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签到十天,被李二偷听心声

大唐:签到十天,被李二偷听心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5章 审问

她面容枯黄,早已不像之前那般神采奕奕,充满了老年人才有的暮气。

李世民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立在殿里的桑吉戈雅。

而另一边,千牛卫在王京景的带领下,迅速集结。

火速赶往西韩州,按照旨意,要把汉王“请”到长安来。

桑吉戈雅缓缓抬起头,目光落在皇位上那个中年男人的脸上。

“终于要动手了?”

桑吉戈雅早已想明白,既然被大唐囚禁,自己迟早是面临一死。

如此想着,反而更看得开了。

也就不怎么害怕死亡。

李世民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转而问道:“你们吐蕃是什么时候与汉王勾结的?”

“你若是坦白,朕可以饶你不死。”

桑吉戈雅闻言嗤笑一声,开口讥讽道:“你们大唐出了叛徒,第一时间就是要把错怪罪给我们?”

“况且你们唐人说的话,还能叫人相信吗?”

桑吉戈雅这话显然是在针对李世民将吐蕃使节团截杀的事情,事实上这件事情,也确实是李世民不讲信用。

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

而吐蕃不过是派使节团前来,就被李世民给羁押了,这做法确实有些过分。

也难怪吐蕃人会恼羞成怒,与突厥人联合给大唐压力。

李世民没有被这挑衅的话激怒,他抬起手,将密信丢在殿内。

信纸轻飘飘地落在桑吉戈雅面前。

李世民的话随着信纸落在桑吉戈雅的耳中。

“你们使节团在来到长安之后,曾三次与汉王见面。”

“其中两次是在月影阁中。”

“而柳枯离,也就是你们使节团里的那个汉人,其实就是月影阁柳如烟的胞弟,对吧?”

话音落定,顿时叫桑吉戈雅的脸色变了变,露出一丝不自在的神色。

“我只是需要你确定一下,并不是要你告诉我其他的。”

李世民话很简洁,威胁意味很足。

而另一边的甘州城内。

李靖等人的大军按兵不动,固守在甘州城。

“差不多是时候了。”李宽将手头的地图放在案牍上,站起身来。

而程咬金则是一脸诧异,疑惑道:“王爷,什么是时候了?”

李宽笑了笑,躬身做出一副请的姿势,说道:“各位将军随我前来便知道了。”

李靖也是有些好奇。

于是一众人随着李宽来到了羁押突利可汗的地方。

还未走近就隐约听到屋内歇斯底里的嘶吼声,仿佛里面关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野兽。

若不是屋内布满了秸秆和布帛,怕是这嘶吼声会更大。

李宽走上前去询问道:“这种状态持续多久了?”

羁押兵士说道:“从昨日下午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李宽微微颔首,松了口气,道:“还好,若是再晚一些,怕是人就要疯了。”

一听这话,叫身后的几个将军都是神情一怔。

楚王爷这阵子好像都没有来过此处,怎地就把突利可汗逼成这样子?

其实这个办法并不是什么新奇的办法,只是李宽前世偶然间在网上看到的。

1989年法国科学家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个实验,将一个人关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试试这个人能够坚持多久。

七天。

最极限的时间。

这七天完全能够将一个人逼疯。

李宽缓缓走到房门前,将屋门拉开。

就看到突利可汗被绑在椅子上,整个人栽倒在地,面容恐慌至极。

就是这开门的声音,突然叫突利可汗兴奋起来,“快放我出去,我什么都说。”

“求求你,不要再把我关在这里。”

“到处都是鬼,他们要杀了我。”

很显然,现在的突利可汗在这种环境下,已经几近崩溃,甚至产生了幻觉。

李宽朝着兵士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将突利可汗带出去。

“乖乖,这个屋子有这么离谱吗?”

程咬金好奇地打量着房屋周围,手掌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李宽没有解释,他笑着对程咬金说道:“若程将军不相信的话,不如在这里待上一天试一试。”

要不就说程咬金脑回路有些与众不同,他偏偏不信邪,当即应下道:“行,老夫就试一试。”

“看看这房子究竟有什么古怪。”

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需要商议,程咬金也是闲得无聊。

李宽吩咐底下兵士按照羁押突利可汗的办法将程咬金绑在椅子上,而后便走了出去。

受限于现在的技术条件,严格意义上,这间房子并不算绝对安静,但即便如此,厚厚的麦秸以及布帛的铺垫下,也能达到一个相对的安静。

为了达到这个效果,李宽甚至要求所有兵士都将鞋子换成厚底的布鞋,并叫周围环境也保持安静。

“不知道程将军能撑多久。”李靖看着一脸恐慌的突利可汗,倒吸了口冷气。

李宽笑道:“突利这家伙都撑了五日,程将军的话,大概能撑个几天吧。”

说着,李宽便看了眼突利可汗,说道:“把他带到帅帐中,好好审问一番。”

中军帅帐中。

突利可汗被绑着丢在正中央。

李宽与李靖则是坐在正对面的案牍后方,张公瑾位于左侧,负责记录着。

“突利,把你所知道的托盘讲出,不然再送你回屋中体验一番。”

李靖瞪着眼,厉声喝道。

突利可汗此时精神已被折磨的近乎崩溃,再生不起丝毫抵抗的意思,于是便将颉利可汗的谋划全盘托出。

而此时,程咬金则是洋洋得意地待在寂静的屋中。

“这也没什么啊,就是安静了些。”

“这样倒好,老夫还能安稳的睡上一觉。”

“那个突利可汗可真是个软骨头,这就能把他吓得精神萎靡,人快要疯了?”

程咬金美滋滋地倚靠着椅背,阖上双眼,便想要休憩。

只是没过多久,他便觉得浑身不舒服,因着绳索的束缚,无论他怎么调整姿势,都无法安然入睡。

就在张公瑾刚刚做好记录的时候。

程咬金涨红着脸走了进来。

李靖微微挑眉,笑问道:“程大人怎地出来了?”

程咬金心有余悸地摆了摆手,说道:“李大人莫要挖苦我了,那房子可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说着,他便一脸敬佩地看向李宽,感慨道:“楚王爷果然厉害,这法子哪是人能想出来的···”

“不对,这法子就不是个人能想出来的。”

“也不对。”

李宽满头黑线,不是,程将军你这是变着法的骂我呢?

“程将军,你这话···”

一乌三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