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木叶开始

第40章 差异

而在看到卡卡西的动作之后,止水也瞬间摸出了自己的苦无,一时间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陈飞见状立刻上前,拦住了两人,不希望他们在这里产生冲突。

“你们都是为了木叶才做这一切,没不要在这里内耗,无论谁输谁赢,对木叶而言都没有任何好处。”陈飞开口劝解。

听到陈飞的话后,两人之间气氛方才缓和了些许,没有立刻爆发战斗。

“这卷轴里的内容,绝不能被公布于世。”止水沉声开口。

而在陈飞和卡卡西的要求下,止水倒是也没有选择隐瞒真相,当众打开了卷轴。

令陈飞深感意外的是,这卷轴里所记载的,几乎全都是团藏暗地里的种种事迹。

一直以来,团藏都在抹黑宇智波一族,在战场的前线上,甚至操纵暗部暗杀宇智波一族的无辜成员,并且不断的抹杀宇智波一族的精英。

但凡是稍有天赋的族人,就会被团藏并入根组织,而后派遣去执行各种危险的任务。

一直以来,为了针对宇智波一族,可以说团藏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

甚至,团藏还串通了其他村子,在不断的设伏,而近年来宇智波一族无数精锐的丧命,就切实的证明了这一点。

在统计之下,近年来虽然是和平时期,可宇智波一族的战损,竟然要更甚于战争年代。

“一方面在屠杀宇智波一族,另一方面,还要安置种种恶名到宇智波一族头上,这种事如果被公布于众,肯定会引发宇智波一族更大的不满,等到那个时候,甚至可能会爆发木叶的内战。”

止水说着,神色愈加凝重。

卡卡西在看到这里后,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

虽然身处于暗部,可卡卡西对宇智波一族的印象却并不算差。

他心中最信任的同伴带土,就是宇智波的一员,更何况,就算是卡卡西自己,身上也拥有着带土赠送而来的写轮眼。

“力量,就会带来恐惧,他们恐惧宇智波一族的力量,所以才会不断排斥宇智波一族,针对宇智波一族。”

止水对于现状十分了解,但是上层的猜忌,却让他十分痛苦。

“但如今现状已经如此,几乎没有可挽回的余地。”卡卡西神色严峻。

他忽然意识到,为何止水分明得知了真相,却会表现的如此沉闷。

当前状态下的木叶,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负担。

如果止水拿着这些证据,公布在木叶的话,那么,将会换来宇智波一族的不悦,一旦爆发内乱,再加上其他村子趁虚而入,最后的结果,只怕整个木叶都将遭受巨大打击。

“莫非你的想法,是要自己保留这份卷轴,不把卷轴交出去吗?”想到这,卡卡西忽然发问。

止水缓缓点头,虽然心情沉重,却还是做出了自我牺牲。

“哪怕知道宇智波一族遭受着压迫,为了木叶,我也必须隐藏真相,不能对外公布这一切。”

“我可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正在几人进行讨论时,在他们的身后,却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陈飞第一个回头,而他第一眼所看到的,竟然是身穿晓组织长袍的带土和大蛇丸。

也不仅仅是他们,在他们身后甚至还出现了另外两人。

“这是……佩恩和小南吗?”陈飞瞬间握紧了拳头。

如今在大蛇丸身后站着的,便是一个紫色长发的年轻女子,而女子身边更站着和她年纪相仿,身上却布满黑棒的橙发男人。

根据陈飞的印象,这两人便是晓组织的初代构建者:小南和弥彦。

当然,真正的弥彦早就已经死去,如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是被长门使用六道之力重塑后的佩恩。

