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总,夫人又想离婚了

第208章 你最矜贵

今天是第三天点滴,林沫冉总算是神清气爽了,看着整理出诊箱的展大医生,她犹豫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展凌是何等细心温柔的人啊,看都没看她就感受到了她热切的目光,肯定是有话要问了,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在她身旁坐下后,温和的开了口:“我给你开的那些调理身体的中药,有按时吃上吗?”

她也正要询问这方面的问题,急忙点头应道:“吃了一年多了,我能治好吗?”

“那就好,慢慢调理,不要着急..”展凌很是欣慰的笑了下,没给她肯定的答案,他长叹一口气,有些感慨道:“我们这一群人里,貌似祁尊是最无情的一个,没想到,他却是最痴情的人,他的无情只不过是不喜欢随便给人机会罢了,但是他把机会给了你,为了你,估计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了。”

展凌这句话让林沫冉心潮起伏很大,感动到心口酸涩,总觉得,我也能为他做点什么呢?

就像祁尊说的,我从来没想过能得到你的回应。

或许他要的只不过是她能静静的等着他回家就好。

展凌走的时候,意味不明的丢给她一个问题:“沫冉,你想想,生孩子最关键的是干什么呢?”

她一本正经的想了想,一时没悟透展大医生是啥意思,于是打电话给了祁尊,把展凌的问题丢给了他,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憋着几分笑,说了句:‘你过公司来,我告诉你。’

本来是想感冒好了立马去医院看看祁爷爷、和老宅的那群孩子们的,忍不住好奇,就先去了祁氏公司。

祁氏总部大楼。

跟一年多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林沫冉一进去前台小姐立马恭敬的站起身来,挂着礼貌的笑容招呼道:“太太,下午好。”

“....你也下午好啊。”林沫冉一愣,她都忘记前台长什么样子了,没想到人家还记得她,这让她有点小小的感动。

进了祁尊的专用电梯,直上顶楼,沿路碰上的人,还是如以往一样热情的招呼她,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她不知道祁尊是如何让这一切维持下来的,让大家对她的印象这么深刻。

那个夜晚发生的事,仍然记忆犹新,她深吸一口气,抬手轻轻敲了敲办公室门,等了一会儿,没人应声,于是直接开门进去了。

祁尊刚好合上手上的一份资料,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睨着她。

她还是老样子,一身简约休闲的夏军装打扮,头发一把马尾,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个形象深深的刻在祁尊的脑海里,让他时常想起他们的那个婚礼就有些牙疼,给他的感觉简直就是在陪小女孩儿过家家,还把他这一生都这么赔进去了,无法自拔。

“我敲门你怎么不应声呢?”她埋怨着走到他的办公桌旁,一双大眼睛眨巴着,病了几天刚刚康复,看上去懒洋洋的像只猫咪。

盯着她,祁大少爷脑海里立马冒出些儿童不宜的事儿来,眸底一片火热,这感觉真是太糟糕了,去了几天海滨市,还有一大堆事没处理完,这小东西一个电话过来,一本正经的问他‘生孩子最关键的是干什么呢’就让他分了心,挂了电话后,他一直心不在焉的等着她过来,然后告诉她‘干什么’。

发现自己的自控力似乎越来越差了,把手里的文件一丢,某少爷往办公椅上一靠,眯着眸子,几分妖娆的对着她勾了勾手指头,开口嗓音有些暗哑:“对你还需要礼貌吗?”

还有这样的道理?意思是她敲门是多此一举咯。

林沫冉有些无语,瞬间被他这迷人的模样勾了魂儿,走过去一把抓住他嚣张的勾手指头的那只手,张嘴就往上面赏了一口咬,留下几颗浅浅的牙印,叫你还嚣张!

咬得某男人眼底火烧火燎的,她还不自知,继续把玩儿着他的手:“展凌是什么意思啊?”

祁尊一把捞住她的腰,微微用力把她拦坐在了腿上,薄唇贴近她的耳垂,呵着气告诉她:“展凌的意思是,看你长时间在家里没事做,就爱胡思乱想,暗示我该给你找点事做了。”

林沫冉一听,不免有些失望了,她本以为展大医生说的会是什么生孩子的秘籍呢,于是兴趣缺缺的问道:“做什么事啊?君悦你又不给我管理,想开残障学校,可是你还没把购买我哪家分店的钱给我呢。”

祁尊忽略了她的埋怨,把话题拉了回来:“你想想生孩子最关键的是干什么呢?”

祁尊的嗓音染上了情/欲的味道,整个空间顿时充斥着暧昧的味道。

“干什么..”林沫冉觉得脸开始发烧了,忽然明白了展凌那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展大医生也是会说流氓话的啊,他那句话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她都会想到儿童不宜的上面去,唯独展凌说出来她是不会往那上面去想的,因为他是医生啊,而且还是个很正经的名医啊。

林沫冉挣扎着双手顶住他的胸膛,气息不稳的出声道:“你..你忙完了吗?”

