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总,夫人又想离婚了

祁总,夫人又想离婚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0章 那怎么办

就听老头继续他的训话:“祁家还没有到揭不开锅的地步,以后公司的业务少接点,别一天到晚的不着家。”

“嗯,我知道。”

某恶少,突然变成了乖宝宝,这种震撼真的蛮大的。

林沫冉在一旁听着这两爷孙的对话,忍不住偷偷抬眼看对坐的人,他垂着眸子,神色淡然,看不出半点情绪,明明是难得一见的和睦画面,这感觉有些诧异。

老头心里那个激动啊,没想到今晚这混小子这么听话啊!竟然没顶嘴气他!

这死小子嘴巴毒啊,往往他教训一大堆,这死小子一张口,几个字儿就把他气的感觉自己活不了几天了。

于是打铁趁热,老头接着上面的一番话急忙补充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收收心了,以后多把心思放在家庭上,多陪陪冉冉,你们小两口生个一儿半女的,我死也该瞑目了。”

“嗯,好的。”

林沫冉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上,看了对坐的人一眼,刚好碰上他的眼神,那双异常深邃的眸子里,幽暗的吓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一眼,林沫冉就弹开了眼神,心底莫名就是一阵慌乱。

如此柔顺的祁尊,这绝对不正常!

她感到后脊背一阵阵发麻!

祁尊这反应就像暴风骤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如果他也在老宅过夜的话,待会儿卧室门一关,他肯定会连本带利的跟她好好算算今天的账的。

正在她暗自心惊胆寒的时候,对坐的人忽然起身,说了句:“我还有事,你们慢慢吃。”

他淡淡的丢下这句就走了,一点没犹豫。

老头顿时就火冒三丈了:“混账东西!刚才还答应的好好的,这么快就忘记了,这是诚心想气死老子不成....咳咳.....”

老头一激动就喘不上气来,还会剧烈的咳嗽。

林沫冉急忙起身绕到他身旁,给他拍背顺气儿,安抚起来:“爷爷,您别急啊,祁氏公司那么大,祁家那么多人口靠他养着,公司的业务哪能说推就推的?您这不是为难他吗.....再说了,您孙子是个什么性格您还不了解啊?他答应了您,肯定就会想办法照做的,您得给他时间啊......”

祁爷爷这火爆脾气,祁尊肯定有家族遗传-_-

好一番安抚,老头才缓和下来:“你一碗长寿面都还没吃完,就又跑了,这混账东西。”

吃完晚餐,她心不在焉的陪着老头在大厅看了会儿电视,又帮老头喂了一下金鱼,一晃九点了,老头上楼休息了。

她往楼上瞄了眼,问着正在收拾沙发的白姨:“祁尊走了吗?”

“走了啊。”白姨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对了,少爷把你父母和爷爷的照片拿走了,叫我给你说一声,他先把卧室翻的太乱了,我刚刚才收拾好。”

“他――他拿我爷爷和父母的照片做什么?”

“少爷没跟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林沫冉瞬间慌了,那可是她手上唯一的两张照片,一张是父母结婚时的合影,一张是她和爷爷的合影。

他不会脾气一来就给她撕了吧!

她承认她是为了躲避跟他发生争吵,躲老宅来了,又找祁爷爷做了挡箭牌。

可是她显然太低估祁尊这个男人了,估计他脑子里有成千上万种方法逼她自己乖乖的回去受罚。

那两张照片可是没有底片的!世上就那独一无二的两张照片了,怕它发黄损坏了,她还拿去特意过了两层胶的,对亲人她也就这点念想了,在祁家那是她唯一宝贵的私人物品了!

这个男人真的太懂得击别人的弱点了。

林沫冉快速的爬上楼,回卧室一翻,照片果然不见了!

这两张照片她一直妥善的收在老宅,刚来祁家的时候,她带过来的以前的一些衣物都放在老宅,跟他婚后他很少回家的缘故,她倒是经常喜欢往老宅跑,所以这些东西一直都放在这边。

她急匆匆的下楼,就碰上了刚进大厅的展跃:“哟――这不是我们爱玩儿捉迷藏的少奶奶吗?”