“你竟然连这份情报都掌握着吗?一瞬间便认出了佩恩和小南,果然是个充满疑义的男人。”带土眼眸不断闪烁着猩红光芒。

“你们是什么人?”卡卡西和止水纷纷警醒起来。

“我们是将改变这世界的力量,把你手里的卷轴交给我们,便能换取一条生路。”带土冷声开口。

“这份卷轴绝不能交给任何人,这里边的内容足以引发木叶内乱,我就算是死,也要保护着卷轴安全离开。”卡卡西说着,已经拉起了护额,露出了自己的写轮眼。

“一个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至于另外一个……”

“虽然不是宇智波一族,却携带着属于宇智波的眼睛,那眼睛不属于你,你也配不上它,旗木卡卡西,为自己昔日的过错而赎罪吧。”

带土说着,笔直的走向卡卡西。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但你既然认识我,就证明你对木叶觊觎已久!我决不能让你离开此地!”

卡卡西手上飞快开始结印。

“雷遁,雷牢引!”

卡卡西瞬间出手,强大的雷电之力在他身边萦绕不绝,宛如落雷一般,源源不断的轰向带土。

然而,带土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而卡卡西那强大的攻击也纷纷穿透了带土的身体,凭空打在地上。

“这种程度的攻击不会对他起到效果。”陈飞开口提醒。

“他能够虚化自己的身体,一旦进入到虚化状态,所有的攻击都无法顺利命中。”

“虚化自身吗?竟然还有如此奇怪的能力,不过,他那只眼睛……血红色的力量,甚至还可以看到三勾玉,难道说这家伙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

卡卡西眼眸顿时放大,飞快的进行着分析。

陈飞没有给出回应,他很清楚带土面具背后的真相,也了解带土的真正身份,但是,这身份却没有办法告诉其他人。

目前晓组织已经被建立起来,也就是说,距离带土最终的目的:发动忍界大战已经不太遥远。

如果按照正常时间线来算的话,其实距离带土真正发动忍界大战,也还需要十三年左右。

但自己的到来,或许加速了这个过程,他出现在带土面前,给带土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不由得加快了各项进程的速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种时期,陈飞才不能揭露带土的真实面目,要让带土能顺利发展下去,自己才能从中获取更大的利润,而且也不会改变世界线太多,以免横生新的变故。

“我只是为了卷轴而来,虽然你那只眼睛令人心生厌恶,但我没有在这里对你出手的打算,你最好乖乖的合作。”带土继续开口。

“你不用痴心妄想了。作为木叶的忍者,我绝不允许你损害木叶!”

就在这时,止水忽然开启了自己的写轮眼,三颗勾玉飞快旋转,当停下来时,已经切换成了万花筒写轮眼的状态。

“那是……写轮眼的另一种形态吗?之前从未见到过这种力量,似乎和普通的写轮眼有很大区别。”卡卡西看到止水的状态,也露出了意外之色。

对于卡卡西来说,他毕竟不是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就算得到了这只写轮眼,也并不了解应该如何去运用。

而且,宇智波一族不对他继续纠缠,要回这只眼睛就已经算是好事,想要让宇智波一族对他做出说明就更不切实际。

“当写轮眼开启到一定状态后,拥有者情绪过于激动,写轮眼的力量就会失控,从而开启写轮眼的下一阶段,也就是万花筒写轮眼。

但这对于宇智波一族来说,却是一种十分悲哀的宿命,这也是宇智波一族遭受厌恶的根本原因之一。”止水低声开口,做出解释。一直以来,为了针对宇智波一族,可以说团藏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

甚至,团藏还串通了其他村子,在不断的设伏,而近年来宇智波一族无数精锐的丧命,就切实的证明了这一点。

在统计之下,近年来虽然是和平时期,可宇智波一族的战损,竟然要更甚于战争年代。

“一方面在屠杀宇智波一族,另一方面,还要安置种种恶名到宇智波一族头上,这种事如果被公布于众,肯定会引发宇智波一族更大的不满,等到那个时候,甚至可能会爆发木叶的内战。”

