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总,夫人又想离婚了

祁总,夫人又想离婚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1章 彻底摊牌

这是一栋精致优雅的复式小别墅,整个空间呈现统一的浅白色,干净清澈。

别墅院门外站着两排人,清一色的黑西装,神色凛然。

大厅里此时有个男人,坐立不安的神色。

前段时间展凌去美国他就职的医院查过他的底细,这就被祁尊‘邀请’到邢心蕾的住宅来了,显然他跟邢心蕾的那层关系已经暴露了。

保姆推着轮椅上的邢心蕾也到了大厅。

相比吴昊,邢心蕾显然要紧张的多:“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昊闭了下眼睛,叹出一句:“尊少想查一个人还不简单?他问什么,我俩得老实坦白才行了。”

邢心蕾还想说什么,只听得大门忽然被人打开,门外响起恭敬一致地称呼声:“尊少。”

邢心蕾慌乱的抬头,就看见祁尊一袭紧身黑衣打扮,第一次见他穿一身黑,很冷、很惊艳,轻易便勾了人的想法。

“尊...”邢心蕾急急地唤了他一声。

祁尊缓步走过来,从轮椅边走过,目光丝毫没有停留在她的身上。

邢心蕾第一次被他如此冷的气息慑住了,一时住了口。

下一秒,只听得祁尊开口,而是对一旁的保姆下了吩咐:“推邢小姐回卧室。”

保姆也被今天这气场吓得够呛,感觉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了,急忙推着轮椅离开。

室内就剩下六个人,祁尊和吴昊,以及其他四个贴身下属站在祁尊的身后,个个面无表情。

祁尊往沙发上随意一靠,这才把眼神放在吴昊的身上,忽然平静出声:“说说你跟邢心蕾的关系。”

吴昊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了,还是被这男人的气场压的喘不过气来。

也难怪,邢心蕾会如此大逆不道的迷恋这个男人。

见他半天没吱声,祁尊也不说话,只是眼神攫住他,压迫感顿时席卷了吴昊的全身,让人无处遁形。

“我跟心蕾,是同母异父的关系。”

“具体点。”

“心蕾是我同母异父的姐姐,比我大两岁,当年母亲带着她嫁给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个穷鬼,我八岁那年,就把姐姐丢进了孤儿院,因为此事,母亲受到刺激,疯了,没多久就过世了,事情就是这样的。”

“去美国哪一年?”

“四年前...”

“具体化。”

吴昊算是第一次真正跟祁尊接触,上次在这别墅这男人一个眼神都没给他,没想到一旦被他盯上会是这么大的压迫感,不容半点松懈。

咽了咽口水,他斟酌道:“四年前,祁家给了心蕾一笔数额不小的分手费,那个时候,心蕾被强行流掉了孩子,心如死灰,也许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她把那笔钱分了一半给我,带上余下的就去了美国,我的父亲好赌成性,是个恶霸,我也是那个时候带上钱逃到了美国,但是我当时并没有找到心蕾,我在那边完成了剩下的学业,之后做了一名...二流医生,事情的全部就是这样。”

祁尊略微沉思,忽然再次抛出一个异常犀利的问题:“她的子宫切除手术,可是在你就职的医院做的?”

吴昊只觉得心尖儿又是一惊。

没想到他竟查出这么多来,不知道那件事他查出来没有?

“是的。”这次他识趣了,主动细说道:“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是个实习医生......”

“尊...你想知道的,我来告诉你吧。”正在这时,邢心蕾自己划着轮椅过来了,一双美眸蓄满了泪水:“有些事情,我想...我比吴昊更清楚一些。”

祁尊淡淡的瞟了她一眼,手指轻轻敲击两下沙发扶手,唇角上扬,好似有笑容:“好,你说。”

“在国内我被强行流掉了孩子,当天就被你的爷爷和父亲驱逐出了国,我只来得及给唯一的亲人...吴昊留了一笔钱,我拖着虚弱的身子,孤身一人到了国外,第二天就遭遇了抢劫,还受伤毁了容,我身无分文,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我这辈子除了认识了祁尊这唯一的骄傲外,我....一无是处,我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女人说到这儿早已泣不成声,抬起脸来,看见男人搭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捏紧了拳头。

她擦了把泪痕,凄楚的笑了下,接着说道:“我乞讨过,也寻过死,后来在一对好心的华人夫妇的帮助下,我有了一份工作,做过最累最脏的活,之后身体就垮了,子宫坏了,去医院切除了,也是那个时候,跟吴昊重逢的,可我早已生无可恋,也许是老天爷可怜我,后来在街上又与你重逢了,那么丑那么狼狈的我,没想到还能被你认出来......”