“展跃,不好意思,麻烦送我回桃苑居。”林沫冉有些尴尬,知道今天肯定让这些人受牵连了,到处找她了。

“刚好祁尊让我来接你过去,我还在想要是说不动你过去,要不要直接把你打晕了扛过去呢。”展跃一抬下巴,一副你死定了的眼神瞅着她:“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这次是真惹到他了,几十号人找了你几个小时,从来都没这么大张旗鼓过。”

上了车,展跃从后视镜里瞥了眼林沫冉,见她一副即将就要上刑场接受死刑的神色,心里痛快多了,还不忘继续给她增加点恐惧感,他咳了声,语气非常严肃的说道:“这次,我估计谁都帮不了你,你躲老宅都没用,你看看,他还是有方法让你自个儿回去低头认罪,我给你说,祁尊这人啊从来不记仇的,因为他都是现报,有什么事儿呢都是当天解决的。”

“那怎么办?”林沫冉问的有些有气无力。

展跃摇了摇头,一本正经:“没办法,只能肉偿了。”

其实刚才在回来的路上,祁尊就准备在半道截住她,那神色分明就是想要狠狠的让她长点记性的,要不是展凌一句话灭了他的怒火,哪还会让她好好的坐在餐桌上吃长寿面啊,早被祁尊叼回窝里收拾去了。

当时展凌看他发狠的一脚油门踩了下去,立马淡淡的丢了句:“尊,今天也是她母亲的忌日。”

祁尊顿时就沉默了,看得见的速度,怒气从他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的抽走了,一直沉默着回到了老宅的院门外,他才幽幽说出句:“为什么我不知道?”

祁?大少爷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很沉痛啊,气早就消了。

上了车,展跃一直嘴贱吓唬她,林沫冉干脆把眼睛望着窗外,不理他。

今天一天可真够惊心动魄的,平静下来就精疲力竭了。

“沫冉,你一定要帮帮我,你看看我现在都干司机干的活了。”

展跃还是为了这事儿,林沫冉现在感觉自身都难保了,那还顾得上他啊:“我怎么帮你啊?他那么生气,我都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呢。”

?展跃一听顿时就笑了:“今天你是寿星,你比恶魔大,你肯定能压住他,相信我,你没问题的。”

“他让你接我过去,是怎么说的?”

展跃想了想,其实什么都没说,他硬给了个说法:“说接你回家睡觉啊,他嘴上没说出来,可脸上就是这表情啊。”

从后视镜里瞥了眼后座的人,全身空灵的气质、脸蛋微微一红,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慌乱,看上去无辜的要命。

展跃忽然就觉得自己真特么龌龊,怎么跟这丫头说起黄段子来了。

回到桃苑居,林沫冉进门,就见祁尊站在大厅中央位置,背对着她。

“我回来了,请你把我爷爷和父母的照片还给我。这个对我来说独一无二真的很重要.....”她走过去对着他的背影就直接开了口:“我知道今天关机了几个小时,让你们担忧了,对不起,是我的错。”

“过来。”他没有回头,淡淡的语气。

林沫冉忍着一丝慌乱走了到了他身旁,才看清他正在上香,她正疑惑,家里又没供佛,上什么香?再说,祁尊既不信佛也不信上帝,他只信他自己吧。

扭头朝他朝拜的方位看去,林沫冉眸子一闪,呼吸停顿了好几秒。

是父母和爷爷的遗像,爷爷那张照片上没有她,应该是复印处理过的,正大厅的位置,他竟然给爸爸妈妈和爷爷设了灵位。

原来他拿照片是要给了他们一个灵位。

“爸爸妈妈还有爷爷,第一次来我们家,给他们上几支香。”他把手里的香插入小巧精致的香炉里后,转过身来柔声对她说。

林沫冉嘴唇哆嗦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出来,眼泪却滚落了下来,一颗一颗如断了线的珠子。

整个内心都被这种触动包围了,这个叫祁尊的男人,竟然给她亲人供奉了灵位。

他抬手擦去她的越流越凶的泪珠,然后听他淡淡的说:“沫冉,别哭了,以前是我疏忽了,是我不对。”

她扑进了他怀里,半天也只说出句:“谢谢,祁尊,谢谢.....”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扑进他的怀里,不管发生过什么,这一刻似乎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抬手抹去她眼底的泪痕,俊脸一片柔凉,说出的话叫让人心头一紧:“答应我,以后不会再随便出去乱跑了,答应我。”

温柔中带着这么明显的强势,果然,祁尊就是祁尊,他多温柔也是危险的。

林沫冉微微僵了下,她忽然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这种逃无可逃的感觉很慌乱。

这个家里有了父母和爷爷的灵位,她还能去哪儿,她知道不能点头的,还是从喉咙眼发出了一个字:“好――”

祁尊唇上的笑容顿时扩大,以他独有的姿态绚丽无边,他在她额头印下一吻,然后握着她的手,给灵位了一炷香。

上完香,她轻轻的告诉:“祁尊,谢谢你,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他没说半个字,没想到,她竟然懂了。

希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