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三部曲之逆苍

轮回三部曲之逆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云起之争

蓝庸身影瞬动,在星翔两人踏入酒楼的前一刻,伸手拦住了两人。

楼上蓝枫看到蓝庸出手,脸上毫无波澜,不动声色的通过玉简传送出一条消息。

“我说过了,这里不是两位该来的地方,两位既然不给蓝某人一个面子,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蓝庸冷冷的说道。

“难怪我看着这人眼熟,原来是蓝家的人,那两个少年人怕是大祸临头了。”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蓝庸,低声议论道。

“这个是蓝家的蓝庸,据说是蓝枫少爷的随从,虽然天赋平平,可一身修为却是实打实的源武七境”,人群中不时有人指指点点,“那两个少年人不过是源武五境,难啊”。

星翔冷静地观察着眼前之人,这几日与妖兽的厮杀,让他有些沉默寡言,不在像以前一样凡事都试图讲道理,妖兽可不听你说什么。说到底,不战一场,总会受人轻视。

强大的人即使轻声细语,也会有人认真聆听,弱小的人即使声嘶力竭,还是无人在意。

星翔眼神一冷,示意君落羽先到一旁,自己先试探一番。

多日相处,两人已经有了相当的默契,纵然是面对源武七境,也要有单独一战的勇气,君落羽点了点头,暂退一旁。

蓝庸心底冷笑,若是两人同时动手,或许会有些麻烦,现在对方似乎就打算一个人来应战,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同时周围之人的议论也传入到蓝庸耳中,已经有人认出自己了,看来只有速战速决,尽量不给蓝枫少爷添麻烦。

“散云式,风落卷残云”

心有定计,蓝家散云手瞬间击出。

众人只看到一道残影,夹杂着裂石之威,直击星翔胸口而去。

好掌法,不愧是蓝家的散云手,威力比之基础法诀也差不了多少。在场不少都是修灵者,不乏一些擅长武技之人,一眼就看出了散云手的精妙之处。

散云手会把灵力附着在整个手掌,以极高的速度击出,整个手掌轻盈无比,若是被击中,表面不会有任何伤痕,但是灵力会被击入体内,然后瞬间爆开,重创敌人。

星翔不敢小觑,踏辰追星发动,玄之又玄的躲过了这一击。

看到如此奇妙的身法,蓝庸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又恢复了平静,如此高超的身法,定然消耗不少灵力,就继续多吧,总有灵力不济之时。

这一掌没有打中星翔,掌机击中人群后的柱子上,柱子上留下一个浅浅的手印,随后柱子后的水缸,爆裂开来,水流了一地。

星翔运转冰心诀,牵引留在地上的水,一股股水流从地上飞向星翔,在星翔面前凝成一个又一个冰锥,然后向蓝庸飞射而去。

蓝庸不愧是七境强者,不闪不避,双掌快速攻击,竟然形成一个透明的气盾,冰锥碰到气盾被撞得粉碎。

“我还以为你有多强”,看着冰锥散落在地,碎成一块块冰渣,蓝庸嘲笑道。

眼看冰锥无法穿破气盾,星翔放慢攻势,不在让冰锥齐头并进,而是击中一点,以点破面。果然,气盾在单点攻势下不断地晃动,似乎随时要破裂。

“风残云卷”

蓝庸不紧不慢,再次击出数掌。原本摇晃的气盾,瞬间就稳定下来,而星翔的冰锥还未接近气盾,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绞个粉碎。

“这是”,星翔连忙运转神念无极,开始分析气盾的不同之处。根据意念波探查的结果,原本的气盾之上,被设置了一个小型的聚风阵。也正是这个阵法在气盾中心产生了一个风刃漩涡,把冰锥绞的粉碎。

“原来如此”,在得到神念反馈后,星翔分出部分冰锥,直取阵法节点,同时继续让剩下的冰锥积蓄力量,待到阵法破碎后,瞬间击出,以点击面。

随着冰锥破碎,气盾上的小型阵法也瞬间被破,后续的冰锥也前赴后继。很快气盾上就出现无数裂缝。

气盾破碎。

蓝庸见状,连忙闪避。

蓝庸感觉脸上一凉,一道伤口出现。竟是破盾而出的冰锥伤到自己,蓝庸面色窘迫无比,自己可是比对方足足高了两个小境界啊。

“你找死”,蓝庸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裂云式,风吹千重浪”

