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之仲氏霸业

第16章 豫州转瞬失 何不寻周瑜

却说自韩胤离开寿春后,袁术总是安不下心来,觉得自己如今是丢了淮北地,地不过九江一郡之土,早晚睡不踏实。

原来据汝南的眼线报,豫州如今来了一位新刺史郭贡,若只如此倒也不算什么,朝廷派往地方州郡的长官多了,又有几个能真正站稳脚跟的,还不是要不灰溜溜的回去。

要不如金尚这般,借一方诸侯实力上位,赢了能当个傀儡刺史,输了也可成为地方实力派的座上客。

至于刘表这等单骑入荆州,号称虎踞八郡的人物,世上又能有几个呢。

但这郭贡还真是不同凡响,其出身颖川世家大族郭氏,与如今河北袁绍处的郭图、郭嘉同出一族。

颖川属豫州,居西北部,当下汝南袁氏主败退南方,兖州曹操又暂时无力统辖二州之地,东西两面的陶谦、刘表皆守土之辈。

因此竟让这郭贡摘了桃子,其到任不过数日,拉拢如今群龙无首的豫州士族豪强,收编袁术散落在各地的溃兵,竟纠结了万余人马,且实力愈发强大。

袁术素来治军不严,其领下百姓是何态度自是可想而知的,因此郭贡所到之处,几无抵抗,便是袁术老家汝阳城也被其所占,许是顾忌袁术的面子,倒是没有劳扰留在那里的袁家旁支子弟。

但袁术以己推人,那郭贡会不会害怕自己杀回来,而率先南下出手,如今扬州兵士还没有完全归心,前刺史陈瑀还在,会不会二人联起手来,那可就不好办了。

思到这里,袁术感到愈发烦闷,其妻冯氏看出术心不在焉,开口询问道:“夫君如今得了寿春,又变革军制,兵多将广,何愁至此乎?”

袁术宠爱冯氏,不想骗她,乃如实相告。

冯氏劝慰道:“阶下群臣,就没有一个能为夫君分忧的吗?”

袁术闻言苦笑道:“诸谋臣智力短浅,不足以为大谋。”

冯氏趁机开口说道:“不如去庐江天柱山拜访左仙师求问。”

袁术听此有些不耐烦,心头本就有火,忍不住责怪道:“夫人总提他做甚,左慈虽懂些法术,方外之人,又哪里懂得国家大事,汝勿言矣,等韩胤请来刘晔再说吧。”

冯氏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掩面哭泣道:“既如此,何必与嫱儿诉说。”

袁术嘿了一声,反气为笑道:“明明是你问我的,怎么反而成我偏要讲给你的了。”

说罢,便想夺门而出,正在这时,门外一道清脆的童声响起。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

袁术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脸色,这才打开房门,看向自家儿子,说道:“耀儿何事也?”

袁耀低着头,怯生生的说道:“父亲,母亲让我午后来背诵功课。”

袁术乃转头看了眼屋内这时已不再哭泣的冯夫人,才对袁耀说道:“到庭院中,我听你背。”

袁耀不敢违背,乃站到内院的石凳前,术自坐凳上,一阵稚子的背书声,也时而磕磕巴巴,袁术不时出声纠正。

自袁术醒来以来,不知过了几个日夜,但从没有今日父子之间安宁温馨的画面,也使得袁术躁动不宁的内心安定了不少。

等到次日清晨,袁术一早便起来,沐浴更衣后,来到寿春城门等候,打算会一会这个成德的大战略家。

但等了半晌,始终不见韩胤一行人的踪影,这时城里突有一马车极速的朝城门口驶来,然而,这次诸卫士竟也不阻拦。

袁术转头看向薄宪,奇问道:“那是何人车驾,怎的也不拦拦?”

薄宪拱手回禀道:“是杨长史车驾。”

随后面色又带些好不意思,补充道:“末将以为不用拦的。”

袁术闻言眉头一皱,刚想说些什么,但这时杨弘的马车已经近了,便不再理会那薄宪,转身向马车走去。

不等袁术开口,杨弘便率先下马车,行了一礼,而后疑惑的指向薄宪,问道:“明公,这是?”

袁术打哈哈道:“无事无事,子式怎么来了北门。”

因寿春北面紧临淝水,故而从寿春南下成德,若走水路,多是经北门附近渡口坐船,而前番陈瑀逃走时也经淝水北上入淮,进而逃回下邳。

杨弘此番也是有事禀报,乃言道:“启禀明公,昨夜成德县令郭君遣人报弘以韩胤在成德事。”

袁术不以为怪,只是踮起脚眺望不远处渡口,说道:“哦,无非是确定韩胤的事务,我急遣韩别驾发,未给信物纸令,怪我怪我。”

杨弘先是一惊,心道:“这袁术什么时候这般会体谅人了,真是奇也怪也。”

但面色不改,面露谄媚的说道:“明公,非此事也,那韩胤在成德言辞倨傲,对待成德刘氏家主,就是刘晔的父亲颇为不敬,恐怕难以促成此事呀。”

袁术闻言勃然大怒,骂道:“竟有这等事,名不副实之辈,徒坏我大事。”

紧接着,杨弘又关心似的劝谏道:“明公,刘晔今日怕是来不了了,还请回府吧。”

“我近来得了几坛好酒,明公前时言酒味寡淡,今日这却是不同的。”说完杨弘神秘一笑。

袁术此时最在乎自己的雄图大业,恨不得此刻拉一大贤来,指点江山,来一个隆中对才好。

哪里管什么美酒,但刘晔来不了又能如何,不由得暗骂道:“淮南之地,难道只一个刘晔吗?”

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何不此时去寻周郎,看看他有何见解。

随即招呼薄宪准备车马,准备到庐江寻周瑜去。

杨弘被袁术的举动所惊,心想:“没想到摔还能把人摔贤明了,要不改天我也摔一次,不过也得同时把左慈那方士找来才保险。”

但其身为后将军府长史,忍不住嘱托道:“庐江太守态度不明,明公何不调几卫兵马同往。”

袁术摆手说道:“无妨无妨,五卫尚未练成,且庐江太守,吾旧交也,且其仁人君子,何虑之有。”

袁术说完转头问向身旁一小卒,说道:“可去请阎司马去了。”

那小卒说道:“薄将军亲自去了。”

袁术看了看天色,急说道:“阎司马年老行迟,不等他了,守北门的是谁?”

那小卒答道:“是李丰将军。”

袁术喝道:“速唤李丰,领一曲骑士,随我速去庐江。”

紧接着,转头对杨弘说道:“杨长史,寿春诸事就托付给你了。”

杨弘苦笑一下,拱手领命,心想:“就是你在寿春,也是要我处理诸事呀。”

李丰此时正在北门附近的大营中巡视,闻得军令,选了一曲颇为精壮的骑士,护着袁术飞马往庐江去了。

幻神秋波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票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