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三部曲之逆苍

第190章 莫名试探

星翔来到桌子旁边,仔细观察柳初阳提供的药材。确认无误之后,便取出药鼎。

星翔之前在丹医战经里看到过淬骨丹的炼制之法,也在智玄峰见识过药老炼制丹药的手段。

两份经验结合到一起,再加上星翔在医术上的天份,很快就梳理出一个全新的炼制方法。

对于大多数灵药师而言,淬骨丹的难点就在于,对于药材萃取的精确掌控。

蕴含阴阳之力的药材,要根据自身的药火属性,同时进行加热。并且要确保药材内阴阳平衡。

否则很容易就出现火候太过,药材尽毁的局面。

此刻星翔的修为已经是沉沦境,魂力也达到了魂阴之境。药火也早已蜕变,成为青色。

随着星翔陆续将药材放入药炉之中,双生药火也自星翔手中燃起,开始进行丹药炼制。

不过片刻,整个酒楼之中,就被逸散的药香充斥。围观的诸多弟子,也不禁往前探了探身子。

一个时辰以后,药香的浓郁已经接近液化,这也预示着淬骨丹已近功成。

“收”

随着星翔一声轻喝,双手中的药火瞬间退去。虽然此处炼制耗费了星翔不少灵力,但结果还是不错的。

星翔打开药炉,一股别样的清香从炉中溢出。

星翔取出淬骨丹,放到柳初阳与徐风面前,道:“这淬骨丹如何?”

徐风没想到星翔真的能炼制出来,事实上当他看到星翔的炼制手法时,心里这种预感。

“我来试试”,徐风还是不信,接过丹药,直接服下。

丹药可谓是入口即化,一股清凉与一股灼热在徐风丹田之内涌起,快速运转到脊骨位置。

“咔嚓”

一阵轻微的破裂声传入众人耳中。大家都睁大了眼,紧紧地盯着徐风。

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从徐风身上弥散开来,沉沦九境的修为尽显无疑。

不仅如此,丹药之内的清凉与灼热最后还运转到徐风的双臂之处,透过皮肤化为黑龙纹身的眼睛。

众人立刻明白,逸仙神宗一位新的六阶炼药师出现了。

灵药师本就少有,即便是一阶灵药师,在战朝之内也足以衣食无忧。

六阶灵药师已经属于高阶灵药师,即便在边城也是少有的存在。

一个六阶灵药师在战朝的影响力绝对在边城城主之上。

“是我眼拙,还请星翔师弟见谅。”徐风毫不做作,立刻半跪在地,向星翔道歉。

星翔客套一番,并告知徐风,剩下五十九人的淬骨丹,明日便会炼制完毕。

柳初阳倒是一反常态,全程并未有任何反常的举动。仿佛是专门来送药材一般,星翔炼制完毕后,直接离去了。

很多世家弟子纷纷找星翔攀谈,不少都是家境显赫之辈。

对此,星翔只是客套了几句。对于他们的目的,星翔自然一清二楚。

一个沉沦境的修者,还不足以让这些世家继承人如此热情,可是一个六品灵药师就不一样了。

应酬过后,星翔重新回到原先的酒桌上。

辰凡笑道,“如何?这些突如其来的热情,可还习惯?”

星翔摆了摆手,没有理会辰凡的调侃,而是问道:“凡哥,你们发现方才的异常了吗?”

君落羽一时有些不解,道:“没啥异常啊,我一直盯着柳初阳,从头到尾他都是在一旁看着,并未有任何举动。”

星翔与辰凡和林狼对视了一眼,道:“这就是最大的异常。”

星翔解释道:“如果说徐风的不满尚在情理之中,那他的质疑就完全没有必要。”

“为啥”,君落羽感觉这个酒桌上,只有他和煤球不懂,林狼和辰凡都清楚。

林凡懒洋洋地说道:“如果我是徐风,我只关心明日能获取淬骨丹就好,管它是怎么来的。至于星翔能否炼制,并不重要。”

辰凡补充道:“即便退一步来说,星翔不能炼制,那星翔就没有认识的人可以炼制吗?因此,他们的重点根本不是淬骨丹,而是在意星翔有没有炼制淬骨丹的实力。”

“你们是说,他们是在试探翔哥。”君落羽立刻明白了。

辰凡点了点头,继续道:“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有人在收集星翔的详尽信息。”

“如此,翔哥,你方才成功炼制淬骨丹,岂不是把实力暴露了。”君落羽有些担忧。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便是。”星翔不想让众人担心,虽然心里有些疑惑,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林狼,我有一事,想请教你。你可知晓,为何柳初阳或者说柳家对我如此针对?几乎恨不得对我杀之而后快。”

林狼看了星翔一眼,问道:“你当真想知道?”

“是的”

“好,看在你淬骨丹的份上,这消息免费告诉你。”林狼说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先润润嗓子。

“在柳家,流传着一个上千年的预言。据是柳家祖上一位成仙前辈留下的。那位柳仙人耗费了很大的代价,来预言柳家未来的命运。”

“预言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千年之后,也就是柳家第九十九代的时候,柳家血脉将有灭顶之灾。”

“柳家数千年的基业将会尽毁于一人之手。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你,星翔。”

“这预言还挺清晰,连我名字都写上了”星翔吐槽道。

“很荒谬是吧?我起初也不信,直到我后来听说了那位柳仙人留下的另外两个预言。”

“这柳家仙人也是闲啊,没事留这么多预言干什么?不会另外两个预言也有我名字吧。”星翔内心狠狠的问候了一下柳仙人。

“那倒没有,因为前两个预言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经被验证了。其一是双生之祸,其二是百城之殇。”

“双生之祸,这个我知道。”君落羽感觉自己终于能插上话了。

于是立刻解释道:“双生之祸,其实是和当今战朝天辰一脉有关。”

“天辰一脉,一直以来都是双生子。长子为君,此子为臣。”

“直到天辰一脉出了一个天辰乱。”

“这名字起的也挺随意的。”星翔小声向辰凡吐槽道。

辰凡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寒星梦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