“没有。”他回答的干脆,圈住她的腰肢不放手,这个时候哪会允许她拒绝?

林沫冉也不制止,红着脸问道:“那你晚上..能忙完吗?”

“不能..”他看着她眼底明显有了失望的神色,勾起一丝邪笑,转而道:“你感冒好了,我晚上能不忙吗?”

林沫冉再次无言以对。

小玉的女儿马上满周岁了,本来是想要他陪着去买礼物的,她欲言又止了,没提这事儿,只是全心的迎合着他,希望某一天的某一次能带来个惊喜。

祁尊在这方面一直都是异常热情的,由他一手主导,把她好一番压榨后,抱着她进休息间洗了个战斗澡,穿戴整齐,他丢下了手头的工作,拉着她一起出了办公室。

“你不是还没忙完吗?”林沫冉脸蛋上的红晕还没散尽,腿脚有些发软的跟着他的步伐。

本来已经够不好意思的了,他见她走的慢,停下来暧昧不明的睨着她,把她看的从脸红到了脖子:“怎...怎么了?”

这是什么眼神?还怕你公司的人不知道刚才在办公室做了什么啊!

祁尊才不会把旁人放在眼里呢,忽然弯腰打横抱起了她,慢条斯理的开口道:“你不是想帮你的干女儿买礼物吗?乱认亲家,真麻烦。”

“你快放我下来,有人在看..”林沫冉只感觉脸更红了:“大家肯定会在背后说我的..”

“说你什么?”祁尊笑笑,依然我行我素,抱着她往楼梯走去,几十层的高楼,不坐电梯吗?这是闹哪样?

“他们会说,自从我回来后,从此君王不早朝..”林沫冉调侃着,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他抱着她,步伐沉稳的一步一步踏下楼梯,地面在她眼前浮浮沉沉,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久违了,还记得小时候爷爷背着她的时候,在爷爷的背上看见的地面就是这个样子的,这种感触让她有些发愣。

她仰头看着他,只见他的神情温柔的让人心颤,声音低沉的响起:“林沫冉,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你只要随时提醒自己,在我心里,任何人不及你矜贵。”

闻言,心头大震,震的她红了眼眶,可是她天生就是笨人,在男女感情方面,除了说一句‘我爱你’,似乎没有他那么多深情刻骨的言辞,她只是包着两汪感动的泪,傻傻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迎合他,只能学着他的话说着:“在我心里,任何人也不及你矜贵。”

她心里却在默默的说:我也想把你捧在手心里,可是,感觉自己太渺小了,捧不起你。

与她对视,祁尊笑了,一双眼眸都在笑,整个人神采飞扬,迷的人无法从他脸上移开视线。

没有坐电梯,他从顶层把她抱下了一楼停车场。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祁尊抱着太太走了几十层楼梯下楼,这举动可惊了公司不少人,特别是女职员,引起一片惊呼。

“这真的是祁总吗?我是不是出现了严重的幻觉?”

“祁总真的太浪漫了!”

“这才是真正的虐狗啊!”

“祁总和太太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羡慕嫉妒恨啊..”

林沫冉感觉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坐进车内后,不顾矜持的主动吻了他的唇,这种幸福会不会太满了?让她生出一种害怕的感觉来,害怕一次性拥有的太多了,上帝会不会又关掉她的另一扇窗?

他火热的吻打消了她的不安,让她无法自拔的沉沦下去。

人的心理变化真的很奇妙,因为他这一抱,一句任何人不及你矜贵,一起去给小玉的女儿选礼物的时候,心情轻松了不少。

她扯着他的大手,在各个儿童玩具区域溜达,他慢吞吞的跟着,几分慵懒的模样,看得出他对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难得好耐心的陪她转悠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还什么都没买到。

林沫冉感到有些泄气:“真不知道一岁的小孩子会喜欢什么啊?”

就听某大少爷慢条斯理的来了句:“展凌两个儿子过周岁的时候,礼物我一起准备好了,你玩儿够了没?”

“你怎么不早说..”

祁尊一挑眉:“本以为你会有更好的选择。”

林沫冉顿时充满了好奇:“你挑的什么礼物啊?”

“懒得挑,送了个游乐场。”

林沫冉只感觉头顶飞过一排黑乌鸦,都无力吐槽了。

尊少爷,您要不要这么大资本家啊!三个一岁多的孩子,您就送三个游乐场?亏您想得出来啊!您没把孩子们的爸妈乐晕过去吧?

两人挤着人群慢悠悠的逛着,丝毫没发现,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俩良久了,男人戴着一副口罩,大框墨镜下,一双眸子猩红,布满怒焰,他拉了拉口罩,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希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