蓝庸愤怒一掌,重重拍向地面。周围的灵力开始向蓝庸汇集,以蓝庸为中心,形成三柄气刃,气刃旋转,形成一股小型的气刃龙卷风,随后,气刃旋风直接攻向星翔,坚实的地面被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星翔感觉自己的水属性武脉备受压制,难道是对方招式中风吹千重浪克制的原因。星翔心念瞬转,只能勉力凝成冰盾,暂阻来者,思考着破敌之策。

蓝庸显然不给星翔思考的机会,气刃速度极快,轻而易举的就把星翔凝成的冰盾砍的粉碎。

“腾云式,乘风逐流云”

于此同时,蓝庸终于动用腾云身法,近身上前,散云手接连出击,显然,此刻的蓝庸,对你来我往的招式对决已经厌烦,接连攻击,尽早结束这场闹剧。

“碎云式,掌碎万重云”

冰盾破碎,星翔只能依靠神念无极堪堪躲避这气刃的攻击,蓝庸碎云式一出,星翔压力倍增。

众人只看到一只闪烁着蓝光的手掌,化为一道蓝色刀刃,如鬼魅般向星翔斜砍而下。有胆小者已经摇头掩面,似乎不忍看到接下来血肉横飞的场景。

星翔从刚才就注视着这抹蓝色刀刃,包括它是如何形成的。刚才运转神念无极时,也开启了魂眼,对于蓝庸体内的灵力流动一清二楚。不到万不得已,星翔不想开启魂眼,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想太过依赖。魂眼可以精准的观察灵力在体内的流动,再加上星翔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几乎可以在战斗中瞬间偷师。只是武技法诀终归是他人珍视之物,若是被发现偷师,麻烦无穷。

罢了,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

“碎云式,掌碎万重云”

星翔瞬间模拟出一模一样的蓝色的刀刃,挥舞着迎击。

两把手刀交击,双方各自后退。

蓝庸难掩惊异之色,“不可能,你怎么会我蓝家武技?”

“蓝家武技又不是什么绝世秘籍,见过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十万,别人会有什么好奇怪的吗?”,一旁的君落羽说道。

也是,说到底这是个修灵者的世界,步入峥嵘境后修炼法诀才是正途,武技终归只是过渡阶段才会依赖的雕虫小技,说不上珍贵。

再好的武技也不上法诀,哪怕是最基础的法诀。

也许眼前之人是从他处学来的吧,蓝庸不在纠结,握掌为拳,直取星翔。

经过刚才的接连攻击,蓝庸只感觉消耗巨大,灵力已经有些不济,这一拳看似威猛,实则气力虚浮。星翔不闪不避,左手以柔克刚,牵引卸力,右手烈焰拳攻出,重重的击在蓝庸身上。

蓝庸口吐鲜血,半跪在地,无力再战。

君落羽也赶紧跑到星翔身边,查看伤势。

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失败,蓝庸抬眼不可置信的怒吼道:“不可能,你不过区区源武五境,我怎么会败给你?”

“还记得划破你脸的那个冰锥吗?我把冻气通过冰锥暗中植入你体内,你越是运转灵力,冻气就会越快散布你的全身,所以你的消耗越来越大,战至最后,才会灵力不济”,星翔解释道。

楼上,看着蓝庸战败,蓝枫眉头微皱,并未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蓝枫的目的是驱逐星翔二人,蓝庸出手,虽然不是上策,若能胜出,倒也无妨。若不幸战败,就让青山城护卫来收拾残局。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来了。

四楼窗口,一位腰配灵武玉牌的青年,双手抱臂,紧紧的盯着星翔,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淡淡说道:“荆苏,你说的就是楼下那两个人?”

一旁的荆苏立刻恭敬的回答:“是的,大师兄”。

“源武五境,你们败的不冤,但敢伤我灵武院的人,就要付出代价。”灵武院大师兄冷声道。

旁边的荆苏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大师兄出手,你们就等着跪地求饶吧。

嗒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是护卫副统领,赤钧”

看来两人动手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山城护卫比想象中来的更快。两人胜负一出,护卫就出现了,把星翔,君落羽两人团团围住。

赤钧高坐在烈焰战马之上,手持刑鞭,居高临下的看着星翔二人,冷喝道:“今有流民聚众闹事,乞丐逞凶伤人,我等身为青山城护卫,特此前来,缉拿二人。”

“来人,拿下”,赤钧面无表情,吩咐道。

“一派胡言,我们只是进店吃饭,并未寻衅滋事,倒是这人一再挑衅。如今你们身为山城护卫,不查不问,上来便抓人,可还有王法?”,星翔虽然接触的人不多,但也感觉出此事绝不简单,定是有人在背后策划。

哪怕眼前护卫修为深厚,但错不在己,星翔仍要据理力争。

寒星梦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