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签到十天,被李二偷听心声

第243章 大唐的利刃

刚一进府,就看到房瑶漪站在院中,似乎已经等待了许久。

李宽摇了摇手中拎着的木盒,笑道:“夫人,母后亲手做了些衣服,说是给她的孙儿准备的。”

房瑶漪一听这话,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轻声道:“倒是劳烦母后费心了,只是还不知道是孙儿还是孙女儿,就耽误了母后心意。”

李宽笑眯眯道:“母后早就猜到了,所以她是孙儿孙女各做了一套。”

说着,他便将木盒递给了下人,叫他们好生保管起来。

“王爷,这银两该放在何处?”便在这时,两名身着甲胄的兵士抬着一个沉甸甸的木箱走了进来。

正是李世民上次的玄甲军。

对于李宽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以及他所率领的铁鹰卫无畏生死,所向披靡的英姿,这些兵士心中没有一个不服气的。

玄甲军里的兵士都是万里挑一的猛人,对于强者和誓死捍卫信念的人,他们打心眼里佩服。

所以在离开兵营前往楚王府时,他们心中不是无法建功立业的失落,更多的是欣喜。

李宽朝着方小商招了招手,道:“方管家,劳烦你带个路。”

此时,房瑶漪也注意到在门外候着的军队,当下有些诧异道:“夫君,这些兵是?”

“他们啊。”李宽转过头,看着身着黑色甲胄,气势高昂的兵卫们,笑道:“他们是我的铁鹰卫。”

“是我大唐的利刃。”

——

——

大庆宫中。

李渊轻轻抿着茶,在他对面,李世民安静地坐着,态度恭敬。

过了许久,李渊缓缓放下茶盏,叹了口气道:“乾儿,是可惜了。”

“不过倒是差一点,咱们爷俩儿就得在太极殿一起下棋了。”

“可惜了,可惜了。”

李世民满头黑线。

父皇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惦记着你那破太极殿干什么?

当然,李渊早就放下了玄武门兵变的事,此时提及也不过是调侃两句。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而后说道:“我听说宽儿跟你讨赏,三道为他人,最后一道讨赏却是只给自己讨要了白银万两?”

说着,李渊兀自笑了起来,“宽儿这小子倒是聪慧,知道什么叫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好处。”

一提这事,李世民又是暗暗磨牙。

宽儿这小子是真的鬼精鬼精的,李世民还真不怕宽儿突然开口要太子之位,反正这位置早晚也是要给宽儿的。

他就怕宽儿突然开口要什么黄金万两,白银万两。

本来刚收的赋税,全砸到战事上了,国库本就有些吃紧。

宽儿这家伙最后一道封赏张口就要三万两白银,一下子是把国库给压榨的干干净净。

自己还因着先前的话不能说什么不给,这下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渊看着满脸哀怨的李世民,轻笑道:“要我说,你直接封他做太子,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李世民无奈叹了口气道:“早知现在,我也不会说那句话了。”

后悔。

总之就是非常的后悔。

贞观三年八月。

今岁的八月。

发生诸多被载入史册的大事记。

圣上隆恩,没有诛杀颉利可汗,而是封他为归义王、右卫大将军,让他在长安度过余生。

突利可汗被封为北平郡王。

突厥的名将或首领包括执失思力、契苾何力等悉数归降,都受到唐朝的重用。

真珠可汗夷男也上表表示归顺。

李世民更是说出:“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

至此,突厥之乱彻底平息,突厥部落归心,尊称李世民为天可汗。

贞观三年八月十日。

李世民亲笔写下悼念诏书,此次征讨突厥战事,大唐共伤亡一万八千九百三十五人。

作为当朝陛下,李世民甚至将政务放置一旁,亲笔写下了这一万八千九百三十五位为国牺牲的将士名字。

贞观三年八月十一日。

圣上诏宣,立李宽为东宫太子,正式登殿议事。

同日,诏书天下,官立医药司,太医院并入医药司。

东宫太子李宽任医药协会总领事,孙思邈为副领事,以长安城为试行地,贞观三年十月前,长安城内所有郎中、大夫皆需在医药司登记入册,并参加考试。

考试合格则颁发行医资格证书。

同日,长安书局并入国子监,并在长安城试行统一教材。

同岁,国子监下设学府,规模百人,择优录取。

这一日。

楚王府外,皇城来的马车停在街道上。

正厅内。

李世民看着李宽,皱眉道:“不入东宫?”

“历朝历代的太子岂有不入东宫的道理?”

在得知李宽死活都不想搬进皇城后,李世民在处理完手上政务之后,便与长孙皇后来到了楚王府。

李宽讪讪笑着,挠了挠头,道:“父皇理解过了,儿臣不是不入东宫,只是心里还没做好准备。”

此言一出,难免叫李世民心中不悦。

东宫那可是只有太子才能入住的地方,不知多少皇子巴不得住进去,结果自己这孩子倒好,死活不想住进去。

李世民蹙起眉头,不悦道:“不就是搬家罢了,你心里需要做什么准备?”

李宽自然没什么需要准备的,说白了,他就是不想住进皇宫罢了。

一旦住进皇城,那就意味着李宽的事彻底被李世民看在眼中,且不说这一点,就说宫中繁琐的规矩,只是想一想就叫李宽头皮有些发麻。

他实在是应付不了皇宫。

见到李宽吭哧半天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李世民也是心中了然,他看了看恭敬坐在一旁的房瑶漪,无奈之下,他只得重重叹了口气道:“房瑶漪现在身怀六甲,确实也不方便搬家。”

“这样,朕给你一年时间做准备,一年之后,无论你说什么,朕都不会再叫你拖延下去了。”

李宽如获大赦,连连点头道:“多谢父皇恩准。”

接下来,长孙皇后拉着房瑶漪说了一会儿话。

李世民则是问了些医药司的事。

得知一切都在顺利进展时,李世民这才在晚间与长孙皇后回府去了。

——

——

翌日一早。

李宽便赶往医药司。

还没到到地方,就看到一堆人围在医药司的门口,吵闹极了。

“凭什么不叫我们行医?”

“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过什么行医资格证,而今突然说什么没有行医资格证不准给人治病,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夫行医三十年,这双手不知道救了多少病患,试问老夫有没有资格给人看病?”

一乌三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