能直呼牛批,这气势是真豪爽,22打出了天顺10、J、Q、K、A的气势。

“姐姐,10、J、Q天顺的公牌面,你拿什么跟人家的超池加注?

你的上家翻牌前加了10倍大盲,翻牌后又打了一个超池,底牌很可能是AK、AA、KK,或者对10以上的底牌。

保守估计,他现在是带对听顺,甚至很有可能已经组成了顺子。你一对2,拿什么跟人家的超池加注啊?”

宇智波舞贴到纲手耳侧,捂住嘴型窃窃私语。因为年纪小又长得帅,一向大大咧咧的纲手也并没有太在意。

“哈哈,小鬼,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哦。”

纲手一巴掌拍在宇智波舞后脑勺,眉飞色舞道:“我口袋对,接下来还会再翻两张牌,我还是有很大的概率中三条的。”

宇智波舞:“……”

天顺面博三条的人,脑子一定是有问题。就算你中了三条,也大不过人家的顺子。

除非最后两张牌给你发出个葫芦,才有可能赢对面。

“再者说,这个人今天晚上盯我很久了,赢了我很多钱,我感觉他其实什么都没中,纯纯是在偷鸡。

我要抓他的诈,解一解气!”

纲手拉过来宇智波舞,又嘀咕几句。

宇智波舞:“……”

这个女人已经没救了。抓诈也要手里有牌才能抓,一对二去抓诈,很大概率最后翻牌还没对面的偷鸡牌大,你抓个锤子哦。

大肥羊心意已决,宇智波舞已经不想再劝了。毕竟才刚认识,交浅言深是大忌。

之后的转牌、河牌,分别翻出来了红心6、黑桃7,对纲手的牌力没有丝毫提升。

上家也分别在转牌河牌后,分别加注了3万、9万,几乎每次加的筹码,都与之前的底池总额相当。

一直到最后阶段,纲手都没有弃牌,很鱼的跟到底,信心满满地要抓上家偷鸡。

然后就输给了上家的AK天顺,一局就输出去了十四万円。

上家看到纲手的22底牌后,整个人都惊呆了。这种底牌敢跟天顺面的重注,大肥羊名不虚传。

之后几局,纲手打得谨慎了许多,大概是因为一次输14万有些肉痛。即便如此,还是因为渣操,输出去了七八万的筹码。

“不玩了!”

纲手摆起司马脸,把最后一枚筹码扔给荷官,拎着酒瓶起身推开人群,嘟嘟囔囔:“今天运气不好,明天再玩。”

宇智波舞:“……”

你这哪里是运气不好,你这是凭实力输钱。

吃瓜群众尽皆赶到惋惜,今天来的本来就晚,没赶上和大肥羊一台桌子赌钱,现在连美女也看不成了。

见纲手起身从牌桌离开,波风水门这才凑了过去,问好道:“纲手大人。”

“唔,是小水门啊。”

纲手这才发现门师傅,拍了下水门胸膛,称赞道:“啧啧,几年不见,你小子已经长这么大了,胸肌很结实嘛。

怎么有兴致来短册街了,就不怕玖辛奈知道你来赌场,打断你的腿?”

彭彭两声,水门险些吐出一口老血,这两巴掌拍的,力道不比熊掌差多少。

“咳咳……”

轻咳一声,门师傅这才回道:“纲手大人,我来短册街玖幸奈是知道的。

火影大人得知纲手大人您出现在短册街,特意命令我带领小队,接您回木叶。”

三年之期已到,木叶龙王使波风水门参见龙王!.jpg

“我现在不想回木叶。”

纲手一口回绝,又打量水门一眼,打趣道:“不错嘛,已经当上队长了。

你的小队成员呢,是不是怕我逃跑,已经把这间赌场包围的水泄不通。

就等你一声令下就冲出来结个四紫阳阵,把我当场拿下?”

“纲手大人又开玩笑了。”

门师傅指了指身后的阿凯与卡卡西,又指了指跟在纲手身后的舞,介绍道:“这是我的三位队员。

迈特凯、旗木卡卡西、宇智波舞。”

哦?

纲手随意扫视三小只一眼,便大致确定了每个人的名字。银色头发的肯定是卡卡西,和他爹旗木朔茂一模一样。

浓眉毛锅盖头肯定不是宇智波,红眼病一族臭屁归臭屁,整体颜值一直是在线的。

“宇智波一族的人还真是狡猾,这么小的年纪就学会了骗人。”

纲手俯身抬手按住宇智波舞头顶,冷笑连连:“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喊我姐姐。

你这小鬼,长大后肯定是个祸害。”

宇智波舞摊摊手,无奈道:“我也没喊错嘛,纲手大人只看外貌比我大不了几岁。

就算是真实年龄,充其量也就比我大上一个水门老师,这么小的年龄差距,我认为喊姐姐合情合理。”

这老娘们是真难伺候,《疾风传》里鸣人喊你婆婆你不爽,我喊你姐姐你也不爽,早晚让你哭着喊着叫哥哥!

“嘛,随你喜欢了。”

纲手摆摆手,起身云淡风轻地走出赌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慵懒道:“总之回木叶这件事免谈。

短册街比木叶有趣多了,赌场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

你们可以回去了,告诉老头子,我还没有玩够。

或者打赢我,把我绑回去。”

谈判破裂,准备攻坚.jpg

宇智波舞刚想冲上去动手,出招时“不小心”划破手臂让纲手发病,趁机把纲手打晕带回木叶,便被门师傅一把拉住衣领。

“你要做什么?”门师傅悚然一惊,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勇的嘛,敢对三忍出手。

“我想再劝纲手大人几句。”

宇智波舞这才反应过来,众目睽睽之下,确实不太好动手。

周围保不齐就有其他忍村的细作,纲手患有恐血症的事情不能暴露出去。

良潮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