说完,她划着轮椅到沙发旁,低头轻轻的唤了声:“尊,你还想知道什么吗?”

“够了。”祁尊看着她,眸中的神色复杂难辨,他轻启薄唇:“说说你现在的真实想法。”

“今后的日子里,我只想好好的跟你在一起,我别无他求,跟在你的身边就好..”女人动容的抓住了他放在膝盖上的手,只是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祁家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该承担责任....”他的声音很温和,可说出来的话,让屋内所有的人都紧张了:“心蕾,有件事我必须提前跟你说清楚,我家老爷子岁数大了,我想让他过几天与世无争的日子,不允许任何人再打扰他,你可以报复,但只能冲我来,你怎么报复都可以,我准了。”

邢心蕾整个人一颤。

她确实想要报复,可她要的不止是报复,她也想要这个男人,她接受不了这个男人如此条理清晰的把事情简单化:“尊,我怎么可能报复你呢?我有多爱你你不是不知道....”

“尊少说的对,如今祁家能给我姐一个说法的,确实只有尊少自己了。”沉默了半天的吴昊突然出声,看了邢心蕾一眼,一丝挣扎的神色闪的极快:“既然不能相互伤害,姐,不如你就说一个这辈子自己最想达成的心愿吧,尊少肯定会满足你的。”

被一提点,邢心蕾找回了思绪,楚楚可怜的看着祁尊寻求肯定的答案:“可以吗?”

“当然。”祁尊笑了下,聪明如他几乎立马就想到了女人接下来会提什么样的心愿,不知为何,他唯独不愿意满足她这个心愿,下意识的补充了一句:“除了做祁少奶奶外,什么条件你都可以提。”

脑海里颜小玉那句‘你太太都这个鬼样子了,还再坚持给你的母亲送爱心早餐...’

这句话一直扰他心神。

那个小东西,真的很会在细节上拿捏人心。

他的一句话就堵了邢心蕾差点说出口的话。

女人咬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她就可以达成心愿了。

嫁给祁尊,既是心愿又是报复,没有比这个更完美了。

谁都知道,祁尊是从来不轻易给人承诺的,他一旦决定的事情,也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邢心蕾咬了咬嘴唇,半晌才说出句:“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告诉你。”

祁尊轻轻点了下头:“好。”

“如果我一直想不到.....”邢心蕾仰起脸来看着他,几分凄楚的笑道:“如果我一直想不到什么心愿,我可是要耗你一辈子的哦,尊少可有耐心?”

祁尊顿时就笑了,眼神冷冽慑人,他料到女人会这么说。

“心蕾,祁氏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人勒索,也没有什么事物能成为别人拿捏我的武器....”

这样子的祁尊让人透不过气来,虽说是他自己提出要对人家负责到底的,可分明又带着几分威胁,威胁对方不要得寸进尺,他是不受任何束缚的。

“不过心蕾...”他接着说道:“我唯独给你这次机会,以后好好的生活,让我知道,你足够爱惜自己,值得我为父辈们的过错而向你赎罪。”

邢心蕾心口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貌似他一直在对她妥协,甚至是宠溺,可这种感觉始终不对。

祁尊眼风一扫吴昊:“既然是亲姐弟,吴医生以后就光明正大的住在这边吧,刚好这边差一个家庭医生,报酬方面,我自然不会亏了你。”

“好的,那我就谢谢尊少了。”

“还有,吴医生应该知道了,你那恶棍父亲入狱的消息...”祁尊眼中一道冷芒射在吴昊的脸上:“据我所知,你们的母亲当年发疯,并不是导致她死去的真正原因,她....是被你那恶棍父亲虐待致死的,看来,吴医生对我还是有所隐瞒。”

祁尊竟然连这件事情都查的这么清楚!

难怪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如今还有人去报了案,父亲前不久入狱了,原来这一切都是祁尊做的。

吴昊忽然觉得后脊背一阵发寒。

倘若刚才他对这个男人没说半句实话,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什么?我妈妈她....”邢心蕾瞪大泪眼看着吴昊寻求答案。

吴昊低下头来,苍白的笑了下:“也好,那个去处让他度过晚年是最好不过了,还要多谢尊少,替我做了这决定。”

而祁尊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让两姐弟冷汗直流了。

“麻醉剂注射多了,对身体的危害,吴医生应该比我清楚吧....”

女人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指甲抠进了肉里。

没想到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

她无法站立行走,自残,确实是偷偷注射了麻醉剂,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让祁尊跟祁老头彻底决裂而已。

祁尊起身离开,如来时一样,姿态从容,身后几个随从尾随着他出了大厅。

知道她的目的而原谅了她,是看在祁家伤了她的份上。

希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