止水说着,神色愈加凝重。

卡卡西在看到这里后,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

虽然身处于暗部,可卡卡西对宇智波一族的印象却并不算差。

他心中最信任的同伴带土,就是宇智波的一员,更何况,就算是卡卡西自己,身上也拥有着带土赠送而来的写轮眼。

“力量,就会带来恐惧,他们恐惧宇智波一族的力量,所以才会不断排斥宇智波一族,针对宇智波一族。”

止水对于现状十分了解,但是上层的猜忌,却让他十分痛苦。

“但如今现状已经如此,几乎没有可挽回的余地。”卡卡西神色严峻。

他忽然意识到,为何止水分明得知了真相,却会表现的如此沉闷。

当前状态下的木叶,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负担。

如果止水拿着这些证据,公布在木叶的话,那么,将会换来宇智波一族的不悦,一旦爆发内乱,再加上其他村子趁虚而入,最后的结果,只怕整个木叶都将遭受巨大打击。

“莫非你的想法,是要自己保留这份卷轴,不把卷轴交出去吗?”想到这,卡卡西忽然发问。

止水缓缓点头,虽然心情沉重,却还是做出了自我牺牲。

“哪怕知道宇智波一族遭受着压迫,为了木叶,我也必须隐藏真相,不能对外公布这一切。”

“我可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正在几人进行讨论时,在他们的身后,却传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陈飞第一个回头,而他第一眼所看到的,竟然是身穿晓组织长袍的带土和大蛇丸。

也不仅仅是他们,在他们身后甚至还出现了另外两人。

“这是……佩恩和小南吗?”陈飞瞬间握紧了拳头。

如今在大蛇丸身后站着的,便是一个紫色长发的年轻女子,而女子身边更站着和她年纪相仿,身上却布满黑棒的橙发男人。

根据陈飞的印象,这两人便是晓组织的初代构建者:小南和弥彦。

当然,真正的弥彦早就已经死去,如今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是被长门使用六道之力重塑后的佩恩。

“你竟然连这份情报都掌握着吗?一瞬间便认出了佩恩和小南,果然是个充满疑义的男人。”带土眼眸不断闪烁着猩红光芒。

“你们是什么人?”卡卡西和止水纷纷警醒起来。

“我们是将改变这世界的力量,把你手里的卷轴交给我们,便能换取一条生路。”带土冷声开口。

“这份卷轴绝不能交给任何人,这里边的内容足以引发木叶内乱,我就算是死,也要保护着卷轴安全离开。”卡卡西说着,已经拉起了护额,露出了自己的写轮眼。

“一个是宇智波一族的成员,至于另外一个……”

“虽然不是宇智波一族,却携带着属于宇智波的眼睛,那眼睛不属于你,你也配不上它,旗木卡卡西,为自己昔日的过错而赎罪吧。”

带土说着,笔直的走向卡卡西。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但你既然认识我,就证明你对木叶觊觎已久!我决不能让你离开此地!”

卡卡西手上飞快开始结印。

“雷遁,雷牢引!”

卡卡西瞬间出手,强大的雷电之力在他身边萦绕不绝,宛如落雷一般,源源不断的轰向带土。

然而,带土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而卡卡西那强大的攻击也纷纷穿透了带土的身体,凭空打在地上。

“这种程度的攻击不会对他起到效果。”陈飞开口提醒。

“他能够虚化自己的身体,一旦进入到虚化状态,所有的攻击都无法顺利命中。”

“虚化自身吗?竟然还有如此奇怪的能力,不过,他那只眼睛……血红色的力量,甚至还可以看到三勾玉,难道说这家伙也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吗?”

卡卡西眼眸顿时放大,飞快的进行着分析。

陈飞没有给出回应,他很清楚带土面具背后的真相,也了解带土的真正身份,但是,这身份却没有办法告诉其他人。

目前晓组织已经被建立起来,也就是说,距离带土最终的目的:发动忍界大战已经不太遥远。

恨天高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